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五代同堂】全员一起绝望吧~在奇妙的YGO空间里的血腥事件(上)

好吧好吧最后还是分成上下两篇发,下篇因为懒癌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码完【

让游马小天使黑化我真的于心不忍,真的,看我眼神=w=

以下正文



意识朦胧中,所有人的脑中响起一个的声音。

庄严,神圣,在遥远的天边吟唱着:

这个世界错乱了。

这个世界癫狂了。

面对这个疯狂的世界,人们只能发出无力的笑。

所做的都是无意义,亦或是徒劳?

过去存在的时间全都是伪造,亦或是虚无?

所以,一切都是一场梦......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时间还在推动着人们继续走,没有停下的时间。

想哭就哭吧,想笑就笑吧。

这个世界不会因此而改变,更不会因此而走到终焉。 

没有人能阻止这个疯狂的世界。

齿轮早在很久以前就松脱,想要再寻找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这样,缺少齿轮的机器超脱常理的动作、暴走。

没有人再能阻止。

这是个疯狂的世界,

同时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世界。 

*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十代颤抖的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那鲜亮的红色本来是自己最喜欢的颜色,现在却是如此刺眼,刺眼的让人目眩。

胸口上、手上、脸上到处都染上了这种温热的液体,这些曾经是昔日同伴的鲜血。 

“呵...呵…呵呵呵...”

十代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捂住脸,苍白的脸颊上两个鲜红手印因扭曲的笑容变得更加狰狞,颤抖的身体里传出低沉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突然直起身子仰天大笑。那个染血的姿态,像极了传说中嗜杀成性的恶魔。

红绿色的双瞳,刺眼的鲜血,苍白的皮肤,狂乱的发丝,还有嘴角藏不住的邪笑。

“你们别怪我啊……叫你们别逃的……既然你们要走……我就只能用自己的方法将你们留下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已然癫狂的十代脚边,游戏、游星、游马、游矢面无血色的倒在地上,鲜血在他们身下肆意蔓延,顺着地板早先刻画好的印记形成一个怪异的难以描述的图案。

*

这个世界疯了,所有的一切面临的只有毁灭,没有人能够例外,就算是主角也难以摆脱这注定的命运。

没有征兆、没有缘由、一切都开始于那一天、天崩地裂的那一天。

*

“干脆把整个空间直接重置算了?”

扔下拖把自暴自弃的十代放任自己深陷在沙发的抱枕堆里。本来YGO空间里就只有十代会在沙发上扔抱枕,而且样式数来数去也就是羽翼栗子球、蒲公英狮几种小型的种类而已。但是最近不知道为何游矢也加入了增加抱枕的行列中,而且比十代更为过分,游矢干脆将整个沙发都占满了,光河马就有数种、更不要提其他EM系列的怪兽形象,放眼望去大大小小数十种,活脱脱一个动物马戏团。

游矢本不是像这样不考虑他人霸占公共空间的孩子,最近压力太大可能也是一个方面,因此其他人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放任游矢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他能够找一个方式释放自己作为前辈来说总比他自己躲在房间自己默默承受要好许多。

“不要这么不禁大脑说出疑似最终boss的台词啊。”游星叹了一口气,捡起躺在地上的拖把,“有新人要来,十代前辈好歹做点像前辈的事情啊。”

“诶~~~~所以要我把整个别墅的地板和窗户擦完?”十代发出哀嚎。

游戏微笑着从厨房探出头,“抽签决定的事情可别后悔,还是说十代你想像游马和游矢一样打扫卫生间和地下室?”

“啊啊啊啊那个还是算了!坚决不要!”瞬间有了迷之动力,十代努力挣脱抱枕堆的引力挣扎着爬起来。“我现在就去劳动!”

“嗯,这才是我认识的十代君。”游戏满意的点头,留下哭丧着脸的十代拿着拖把孤零零的站在客厅。

“我不太放心游马,先去地下室那边看看。”游星看着气场低迷的十代无奈的耸了耸肩,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他也不愿意多分担一点家务。讲道理,十代的工作已经算是五个人里面最轻松的了,这样还抱怨游星也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游星迈步离开客厅,末了不忘补充一句。“十代前辈可别想着偷懒哦。”

“抽泣抽泣。”象征性抹了两滴泪,大家都走了十代也就不再演戏。身上的卡组都被游戏没收了,就算想让精灵实体化来帮忙也是有心无力。不过,照众英雄深入骨髓的拆迁办作风,让他们做这种工作的后果就算是游城十代这种单细胞生物还是明白的。

想想还是认命吧,十代重新拿起拖把开始进行无趣的工作。

*

时间往前稍稍推一点,那是在大扫除之前发生的事情。

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游星突然提了一句:不多久游作就要来了,大家要不要做一些准备。

对于游星来说只是负责任提醒的无心之举,但是对剩下三个即将深受其害的受害者来说却是不折不扣大灾难。然而还没等十代游马游矢提出任何异议,游戏和游星两个人就已经拍板决定了下来。

“过年大扫除的时候你们就一推再推,今天说什么都要把这栋房子擦出原来的颜色出来!”

于是(结果?)

——事情就变了这个样子。

 

“十代前辈?你打扫完了?”游矢从洗漱台的镜子上看到了站在卫生间入口的十代,“啊,如果要洗拖把的话先等等,我这边马上就弄完了。”

游矢头都没回的继续擦拭着洗漱台,打扫了一会儿才觉得有些不对劲。站在门口的十代安静的不像平常的样子,照理说让他休息一下应该会有更高兴的反应才对,但是现在却安静的连一点气息都感觉不到。

感觉奇怪的游矢悄悄侧身往后看了一眼,眼神却正好撞上诡异出现在身后的十代的眼睛。非棕非金、也不是常见的红绿异色瞳。

该怎样形容那双眼睛呢?

诡异的漩涡吞噬了眼瞳中所有的色彩、生气,一双近乎darkness、接近zone、几乎Don Thousand的绝望蚊香眼容不下任何人的身影。

“游…矢…”十代嘴角夸张的勾起,脸上的肌肉刻意用力寄出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

“什、什么事,十代前……辈?”

“你说~~”不知为何换成了愉悦的声调。

游矢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差不多贴在了浴室的瓷砖墙上。

“你说~为什么就我的名字里没有游呢~”

“这、这个问我……也不知道啊……”游矢潜意识里已经预感到即将发生什么事情,瞳孔在眼眶中动摇的颤抖。

“你说~为什么就我的名字里没有游呢~”依旧是之前的愉悦语气,不知为何又机械的重复了一遍。

“你说~为什么就我的名字里没有游呢~”

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的十代一步一顿,踉跄的靠近游矢,双手捏住游矢纤细的脖颈。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不知道啊啊啊啊!”被逼到末路的游矢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十代慌慌张张逃出洗手间,大叫着:

“游戏桑!游星哥!十代前辈坏掉了啊啊啊啊啊!”

以及,

“救命啊啊啊啊啊!”这样的喊声。

但是,意料之中的回应声并没有出现。

逃到厨房的游矢惊讶的发现之前一直在那里打扫的游戏不见了,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

游矢环视四周,意识到十代还没有追上来以后决定冲出去跑到地下室找游马。

“游矢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游矢推开地下室的门,令人心安的声音同时传了过来。

戴着用报纸做成纸帽的游马从角落探出头,有些惊讶的看着游矢。

游矢喘着粗气顾不上回答游马的话,反身先将地下室的铁门关上,插上门栓防止某只明显已经坏掉了的水母冲进来。

游矢的一系列动作让游马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由又问了一句。“诶?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游矢背对着游马检查门栓没有问题后,又不放心的加上两把锁才转过身走向游马。

“十代前辈好像坏掉了!”游矢一脸严肃。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想到刚才的情景控制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额……十代前辈坏掉不是常有的事情吗?”游马隔着纸帽挠了挠头,对于这种事情早就习以为常的他露出不解的表情。

 “……”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不是啊!这次不同!十代前辈这次是真心的想杀死我!”

“诶?那又有什么问题呢?”游马歪头,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对身后的人影喊道:“对吧,游星哥?” 

 “诶,游星哥也在这里?那可真是太好了!”

游矢感觉自己心底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毕竟在这个家里能制得住十代的第一个是武藤游戏,第二个就是不动游星啊。

“游星哥!快想想办……”正在说话的他最后一个字却突然卡在了喉咙里。

眼前的景象让游矢的心情如同坐跳楼机一样从顶端一落千丈。

在游马背后的角落,浑身浴血的不动游星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眼睛紧闭着不知是生是死。

游矢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游星,在他眼中一直万能的游星哥现在居然倒在自己面前,苍白与鲜红在眼中变得异常刺眼。

无名的恐惧从内心深处滋生蔓延,逐渐攀升至全身,最后在头顶爆炸开来。

“游马!这是怎么回事!!!!”

“嗯……扫除啊?”

游马歪着头,好像在说着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嘴角挂着诡异弧度的微笑。游矢这时才注意到,游马的眼睛不知何时也变成了混沌的蚊香眼。

游马笑着一拍脑袋,“啊对了,游矢也需要扫除掉才行呢~” 

“什!”

游矢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傻事。没错,他一进来就把地下室的大门给关上了,为了安全起见甚至还加了两把锁……这下好了,连跑都没办法跑了。

“不痛的不痛的~”游马笑着掏出了一张卡片——no.39希望皇,非常讽刺的,对现在的状况来说意味着绝望的卡片。“在脖子上轻轻划一下就行了,很快的~”


TBC

评论(13)
热度(53)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