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游十游】日与夜的距离(六)

修修改改还是写的那么烂【绝望脸

总之接下来会有各种时间BUG,不带脑子阅读效果更佳w

以及,这章本来是按照顺序写的,突然又想作死所以改成了两段时间来回插叙,不知道看上去效果怎么样orz

近期沾染了轻小说分段频繁的恶习,短时间内应该是改不掉了【望天

【0】【1】【2】【3】【4】【5】【6】【7】

以下正文




“我不是这个时空的人,所以……”

十代看向游星的眼睛中闪烁着莹润的微光,他左手动了动想抓住游星的衣角,僵硬在半空中最后还是收了回来。

这个时候说出一切的真的好吗?

被扰乱的人生只有我一个已经足够了不是吗,再把游星牵扯进来的话……

十代脑中一团乱麻,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应该闭口什么都不说,但是内心深处总是有个不知名的东西在躁动,在怂恿着他遵从自己的心将一切全都说出来。

还要找寻回去的方法吗?

但是决定要留下来的话就不能对游星有所隐瞒……

十代眼睛眨了两下,重新将思绪拉回现实。

眼前朦胧的世界里只有游星的脸庞是清晰的,更确切的说是游星那蕴藏着闪耀星辰的双眸穿透朦胧占据了十代所有的注意力。那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十代,虽然它的主人并没有说话,但是从那温柔的视线中仿佛可以读出他将包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的事情的决心。

如果是游星的眼中的夜空的话......

十代的表情柔软了下来,他转身用手轻抚上游星印有印记的脸庞。

或许可以容纳得下我吧。

两人侧躺着面对面看着对方,慢慢的,十代轻笑了一声,挪动身体将额头贴上游星额头注视着那寄宿星辰的眼眸。

“所以……我将告诉你……我的故事……”

 

*** *** *** 


 

不动游星在电脑前修正完最后一行代码,确认无误后满意的点点头退出操作界面。

窗户透进清晨蒙蒙亮的微光。凭经验游星判断出这是个尴尬的时间,还有2个小时就要去上班。现在去睡觉的话万一醒不来,指望游城十代那个懒虫叫自己起床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是不睡的话这段时间平白度过又觉得貌似可惜了些。

苦笑着走到十代的房间门口,游星悄悄打开一条门缝向内看去。十代还睡的正香,被子掉了一半在地上,另一半则是全部捂在脸上,身上什么都没盖。

这个十代。

游星摇摇头,心里责怪着还是不由自主的走进房间。捡起掉在地上的被子掸了掸,重新帮十代盖上,掖好被角,又顺手拍了拍才放心。虽说好像有笨蛋不会感冒的说法,但是对于游成十代这种超规格的笨蛋来说,讲常理好像本身就没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游星习惯性的叹了一口气,自从碰到游城十代后这个动作他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就像他不知道自己无意识间对那个人微笑了多少次一样。

一脸无奈的看着十代无防备的睡颜,游星又增加了一次叹气的次数。

换做是其他人突然穿越到未来会有这么淡定吗?还是说过去的人和现在不同有些神经大条?

都不对吧。游星摇头。

可能只是因为他是游城十代而已。

 

***   ***   ***

 “所以……我将告诉你……我的故事……”

十代用手拂过游星的眼睛,暂时闭上眼前那双仿佛要把人吸进去般布满繁星的眸子。身体试探性的前倾,一点点挪动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贴上了游星的额头。

“别睁眼。”十代感受着游星的气息,“不然我会害羞的。”

“……”

“呐,游星。我不是这里的人。”同游星一样闭上双眼,十代开口轻声说道。

“如果要解释的话,你的世界可能是我的世界的未来。前段时间我走过了很多地方,很多我以前走过的地方。有些地方还依稀能找到过去世界的影子,网上的旧新闻还可以找到很多我认识的人。”

“不过他们已经不在了……就连坟墓都……”

十代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看样子是在调整心情。“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找寻回去的方法,因为我连自己怎么来的都不知道。”

“……而我来这个时空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你,游星。”

十代挪了挪身体,将自己撞进游星怀里。

“我总觉得冥冥之中好像在哪见过你,但是越深入了解越开始发觉我的人生中从未遇见过像你这般的人。我不可能在哪见过你,你是唯一的,和你名字不同,唯一的,散发着独特光芒的星。拿宇宙中众多的星辰来比喻的话,那或许也是太阳吧。”

“我……是太阳?”

“嗯。与我不同的,有无数颗星辰相伴、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太阳。”

“名为星的,太阳。”

“我的,太阳。”十代在心里小声补了一句。

 

***   ***   ***

 

游星看了一眼十代床头的闹钟,电子的时钟清晰的显示着时间,7:30。

“时间不早了,我该出门了十代。”游星捏了捏装睡的十代的脸。

不情愿的掀起被子从床上坐起来,十代鼓着小脸,“什么时候发现的?”

“刚进来的时候。”

“诶!那不是一开始就暴露了嘛。”

游星笑了,“你以为我认识你多久了,又叫你起床多少次了?”

“嘿嘿嘿。”十代使出百试不爽的装傻大法,一脸笑嘻嘻的重新倒在床上。

游星见十代进入装傻模式也不再多说什么,看看时间再不出发的话就要赶上交通拥堵的高峰期了。

 “乖乖在家等我回来,不要到外面闯祸。冰箱里面有午饭,放在微波炉里热一热就可以吃。还有,不要吃那么多零食,对身体不好。”揉了揉十代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游星轻声叮嘱道。

“是是。”十代拖着长音回应,“游星你真该请个计数君算算这些话你说了多少遍了。”

“诶,我说了很多遍吗?”游星一脸完全没有自觉的样子。

“你说呢?”

“抱……”

“不要说抱歉哦~”十代打断游星,“我早就看穿游星了,你刚才是想说抱歉来着对不对?所·以·说……”

十代突然凑近游星的脸,看着因为距离过近而通红的脸笑嘻嘻的道:“游星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啊。”     

“……”

“好啦好啦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不是要上班吗?”

“哦,哦。”游星楞了一下,拍拍十代的头起身向门口走去。“那我走了,好好看家,记得按时吃饭。”

“一路走好~”十代笑着挥手。

待房门完全关闭后,举高的手半晌才慢慢放下来。嘴角的微笑一点点消失,最后留下了一个向下的弧度。

 

***   ***   ***

 

十代从沙滩上坐起来,拍了拍粘在后背和头发上的沙子。“总之今天的话题就到这里啦,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觉得游星应该想知道所以就说了。”

“怎么样,感想如何?有没有觉得穿越时空的我特别的帅!”十代恢复成往日的样子兴奋的挥拳。

“……”

“嘛嘛嘛,不用着急回答。”右脚在沙滩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毕竟一般人都不会相信有这种事情吧。”

“没……”

 “游星可以先想想,我等着你的答复。”

十代的声音又重新恢复成之前的感觉,复杂且深沉。没有等游星回应,转身走开了。

 

和十代相处了不短的时光,游星知道,十代所说的答复不是指什么是不是特别帅的问题的解答。这种问题,也不需要十代特意跑开留出时间给游星思考。

而是,在得知十代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事实后游星自己还愿不愿意再和十代相处下去。

这个所谓的答复更简单点来说就是:

离开或者留下。

十代自己在潜意识里惧怕着答案,和他表现出来的外在形象相比,其实他的心思要更细腻的多。有些事可能他不在意也就打打闹闹的过了。而有些事情,他却要比任何人表现的都要脆弱。

于是他选择了离开让游星自己选择。

耳边传来远处十代大呼小叫的声音,像是他在不远处玩沙子的样子。

十代一副刚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兴致勃勃的堆起了沙堡。光看那表情中充满的认真与严肃还有那果断动手的动作让人以为他是何方大师呢那么有自信。

说是沙堡……其实就是个歪七扭八看上去就很容易塌的沙堆而已。

“啊怎么这边又塌了,伤脑筋……”

“撑住撑住!真正的英雄是不允许在这里倒下的!”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战争堡垒!”

不由自主的又叹了一口气,对十代的声音采取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的对策,游星努力使注意力不要集中十代那边。

但是他怎么努力还是做不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满脑子都是关于十代的事情。

自己以前遇到这种状况不是因为决斗就是研究,对一个人这么上心想想看好像还是第一次。

得知十代不是这个时空的人时那种奇妙的心情到底是什么?

一种不能不管想去帮他的冲动,还是……幸好这个时空他和我关系最密切的自私?

十代的那个问题根本就没有思考的必要不是吗?早在他第一次失踪的时候心底里就已经有了答案。

留下,想陪在他身边,想更加了解他。

但是,十代自己的想法又是什么?

十代他……想回去吗?

回去原来的世界。

游星抬眼看了看还在堆沙堡的十代,不只是身上,连脸上都沾满了沙子的样子让人不禁笑了出来。

啊,不想让他走呢。

那个笨蛋……

但是,正是因为他是个笨蛋不是吗?

 

游星从沙滩上站起来,拍了拍沾在身上的沙子走到十代身边。

“十代,走了。”不自主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又补充了一句,“回家了。”

“……”

十代把脸背向游星,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表情。

然后,短暂的沉默后,嫌弃的躲开游星的爪子,带着一脸不开心的小表情拍掉被游星弄到头发上的沙粒。

“啊啊都说了要长不高了还摸我的头。”

“抱歉抱歉,回去给你煮牛奶?”

“嗯!还要配炸虾!”


TBC

评论(4)
热度(12)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