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goldfish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文笔渣给自己跪了

以下正文



凉风习习,夏夜的森林总是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与冬季落雪后的死寂相比,夏季则是生的体现。点点莹光在漆黑的树林间悠游,遥远的水流声伴着不知从哪传来的蝉鸣一起为这片罕有人至的地方增添了不少生气。

这座森林就像是被世人遗忘了一样,没有人烟。遮天蔽日的连绵巨树遮住了唯一能带来光亮的月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冥冥中多了些神秘。

这样平和的寂静持续了不知道多少年,突然被森林某处角落里的树丛沙沙的声响打破。

一个浑身狼狈的少年从树丛里踉跄的跌出,他身上沾了不少树叶,本就破旧的衣服还被树枝划出大大小小数十个口子,透过衣服的破洞可以隐约看见少年的身上有着不少淤青和伤疤。有些是渗透着鲜血的新伤口,而更多的则是不知已经存在多久狰狞可怖的旧伤疤。

没有顾忌身上的伤口,也没有在意满身沾满的树叶和泥土,少年神色慌张的将手伸入怀中,小心翼翼的捧出一盏巴掌大的金鱼灯,确认没有损坏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那金鱼灯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看上去虽不大但是上面雕琢的纹理和鳞片却如同真物一般栩栩如生。要不是它保持着同一个形态一直固定不动,鱼腹处亮着一团暖黄色的光团彰显着它作为灯的能力,被人当作真的金鱼也说不定。

少年疲倦的抬起眼环视周围,依旧是那个一成不变的景色。没有人工开辟的道路,要想前行就必须不断的穿过自然生长、生的既高大又夸张的树丛。万幸的是这里除了树木丛生没有像样的道路以外,没有别的大型生物,性命暂时无忧。

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不知道自己应该往何处去,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向何处回。既然都不知道,索性也就凭感觉想走哪走哪,反正朝着一个方向前进总会走出这片森林?

 

***   ***   ***

 

榊游矢从未见过庙会是什么样的。所以当他看到一条长长的光链自山脚延伸至山顶时,不由自主的多瞧了两眼。而这两眼,却让他的脚步再也抬不起了。

光彩夺目的街道,五光十色的店铺,欢快热闹的叫卖声对于榊游矢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那实在是太过温暖,温暖的让他不敢靠近,温暖的让他怀疑自己是否能够融入其中。

我不应该在这里的,游矢这样告诉自己。

默默低下头,攥紧还沾着泥的衣角,逆着人群朝自己来时的黑暗中走去。

参加庙会的人们一个个从游矢的身边擦身而过。打扮光鲜的浴衣少女拿着苹果糖踩着木屐笑着抱着自己恋人的手臂,一家三口的父亲把咬着棉花糖的孩子举过肩头逗得小孩笑着尖叫着,三三两两看上去像是同学朋友的人们在街边的摊位上或是吃小吃或是玩游戏,所有人的笑容炫目又耀眼。

“如果我找到你了,你愿意和我一起来这里吗?”

游矢轻声低喃,脚下的步子没有停歇,像是逃跑一样离开了那里。

重新回归暗处的感觉让他稍微有些安心,在这种地方他的表情才不会被人看到,笑也好哭也好,只有一个人知道。

天色已深,在外四处奔波的游矢也没有落脚的地方,找了处干净的草堆略微整理了下打算先凑活一宿。刚躺上去,便感觉草堆里有个硬硬的东西狠狠地咯了一下腰。疑惑的翻开草堆,里面竟出现了一个之前没注意到的金鱼灯,腹部亮着暖暖的光,安静的躺在那里。

按理说亮着光的灯应该在整理草堆的时候就发现了才是,直到躺上去才发现却是有些奇怪了。游矢好奇的拿起金鱼灯凑近眼前仔细看了看,那是个用红色和金色的彩色玻璃雕琢出的小灯。肚子里一个小小的蜡烛燃着细小的焰苗,鱼嘴的部位开了个小洞保证燃烧的氧气供应。看上去是刚才庙会的某些摊位贩卖的东西,不知为何却被人丢在了这种地方。还好灯大部分地方是密闭的,没有使被埋在草堆里金鱼灯的点燃其他东西。

游矢看了看剩下蜡烛的量,估计着这盏金鱼灯燃不了多久也就放弃了去找原主人的想法,把金鱼灯摆在身旁的空地上,重新躺回了草堆。

夜晚的天空被云层遮盖住了,看不见一直以来的繁星,更看不见月的踪影。或许是周围太暗的原因,金鱼灯的灯光发出了超乎寻常的亮度,将四周的景物都染上了金红色,仿佛小太阳一般。

游矢翻了个身,将身体朝向金鱼灯所在的方向。

看着被风吹拂过左右摇曳的灯火,不知是盯得久了还是今天走路太累,视线逐渐变得迷离。恍惚间好像看见躺在地上的金鱼灯变成了一个金黄色的光球漂浮着靠近,在眼前慢慢放大,直到占据了游矢所有视野,吞噬了他所有意识,最后归于一片漆黑的虚无。

 

***   ***   ***

 

借着金鱼灯柔和的光,少年继续在森林里行走。遮天蔽日的枝叶遮住了所有的天空,指望着从树叶缝隙中判断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看起来是个不太现实的问题。

绕过一颗树根弯弯曲曲暴露在外的巨树,不知道又走了多久,眼前的景物突然豁然开朗。

那是一个呈半包围的山谷。

一条小路从少年的脚下一路向前伸展,穿过覆盖整个山谷的湖泊连接至湖泊中心的小岛。

山谷与之前被层层树叶遮住天空不同,这里抬头可以轻易看到天空。一轮圆月正正的挂在山谷上方,清冽的月光无声洒落,在湖面上泛着冰冷的光。

这里只有一棵树,一棵火红的枫树,枝条自由的向四方延展。月光被枫叶遮住了光辉,在树下留下盈盈的光影。

少年犹豫了片刻,还是坚决的迈出脚步走上那条水中的小路。

树叶茂密处一个穿着红袍的人影随性的躺在看起来完全撑不住他体重的细长枝条上。衣袍宽松,露出坚实的胸膛和白皙的大腿。

那人看见游矢笑了,从树枝上坐起来,衣袍的边角呈不规则形,似金鱼翩翩的尾、又如花柔软的瓣一样垂下,顺着风上下翻飞起舞。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竹筒装满水打落石头的清脆的撞击声,依稀还能听到水珠摔落在池水里的响声。

微风轻轻拂过,吹动着火红的叶沙沙作响,偶尔有数片飘落在地上,久而久之居然将整个小岛的地面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绒毯。

树上的人影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只酒盏轻抿。

“一个凡人居然能找到这里,真稀奇。”眼睛突然扫到了少年手上提着的金鱼灯。“哦,原来是你带他来的啊。”

人影长袖一挥,游矢手上的金鱼灯突然动了起来。摇了摇僵硬的尾巴,肚子里还发着暖暖的火光,将这条金鱼衬托的更加晶莹剔透。它笨拙的摆着尾巴悠然在空中游动,整个山谷的空中仿佛都是它的水世界,随心的翻飞跳跃着。

“过来。”

红色的人影勾了勾手指,那鱼听话的一甩尾巴朝这边游了过来,在空中激起一阵涟漪。

少年惊讶的看着那条金鱼慢慢融进人影红色的衣袍上,一条从左侧衣领顺着背部直至右侧衣角的金鱼花纹浮现出来,印在那里不再动作,像是曾经就该在那个地方一样。

“凡人,你叫什么名字?”

红色的人影立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少年。

少年无措的用手抹了抹脏兮兮的短衫,向人影行礼。

“游、游矢。”

人影依旧浅笑着,飘近用纤长的手指挑起游矢的下巴。

“哦?游矢......好名字。”

甩了甩衣袖,人影又重新坐回枫树的枝杈上,荡着一双白嫩的脚丫饶有兴趣的看着游矢。

“吾名十代,是这里的神明。你既然是这个小东西指引过来的,也是与我有缘。说吧,你有什么想让我达成的愿望吗?”

“真的可以帮我实现愿望吗?”游矢有些死寂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十代又抿了一口酒,轻轻点头。

“那我要……”

 

***   ***   ***

 

游矢细长的睫毛颤了几颤,悠悠醒转过来。天色已经完全亮了,温暖的阳光驱散所有阴翳照射在游矢身上。

环视了一圈四周,还是睡之前的那个草堆。唯一不同的是地上的金鱼灯再也不亮了,鱼腹中的蜡烛烧尽,单凭鱼嘴那一点大小根本不可能再放一根新的蜡烛进去,很显然是一次性使用的物品。

使劲伸了个懒腰,游矢觉得身体轻松了不少。低头看时,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疤也都消失不见了,心情也莫名愉快。

“虽然记不清了,不过昨晚好像做了个好梦?”

受莫名高涨的情绪感染,游矢嘴角也不自觉上扬露出许久不曾浮现过的微笑。

“游矢!”

“游矢。”

“游矢。”

突然,数个熟悉的声音顺着风飘至游矢耳边。

眼睛猛地睁大,某些莹润的东西从眼眶里渗出。回头时,脸上却满满的都是笑容。

 

END


转发这条十代金鱼,祝大家心想事成w

关于游矢的愿望,因为A5打算一口气补完最近的都没看也就不写那么仔细了,请大家自行脑补。愿小番茄能开开心心迎来HE。

评论
热度(11)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