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五代同堂】总而言之新年中的打牌王的新年~在奇妙的YGO空间中的打雪仗事件

大家新年快乐~这里是依旧懒癌缠身的宴倾。
本来这篇文应该昨天晚上发的,结果太懒所以花了两天才码完
标题是恶搞传勇传
正文依旧各种OOC,以及扎克和3U出来跑了个龙套。原谅我最近一直没看A5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写这几个人了= =
BUG众多请大家见谅
总之新的一年请大家多多关照【比心
以下正文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让我们一起倒计时:10!9!8!7......”十代手上拿着烧完的烟花遗体当话筒,站在雪地里不知道在对哪里大喊。


其他四位打牌王则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肆意的点燃各种炮乱甩。

而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十代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直到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考。

“十代前辈你在干什么啊!”游马躲在不远处的雪堆后大喊,“鞭炮要炸咯!”

十代闻声回头向地上望去,正好赶上引线被烧完的那一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密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在十代背后炸响,炸的十代满地乱跳。


“你们,这叫偷袭!”

上万响的鞭炮依然炸裂个不停,把十代的声音完全淹没。十代狼狈的逃出来看着其他几个前辈后辈满脸恶作剧成功的表情鼓起了大大的包子脸。

“你们啊.....!”刚想抱怨几句的十代还没完整说完一句话就被游马和游矢甜甜的声音给打断了。

“十代前辈~新年快乐~”两个小天使暖心的笑容直接将刚才的不开心驱散了。

“哦...哦....新年快乐。”十代愣愣的回了一句。

看十代没明白意思,游马和游矢两人对视一眼又重新说了一遍,同时还伸出了两只被冻的有点发红的小爪子。“新年快乐~”

“哦新年快乐......所以,你们这是要干啥?”

不知道十代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双手插口袋一副无知的表情看了看一脸期待的游马游矢,又看了一眼笑着看热闹的游戏和游星,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钱包。

“你们这是干嘛!想对我的钱包干嘛!过年就不能让它吃饱点嘛!”

说着后退几步,冲着游马游矢大叫起来:“我还未成年!我还是个宝宝!你们要红包去找游戏桑和游星啊。”

“他们两个人都给过了。”游马扬了扬手中的红包,“就差十代前辈的那一份了。”

游矢接着游马的话继续说:“游戏前辈和游星哥都包了两个大红包,十代前辈你可不能差太多哦。”

“唔嗯。”十代整个人顿在原地,看了看游戏和游星又看了看自己的钱包。突然——哇的一下就哭了。

“你们知道的(抽泣)....我就是个穷人(抽泣)....没人包养(抽泣)没人疼(抽泣)......老爹老妈常年没影没工作的生活废人......你们要我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游马和游矢看着眼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十代点点头表示了解他的苦衷。思考片刻以后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把十代的钱包抢走了。

游城十代限定版突然绝望.jpg

看来装可怜这招对身经百战的前辈后辈们已经没什么用了,十代索性也不再拼命挤眼泪,挽起袖子大步向游马和游矢追去。

对于体操小王子和动作决斗者来说,在庭院这种地方上蹿下跳可是相当容易。三人纯粹靠体能追逐了一段时间以后,十代无奈的动用了精灵的力量才把游马游矢两人提着领子给拎了回来。

“决胜负吧。”十代说道。

“呜呜呜十代前辈我们错了。”两只萌货见势不妙赶紧认错。

“我是说,用打雪仗来决胜负吧。”十代一字一顿地补充道。

“!”

不是决斗,单纯是打雪仗的话就算是面对那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十代多少还是有点胜算的。游马和游矢背过身不知道悄悄商量了什么,然后一脸自信的答应了这个提议。

“没问题!十代前辈可要愿赌服输哦~”游矢一口答应,“你输了就要一个月不吃炸虾,我们赢了要给我们双倍压岁钱,怎么样?”

十代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输的这种可能性,一口就答应下来:“可以,放马过来吧。

经过一番准备后,打雪仗的场地也准备好了,院子的两端堆着数量不少的雪球。
“那么我说一下比赛规则。”游戏清了清嗓子,站在场地的中心位置。

游星被十代拉走组队,剩下裁判的位置也就只有游戏可以担当了。换句话说,也就只有他最适合在两方起争执的时候干脆的解决纷争。要是其他任何人,这种情况下事情不光越弄越乱不说,分分钟再掀起一次次元战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我得强调一点:遵守规则快乐决斗.....什么的,大家玩得开心就好别在意那么多。”游戏温柔的笑着,“不过,当我裁定一方输的时候最好干脆接受现实比较好哟~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呢。”

那温柔的笑容在四人眼中突然扭曲成诡异的弧度,自然界的生物法则告诉他们如果不听面前这个男人的话最后的下场很可能是——会死。

“嗯”,看着面前四位的反应游戏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么规则很简单,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用雪球砸到对方就行,使对方全部OUT即为胜者,没有时间限制。还有,不能超出这个院子的范围。嗯。就这么多。”

说完,游戏退到了安全的地方下达了开始的指令。

“嘿!”开始的话音刚落,游马手中的雪球就已经从手中射出,想趁着水母螃蟹队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偷袭。

“啧啧啧你还是太甜了啊游马。”十代站在原地没动,随手丢出一个雪球撞向游马的雪球,两个雪球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华丽的拥抱双双碎成细雪。

“我也没想着这样能够偷袭到十代前辈,游矢快上!”

龙虾番茄队的蔬菜担当(x)游矢踩着轮滑鞋从侧面快速接近十代。

“你那边有帮手我这边也一样,拜托了游星~”

游星无声的点头,冲过去用身体拦住了游矢的去路。

“抱歉游矢,不过我既然答应了十代前辈......”说着一套蟹升拳A了上去,“.......还是得尽力的。”

看着游星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游矢虽然有意识闪开奈何脚下的轮子有一定惯性,正面撞上了游星的攻击直接飞了出去。

这种打击显然还没有构成OUT的要求,这场雪仗的规则是要用雪球其中身体任意部位才行。平时就和游星配合默契的十代见状掐好时点和落点抓起一个雪球狠狠的扔向游矢。

游矢在空中拼命扭动身体,可惜终究还是被雪球砸中了披在肩上的外套,重重的摔在不远处的雪堆里。啧啧啧,所以说这外套除了装饰还有什么作用呢?答:延伸身体部位构成本体结构。

咳,让我们继续将视角转回打雪仗现场。

当所有人都认为被砸中的游矢应该OUT的时候,从游矢摔落的地方陆陆续续居然爬出了四个人,四个和游矢一模一样的人。

“游戏桑,你说过……不管用什么方法,对吧?”游里露出标志性的微笑。

“打雪仗我最擅长了怎么不早点叫我出来!”游吾活动着手腕脚腕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用雪球……给世界……带来快乐……”游斗面无表情。

还有一个张的和游矢一样的人但是游戏他们都没见过人安静的站在一边。虽然对那个陌生人什么都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从那人的白绿色的头发来看绝对不是海鲜!

最后从雪堆里爬出来的游矢苦笑着向其他人介绍:“他是扎克,姑且...也许...或者...算是...我爸吧。”

“!!!”

“啊啊啊啊啊游矢被雪球打碎成五个了!”

“啥玩意儿?打个雪仗还能打出个爸爸?”十代一脸卧槽。

“看年龄也大不了游矢多少岁……这是怎么回事?”游星认真的看着游矢。

“啊啊啊啊你们先打雪仗,我想想怎么给你们解释好吗?”游矢把头毛揉的一团乱。

“许可。”



总之,在游矢开外挂后的现在,场上变成了5对2的局面游矢本人虽然OUT了,但却因为分裂莫名其妙的多了四个新的战力。

“那个,不知名暂且叫游矢1号2号3号4号的游矢们,一飞冲天啊!”

“……”

“哦,加油!顺便我叫游吾。不是融合的游吾。”只有游吾一个人好心的回应游马。

“那,融合我们一起加油吧!为了打倒万恶的十代大魔王!为了压岁钱!”游马拍了拍游吾的肩。

“不是融合是游吾!”游吾跳脚。

在游马那边5个人热热闹闹交流感情(x)的时候一直在对面的十代看不下去了。那群人不光觊觎着他的钱包,居然还一脸轻松的仿佛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既然说是不管用什么方法,就别怪我不择手段了……”十代隐藏在头发阴影里的眼睛悄无声息的转换成了橙绿两色,背部伸出了两只漆黑的恶魔翅膀。

“动用自身能力不算违反规则吧。“十代慢慢升上天空俯视着脚下。

他双手合拢,地上的雪球同时融合重组成了一个更大的雪球。

“既然你们选择分裂......那么这边就让我融合吧。”

说完,十代举起直径几十米的雪球向对面砸去。雪球比庭院的面积还大,因为跑出庭院范围就算是OUT,所以现在的状况可以说是逃无可逃。

“躲不了破坏了不就好了。”扎克露出危险的笑容。只见他手指一翻抽出一张卡片实体化,遮天蔽日的霸王龙转瞬出现在空中,把游吾游斗和游里和自己吸收进去保护起来。

只听“咚”的一声撞击,被融合力量聚集起来的雪球开始了和霸王龙的争锋。顷刻间,飞沙走石大雪纷飞,激起的细雪暂时遮蔽了天日,

“好~游吾君游斗君游里君还有扎克君OUT~”

游戏的声音穿过呼啸的风雪声在两方耳边响起。

“为什么?”扎克的声音自霸王龙内部传出。

“因为你们不是被龙吸收进去了吗?这就算是你们的一部分了,相当于你们本人被雪球直击的意思。”游戏解释。

“扎克个笨蛋。”从天上下来以后扎克马上承受了游矢的小粉拳捶打攻击,“我的压岁钱少了一份你要出两倍!”

“好好好。”扎克无奈的点头

“那.....三倍?”

“给给给十倍都给。”

“那说好了~”

......

姑且不管番茄家族内部各种打情骂俏等奇怪的事情,让我们继续关注场上的形势。现在状况逆转成为了1对2的局面,但是十代刚才一击用完他们所有雪球也是个不容忽视的事实,谁胜谁负还很难看出来。

简单来说就像是十代和游马打牌,十代一方空场零手牌却是满LP,游马这边则是LP处于锁血线但是场上和手牌都很充足的状况。

按照套路来讲锁血方的胜率要大一点,但是架不住两方都是主角,一方还是开了外挂的。

“游马,让我给你留下一个印象深刻的新年第一天吧。”十代笑着接过不知何时让羽翼栗子球偷过来的雪球,“就这一发定胜负吧。”

“啊,求之不得呢!”游马兴致勃勃的应道。

两人眼神对视间形成了强大的气场,仿佛对方稍微动一下就会输了气势一样谁都没有急着出手。

“嗨嗨~十代君OUT!”游戏的声音又突然响起。

“诶?”

“因为十代你拿的可是游马的雪球呢。”

“这也算嘛喂!”

“很不巧的是,在这里我就是规则你有什么问题吗?”游戏又露出那个温柔的微笑,声音在无关人听来温暖的如同沐浴着春风,“十.代.想试试吗?”

“不用了我认输QAQ”,十代放弃抵抗的乖乖低头站在一旁,“不过我还有游星呢,游星为我报仇雪恨!”

游星无奈的摇了摇头,“十代前辈你觉得按照游戏桑刚才的解释,拿不了雪球的我有获胜的希望吗?”

“唔......你可以试试把游马哔——完再哔——完再哔——?(此处无别的意思,想歪的快去面壁!)你说的话他肯定会听的~小孩子嘛给点好处就会乖乖.......”

“十~代~”

十代回头正对上游戏那双紫红色的眼睛。

“我错了!游马游矢这是你们的红包!”

十代带着看似爽快实则一脸肉疼的扭曲表情掏出钱包里一半的积蓄递了出去。


TBC


“十代前辈顺便说一句。”游星拍了拍心灵肉体受到双重打击躲在角落的前辈的肩膀,“其实你无论是输是赢都没有关系,最后吃亏的都是你啊。”

“嗯?”

“还记得游矢提出的那个赌约吗?原句是这样说的——你输了就要一个月不吃炸虾,我们赢了要给我们双倍压岁钱,怎么样?”

思考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的十代突然炸毛,“啊啊啊啊啊那两个小子居然敢骗我!”

“是十代前辈太蠢了吧。”看着十代的样子游星不由笑了出来。





评论(7)
热度(89)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