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约十】Möbius band 03(2)

(十)

“约、约翰少爷!急报!”气喘吁吁的声音隔着老远传来,这对夜晚已经进入沉寂的安德森伯爵府来说无异于雨夜中突然炸响的惊雷。紧接着,服侍安德森家族几代人的老管家左手持着烛台快步穿过漆黑的长廊,敲响了尽头安德森现任家主约翰·安德森寝室的房门。

“少爷。”

“嗯,我听到了,进来吧。”房里传来平静的声音。

老管家得到许可后推开房门,他的主人早已在床上坐了起来,用两个靠垫靠在身后,半靠着看向窗外。

朦胧的月光透过落地窗落进房内,散落在约翰湖蓝色的发上、眼底,水波无惊。

老管家躬身行礼,“是2号。”

“2号!”约翰瞳孔骤然收缩,隐藏在冰冷表情下的某种情感猛地爆发出来,将如水波的月色翻动出阵阵涟漪。

2号,这个奇怪的名字从属于安德森家族下的世代从事暗中任务附庸家族。他们在安德森家族数百年的历史中都充当着影子的作用,家族重要成员的护卫、安插在敌对势力的间谍、地下的黑暗组织力量、暗杀组织、佣兵组织......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背后都或多或少有着它们的影子。

这个家族的所有人无姓无名,统统以阿拉伯数字为名以编号相称。这些数字编号代表着“影子们”的实力,编号越靠前,则越说明他在所有影子中的实力越靠前。编号,即代表着排名。而2号,当然也就是影子中实力排名第二的人物。

“2号平时不会这样张扬,怎么不见他来见我?”约翰隐约意识到了什么,右手下意识攥紧被子。

老管家摇了摇头,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2号已经死了......就倒在庄园外不远处......刚才的声音应该是2号最后的一句话了.......”

“死......了.......?”约翰无力的松开攥着被角的手,“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之前没有半点消息......”

老管家没有接话,退到一边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主人。

别人不知道,可这位老管家心里却很清楚——2号,是约翰特意抽调出来专门在暗中守护十代的存在。

照理说安德森家族的历代家主身边都会安排影子当代最强的1号2号作为贴身侍卫,而到了约翰这一代,他却不顾任何人的反对依然将2号派到十代身边,可见约翰对于十代的重视。

而现在……2号却死了,还是死在安德森伯爵府的门口……


落入房内的月光渐稀,最后全部隐藏在了乌云背后。房间内,老管家带来的烛台也燃到了尽处,挣扎了几下化作徐徐白烟。

屋内的一切,全都被黑暗浸染。

又过了许久,约翰渐渐恢复了往常的神态,那个以少年之躯撑起整个安德森之名的人影挺直身板,没有丝毫犹豫和迷茫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1号。”约翰低声轻呼。

“在。”床边的空地上,一个淡淡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没有人出现,但是在场的约翰和老管家都没有对这种状况感到意外。

约翰一边示意老管家上来服侍他更衣,一边命令:“去调查2号自上次报告以来所有的行动轨迹,接触了什么人,再小的蛛丝马迹也跟我揪出来,明白了吗?”

“是。”没有现出身影的1号惜字如金,低低应了一声。

“还有,”约翰转身穿上衬衫的另一只袖子,对黑暗继续说。

“在。”

“查查十代现在的状况……”约翰顿了顿,“这是优先事项。”

“……了解了。”

 

尽管是三更半夜,安德森伯爵府却是已经苏醒过来,数量不少的佣人来回穿梭忙碌,四处点亮的灯光将府邸内外打的灯火通明。

老管家带上房门,错了两个身位紧紧跟在穿戴整齐的约翰身后。奇怪的是,偌大的府邸里只有约翰的脚步声清晰的响起,拥有近百佣人的府邸、所有佣人都在忙碌的此刻,却诡异的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生气。

“明日一早去趟菲尼克斯府,我想今夜爱德那家伙也睡不了一个好觉。”约翰吩咐。

“是的少爷。”老管家应道,“那么有什么话要传给菲尼克斯家的少爷吗?”

“就说……”约翰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突然恶作剧的笑起来,“就说我想他了,想他想的连睡都睡不好~”

“明白了。”老管家点头,完成主人布置的任务就是他唯一的目的,至于主人话中夹带的深意什么的,那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

一条条命令接连自约翰的口中布置下去,再由老管家中转交给下级执行,就在两人快步穿过长廊的这段时间内,就已经有接近数十条的指令散发出去了。

“最后,”约翰走到长廊尽头的书房前,手贴在门上却没有用力推开,“宅邸里的老鼠该清清了,吵得人心烦。”

“叮~~”话音刚落,书房内突然传出清脆的铃声,桌上的电话像是算好了一样突然响起,只一声就又挂断了。

“少爷?”

“嗯,我知道。”约翰挥手示意老管家退下,自己则径直走进书房在书桌前坐下,沉稳的表情丝毫不像是一个少年人应有的。空旷的书房在老管家退出后只剩下约翰一人,头顶的琉璃灯向四周散发着温和的光芒,将不大的书房照亮得没有任何一处阴影。

约翰就那么坐着,在进入书房后没有任何其他动作,甚至双手交叉抱胸,闭上双眼一副就要那样在椅子上小憩一会儿的架势。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某个角落的阴影突然微小的扭曲了一下,虽然只有一瞬,但是却丝毫没有逃脱房间主人的洞察。

“哦?我以为你要在上面安家呢?”闭着双眼的约翰突然开口。

“……”

“还要坚持?”约翰心情此时相当不好,换做平常的话他或许还有耐心继续等下去,但是这次,某些人做的事貌似戳到了他的逆鳞。

“啊啊,虽然等待淑女准备好也是绅士的礼仪,不过显然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呢。”

见对方没有丝毫想要现身的样子,约翰从书桌下方的暗格中取出一把纯黑的手枪,七块按照彩虹色排列的宝石镶嵌在枪身侧面,怎么看这都不像是杀人用的枪,更像是偏向艺术品一类的装饰枪。

“要我请你下来吗……琉璃灯上的小小姐?”

“……唉。”

琉璃灯上传来一声细微的叹息,细小的阴影在光明笼罩的地方扭曲着出现,随即闪出一个窈窕的身影。

啪嗒。精致小巧的红色小皮鞋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撞击声。随着视角线上移,一个身穿红黑色小洋裙的少女俏生生立在那里。

“晚上好,尊敬的安德森伯爵。”少女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微笑,提着裙子欠身行礼,行礼的动作幅度之大硬要说的话更像是表演结束后夸张的谢幕礼。“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呢。”

“啊,托你的福。”约翰举起枪顶在少女额头正中,食指点在扳机的位置随时可以按下。

少女被枪指着头也没有露出半点慌张的神色,反而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安德森伯爵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呢~”

“我应该对女士的赞扬表示感谢吗?”

“随你~”

“那么,作为回礼……一颗子弹您觉得意下如何?”约翰扣着扳机的手指缓缓用力。

少女见状,收敛了玩闹的神色。“说点正事吧,我想这也正是您所期望的。”

约翰没有说话,少女自顾自的讲了下去。

“我叫礼,是【大人】忠实的奴仆。这次前来拜访府上是为了完成两件事情。”

“第一件是……”

“赶在2号将消息传到我这里之前……将他灭口吧。”

“嗯嗯,说的没错~”礼露出玩味的表情,“那么下一件事伯爵您也猜到了吗?”

 约翰脸上显现出愤怒的神色,强忍着给对方一记枪子儿的冲动咬牙切齿道:“十代……在你们手上吧。”

“正解~”礼仿佛忘记了枪还顶在自己额头上,高兴的原地跳了起来。“所,以,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呢。我为之前认为伯爵是个笨蛋企图暗杀您的想法向您道歉~”说完又提着裙子向约翰行了一个礼。

对方一看就是在故意激怒约翰,不过现在不是在乎那些事情的时候。

对安德森家族而言,对约翰自身而言——游城十代,永远都是这个世界上无可取代的、无可取代的……

“你们把十代怎么了!!!”

“没怎么样啊~只不过做了伯爵也想做的事情而已哟……用我们的方式~”

“……明知道会遭受安德森家的报复?”

“是的呢。不过‘主人’说这样才算有趣不是吗~”礼提着裙子退后几步,微笑道:“那么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三更半夜打扰伯爵休息真是过意不去……”说着又做出提裙行礼的动作,这次,伴随着这个简单动作出现的还有两个掉在地上的烟雾弹。

“别走!”约翰快速朝礼的脚踝位置开了两枪。

然而即便约翰的枪法再好,对于有烟雾加成和自身速度本来就快的礼来说,瞄准脚踝这种既不杀她又限制行动力的想法还是稍稍有些天真了。

“残念~没有打中呢~”烟雾弥漫中,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大人】说这是宣战,那么战争开始啦!祝您能做个好梦哟,伯,爵。” 

TBC



突然想起来还有这个坑没有填【土下座】

当初应该是在这部分的展开上犹豫了很久然后就忘了......总之因为世界观有点大、时间线有点多的原因,这次讲的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线的故事,和主线相辅相成,判断两个世界线的标志是主线约翰是特工,十代是混乱地区霸王,第二世界线约翰是安德森伯爵,十代是性转的小姐姐~

应该有多个世界线展开……所以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挖这么大的坑orz

不敢打CPtag了,主线目前是十约,第二世界线是约十

评论
热度(6)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