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游十游】日与夜的距离(三)

又开始看记不清已经几周目的GX,怎么办十代怎么会那么萌!【喷血】

一边听KENN的歌一边码字特别有动力

拒绝懒癌从你我做起!

【0】【1】【2】【3】【4】【5】【6】【7】

以下正文


在D轮和电脑之间来回忙活的游星终于露出了比较满意的表情,这个新升级的系统耗费了他大半个月的心血,如今终于用于实践中了。听着D轮顺畅空转的悦耳声音,游星方才放心下来用手臂抹去额头上渗出的汗珠,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几口却发现早已凉了许久。

不知不觉时间居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屋外已是黄昏,而游星实际上已经工作三天三夜了。

没有伙伴的监督,游星不顾时间做研究已经变成了家常便饭,经常烧了一壶开水等着再敲几行代码时忘记时间导致水又凉了,再烧再凉,重重复复好几遍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没有时间观念不分昼夜工作的不动游星却对日期开始在意了起来。

三个月,距上次送游城十代去比赛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但是这个人从那以后就好像完全蒸发似的再也没有出现在不动游星面前,也没有任何线索让游星可以找到他。就好像,这个人从来都没存在过一样。

游星在那之后又重新去了比赛的现场,但也是只得到了一位红衣少年赢下所有比赛这一信息,小比赛一般不会录入比赛选手的信息,最多只知道姓名和性别这种基本信息罢了。而比赛的奖金也是当场给付现金的,就此也就断了最后一点线索。

那一刻游星才突然意识到,原来他对游城十代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有任何了解。

也对他们本就是没有关联的两个人,硬要说是有联系也仅限于那两次短暂的见面,就连对话也是一些不痛不痒没有涉及任何隐私信息的日常……

那么,游城十代这个人是否真正存在过呢?

游星不想再想,也不愿再往下想。

两人只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而已不是吗?

虽然那是个风风火火有点冒失的家伙。

虽然那是个很难不让人操心的家伙。

虽然那是个让人十分在意的家伙……

啊啊,刚才脑海中浮现出的词是在意啊,原来我是在意着那个人的啊。

不动游星不懂这种感觉,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份情感。身边别说商量的人了,如果为这种事情去找别人商量一定会被杰克笑话的吧。

游星下意识的把杯子送到嘴边又喝了一口咖啡,预料中的液体却并没有如期出现在口中。

“原来杯子早就空了啊,什么时候的事情……”游星自嘲的笑笑,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沙发上起身操作电脑停止D轮的空转测试。

在D轮运转停下的那一个瞬间,游星好像听到了屋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游星~”

一个熟悉的声音。

“游星游星游星游星!”

脑内还没有把声音与它所匹配的人物对上号,那个声音的主人就已经自己冲进了游星的地下室。蓬松的棕发,鲜艳的红色外套,还有那个只要见过一次就不会忘记的元气。

是那个人,游城十代。

一堆疑问在短时间内全部涌上游星的大脑,就好像信息处理不过来的电脑一样出现了短暂的卡顿情况。

谁?

十代?

为什么会知道这里?

为什么会在这里?

……

现实并不会特别给游星思考的时间,事件也不会因为游星的懵逼而不往下进行。只见十代熟练的从地下室入口坡道的栏杆上翻下来急急忙忙的向游星这边冲过来,着急的程度完全不亚于邻居跑来告诉你明天就要世界灭亡快收拾东西逃命的感觉。

总之摆出把脑子里的一堆疑问抛开,先听听十代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心态的游星决定先看看情形再作反应。

“游星游星游星!”焦急的声音不断靠近中。

啊懂了,短暂的迷茫后游星脑上亮起一只灯泡。十代这是求投食的意思吗?

“要吃炸虾的话冰箱里有现成的。”条件反射的回应道。

“啊谢谢…”十代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只一瞬又快速切换到严肃表情。“不是、不是啦!这次是正事!我想问游星你知道买一辆D轮要多少钱吗?”

虽然不知道十代想要干什么,但是游星还是老老实实的报出了现在的市场价位。听到价格后的十代脸上很明显露出失望的表情,就连刚才听到炸虾时闪光的眼睛也变得空洞不少,像只受了欺负蜷在角落的小动物一样委屈。

“好贵……”受打击的十代嘟起小嘴没精打采的向门口走去,看样子他特意来这里只是为了这一件事而已。

别走。

游星的内心深处传出这样的呼声。

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还不知道十代失踪的这段时间去了哪里,明明好不容易才见到,不想…不想就这么让他离开。

“那个…十代…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做一个…”口不由自主的说道,“只要你不嫌弃就好。”

“……”

“你是说真的吗!”

如同服用了全状态回复药水的十代一瞬间回复活力,一双圆滚滚布满星星的眼睛期待的看着游星,状态切换之快很难让人把刚才那个可怜的小动物和现在这个全身都散发着我很兴奋射线的宇宙人进行比较。

“当然。”游星点头给十代确切的答复。话音结束的下一秒,他突然发现一个红色快速的在视野内放大最后成功着陆在自己身上。

“我最喜欢游星了!”一脸兴奋的十代挂在游星脖子上带动着他原地转了几圈,而游星也鬼使神差的搂住十代纤细的腰任凭他挂在自己身上胡闹。

好瘦!好轻!而且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奶香味。配合着十代旋转的游星脑子里突然蹦出这样不可思议的想法,再加上刚才沉浸在开心中的十代的无心之言无疑对游星造成了双倍精神伤害的打击。有一瞬游星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居然会有着莫名奇妙的想法。

“谢谢游星~”没有发现游星异样的十代停了下来,保持着挂在脖子上的状态认真的望向游星的眼睛,“不过也不能让游星吃亏,材料费我还是会照付的!”

想了想材料费也确实不贵,D轮的造价基本都贵在制造技艺和系统上面游星也就答应了十代的要求。

得到游星回应的十代开心的松开搂着游星的双手跳到地上,脸上的兴奋之色没有丝毫消退。“说真的我想要一个D轮已经好久了,攒钱攒了那么久还是不够都快绝望了呢。”

“所以十代你这三个月都跑去赚钱了?”游星抓住关键点提问。

“是啊,这个城市的决斗者都打了一遍了,我就想着去别的城市转转顺便还能打比赛赚钱不是一举两得嘛。反正我本来就是个旅者,呆在一个地方实在不是我的风格。”

游星心里莫名其妙的舒了一口气,“太好了还好你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嗯?”

“没什么。话说十代你要不要暂时先住我这里?D轮的制作和调试都需要你的意见。我想你住在这里会方便些,而且你说你是旅者应该没有固定住的地方吧。”

“唔,说的也是。那么就打扰游星啦~”十代没有多少思考就答应了。

“不会,我以前也是和别人同住的倒不如十代能答应住下来我很开心。”

十代突然退后了两步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过我没有多余的钱付房租哦?”

“噗嗤。”被十代一脸戒备的样子逗笑了,“放心吧不要房租还包三餐。姑且我还是个研究人员,平常的工资一个人也花不完……”

话还没说完游星突然觉得身体一沉,刚才明明还在对面的十代不知何时跑到了游星的大腿处,“抱紧游星大腿不松手!”

“哈?”

“抱紧土豪大腿不放手!”

不动游星揉着太阳穴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十代留下来了。他有种不详的预感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会出乎他意料的,“精彩纷呈”。

 

TBC


评论(5)
热度(14)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