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游十】抓住那个逃跑的家伙

又是不知所云系列

写到哪想到哪,脑随手动的典型代表。从开始到结束完全没有构思过,码着写码着靠扯嘴皮就写完了【趴

以下正文



“我找了你很久。”

游星望着面前没有任何表示的十代皱紧了眉头。

“哦。”

十代只是这样淡淡回了一句,低下头继续专注于舔手上刚买的甜筒。

“游城十代!!”

看着十代这么无所谓的样子,游星强忍着冲动喝道,引得周围经过的路人纷纷看了过来。

“啊呀那么大声干什么,耳朵要聋了。”十代掏了掏耳朵,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游星刚吐出一个字,突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面前这个穿着红衣服,伸着小舌头舔甜筒的人,某一天突然消失以后就再也没有音讯。每次游星顺着线索找过去的时候都被十代逃掉了,明显十代是故意躲着游星。

游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十代突然变成这样,身边还有一大堆的工作要处理,也不能经常跑出来寻找十代。

这次在威尼斯的码头找到十代,就不会再放他离开了!

游星轻吐一口气,松开握紧的拳头。“为什么离开?”

十代沉默了一下,随即歪头看着游星。“因为想离开?”

“不要用问句回复我的提问。”

“啊啦啦,游星你以前不是这么容易发脾气的人呢。更年期?果然岁月不饶人。”十代还是一副无所谓的玩乐口气。

“.......你躲了我三年,我想知道理由。”

“呼!”

十代重重叹了一口气,从码头边的长椅上站起来三下两下吃完手上的甜筒,末了还舔掉了指尖上残留的甜筒渣。

“游星还是老样子呢。”

“一般三年不见不是得套套近乎拉拉家常什么的增进感情嘛?一上来就打一记直球说实话真的很难接.......所以我可以放弃回答吗?”

“不能。”

“诶~~自由民主被我们的警官大人吃了?话说我们这是在外国,你没有强迫我的权利。”

“是吗?”

十代退后两步,快速点头。

“那么你想怎么样?”

“让我想两天!”

十代就是在等游星这句话,飞快的扔下回复转身就跑。

咔嚓。

一声清澈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身体猛地被拽回原地。

十代苦笑着揉了揉被手铐铐上的左手,刚才跑走的力气太大,左手手腕被生生勒出一圈红红的印记,火辣辣的疼。

“疼!”

“还知道疼?”

游星转手又将手铐的另一头铐在自己手上。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坐下来谈谈了吧。”

“都这样了我还能怎么办。”十代摊手,戴着手铐的左手拽着游星的右手也抬了起来。

“还不是你这家伙一不留神就会逃跑。”游星没好气的说。“手铐的钥匙我放在了前面一间酒吧里,走一趟?”

“不愧是条子,走一趟这句话说的真有气势。”十代翻白眼。

“说的好像你不是条子一样,原警官。”

“那都是过去时了好吗?过去的东西我早都忘记了。”

“连我也?”

“.......”

“所以你是想我们两戴着手铐肩并肩穿过威尼斯大街?”十代转头望向远方。

游星轻叹一口气,不再追究十代强行转移话题的事情。弯下身子一捞,突然把十代抱了起来。

“喂喂喂喂!这是干什么!”

“隐藏手铐的应急办法。”游星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低头看着十代。

“隐藏手铐的方法不是多的很嘛!随便找个衣服把我们俩手包着不就行了!”

游星露出看傻子的眼神,“包住手告诉所有人我们其实戴着手铐?这么明显只有你这种笨蛋才会看不出来吧。”

“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笨蛋!”十代在游星臂弯里努力挣扎。

“你还记得。”

游星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倒是十代听到这句话身体突然一僵,停止了挣扎。

“我刚才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没说!”

“好好,你什么都没说。那你说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先放我下来......”十代把头埋进游星胸前小声说道。

“不放呢?”

“......”

“那我就这样走了。”

“别啊别啊!”十代用空出来的右手扯游星头发。

“.......钥匙真的在前面酒吧?”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什么时候都骗过我!”

“你又揪着那件事情不放......”

“当然了,我仇还没报呢!”

“你愿意跟我回去的话,新仇旧仇让你一并报了如何?”

“唔......那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说这些话的时候,游星其实已经抱着十代开始往酒吧方向走了。

不知道是十代顾着和游星扯嘴皮子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一路上他也没有再提把他放下来的事情。

于是,游星就这样一路上抱着十代来到了酒吧门口。

“推门。”

“哈?为啥!”

“莫非你忘了我两只手还抱着你?这三年重了不少我都快抱不动了。还是说你想我们两个人站在酒吧门口遭人围观?”

“唔,随便你了。”

走进酒吧,游星把十代放下活动着手关节。

“你!”十代瞪了一眼游星,“不跟你说那么多,钥匙呢?”

“想喝什么?”游星拉着十代一同坐在吧台前面。

“钥匙呢?”

“那么我就凭个人喜好点了。”

“钥匙呢!”

“两杯牛奶谢谢。”

“不动游星!!!”十代凑到游星耳边大吼一声,震的游星大脑生疼。

“怎么了?”

“没事,我以为你聋了呢,帮你通通耳道。”

“那还真是谢谢。”

“你!你还真以为我有那么好心啊!”

“说不定突然良心发现?”

“啧。”十代突然觉得和三年前不同,自己现在斗不过游星了。

“我再问一遍,钥匙呢?”

“别急。难得的机会坐下来聊聊。”

“没什么聊的。”

“话题不是很多嘛。比如为什么三年前.....突然消失之类的。”游星换上一张严肃的表情,直直的盯着十代的眼睛。

十代这边一受到游星的目光立马转移开视线,开始在酒吧的各个角落四处转动。

“.......”

“真的有那么不想说吗?”

“那个.....总是有点隐情的......”

“有什么隐情不能当时和我说,偏要从我身边消失。”

“因为不想再呆在你身边了。”

“为什么?”

“......”十代顿了一下,“因为想报复你。对没错,想报复你。”

“还是因为之前那件事?”

“没错。”

“就因为我把酱油和可乐放在桌子上你不小心喝了酱油的事情?”

“没错。”

“就因为我穿了你的外套出门被人知道我们同居的事情?”

“没错。”

“就因为我爱上了你的事?”

“没错。”

“.......”

“不是不是不是!”

“到底是不是?”

“不是!”

“那你有没有爱过我,十代。”游星强行把十代的脸掰回来,认真的等着十代的回答。

“真强硬呢,游星警官。”

十代拨开游星的手,游星又丝毫不放松的重新抓上来。

“我想知道这个答案三年了。”

游星的声音里带着恳求和一丝侥幸。

“好吧好吧好吧。”十代干脆放弃了手上的抵抗,任凭游星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腕。

“老实的说,爱过。”

“那现在呢?”游星不依不饶。

“现在也爱着。”

“那为什么?”

十代没有那么快回答,鬼头鬼脑的环视周围一圈,在确认到什么以后方才没好气的抱怨道。

“还不是你老爸。”

“我老爸?”游星开始疑惑了,要知道他老爸早就升天不知道多少年了。

“你老爸不让我们在一起,让我离开再也不见你咯。”

话都说开了十代索性不再隐瞒,一股脑的吐出来。

“你那个老爸啊,走了以后还不放心你这个儿子。尤其是你当了警察之后啊,简直是寸步不离的在你身边生怕宝贝儿子受点什么伤害之类的。”

十代阴阳怪气的继续说,“你知道的,我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当然包括你老爸。三年前他叫我离开你,他是你老爸我怎么敢不听呢?更何况他时刻在你身边黑着一张脸盯着我,那个表情诶呦想想就胃疼。”

“......”

“所以我就离开了。”十代勉强让自己的声音保持轻快。“哎呀呀,不过真没想到你老爸居然反对的这么强硬,可能是想让你找个女性传宗接代吧,毕竟你可是他的独子。那个谁?十六夜他倒是挺看好的。”

游星抓着十代的手突然施力,“但是我只要你一个。”

“哦。”

“你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还......”

“你去问问你爸咯,回来的还真快。”十代指着游星背后的方向。

“他在那?”

“嘿,还一脸慈爱的摸着你头呢。”十代转身背对游星,看来是十分不想再看见游星父亲的脸。

把十代的动作收进眼底的游星叹了一口气。没有回头朝着方才十代指的方向,而是保持着面对十代的样子开口。

“父...亲?” 

“虽然不知道您在不在那里,但是有些话我不得不跟你说。我眼前的这个人,游城十代,我爱他。就算他消失了三年,我依然十分爱他。”

 “我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是无上的快乐,能和他走在一条小路上,一片蓝天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感受着青草的芳香,这一切都使我感到非常的幸福。”

“我爱他。”游星再次强调。

“虽然他是一个不靠谱的笨蛋,老是任性妄为的做一些事情,还总让我收拾烂摊子。虽然他老是不好好吃饭,总让我早起给他做营养早餐。虽然他会突然消失不见,但是还是会在地球的某个角落等我。”

“我爱他。”

“相信他也同样深刻的爱着我。”

“所以,请祝福我们吧。就算您是我的父亲,要是做伤害我爱人的事情我也不会轻易原谅您的。”

游星这段话说的斩钉截铁,态度强硬得让人知道没有任何事物能改变他的想法。

“你老爸一脸我儿子长大了的欣慰哦。”十代在游星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把头转了回来,两颊微红,“还有,刚才的话都是真的?”

“发自肺腑。”

“这样啊,那我这次就原谅你好了。”十代满脸通红还在嘴硬。

“作为原谅我的证明,能收下这个吗?”

游星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单膝下跪着递到十代眼前。

“收、收下也没什么不可以啊。”十代开始结巴了。“就、就算你现在给我戴上我也不会在乎哦。”

“那么......”游星轻笑一声,打开盒子将戒指戴到十代手上,尺寸刚好,没有一点阻碍就滑到了无名指根部。

“十代,我爱你。”

“你又打直球!”

“答复呢?”

“我、我也.....”

十代还没说完,突然,没有多少人的酒吧爆发出巨大的响声。

“我们也是!”

一堆熟悉的面孔从吧台背后,窗帘后面,沙发背后各种地方蹦了出来大笑着看着游星和十代的位置。

杰克、克罗、秋、龙亚龙可、万丈目、约翰、翔、剑山、明日香、凯撒、吹雪......一眼扫过去全都是游星和十代相熟的友人。

“大哥,我们实在是忍不住了,冰冷的狗粮狠狠的往脸上拍啊。”

“没想到游星意外的会讲情话呢。”

“看十代那个样子百分百是要答应了,来拍张照纪念一下~”吹雪早有准备的掏出相机,嚓嚓嚓就是几下。

“你早就安排好了!?”十代瞪大眼睛,明显还没反应过来。

“嗯。”

“你、你怎么知道我会答应。”

“总觉得。”

“你!......我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恐怕不能了。”游星抬起拷着手铐的右手,另一只手则抚上十代戴戒指的手指。

他微微一笑,“你已经被我拴住永远跑不掉了。” 


END

评论
热度(19)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