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五代同堂】果然少年漫还是得有打戏啊

沉迷特摄只想写打戏【趴

没有剧情内容,无头无尾

前面一小段对话玩的是龙之塔第一集的梗。

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

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

五代间互不认识,只知道对方也是拥有打牌王之名的男人。

为了第一的名号,战斗吧少年们!!!

以下正文

 

 

“等等游城十代。”对面的人影拿着法杖遥遥指向十代,漆黑的木质法杖上有规律的镶嵌着数十颗鲜红的宝石,正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我还没有承认你是继承我的人。想成为下一届的打牌王就先和我一决高下!”

“不要。”十代随意的甩了甩手上的双刀,懒洋洋的转身。

“哈?为什么。”

“我不想战斗。”十代正视前方身体微微前倾,左右两手的一前一后端起双刀摆好战斗的架势,“但倘若非战斗不可,就先将我打倒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到底打还是不打啊!”

“好了,放马过来吧!”十代无视对方的反应自平地跃起,话音未落就已经极速接近游戏的身边。

“等等!”一个声音突然从身边的草丛里传出。正在战斗的两人同时收手,他们谁都没有发觉到那么近的身边居然还有一个人潜伏其中。

头戴牛仔帽,便于行动的上衣马甲上交错挂了两条弹链,腰间插着两把红白相间的手枪的高挑男子从阴影中现身,一步步进入先前二人形成的战圈。

“能进入我们气场的人,报上你的名字。”法师武藤游戏收回指着十代的法杖重重的插入地面。

十代脚尖轻轻一点止住前冲的惯性,一个后空翻轻巧的落在不远处。三人的站位正好形成一个正三角形的形状。

“不动……”那人用枪顶了顶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双深蓝色的眼睛,脸上先前隐藏在阴影中的金色纹身也同时暴露了出来。他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眼睛微眯,“……游星。”

十代听后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哦?你就是三代。我还没去找你,你倒先找上门了。”

“哪里哪里。”游星不紧不慢的给手上的枪装填子弹,“一口气将你们收拾掉夺得真正打牌王的称号是我这次的目标。还请你们…手下留情。”游星眼睛突然一亮,只听咔嚓两声双枪同时抬起瞄准游戏和十代的命门。

“好大的口气!”游戏猛地后退几步,没人注意的时候他手中的法杖已经高举过头,数十个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隔着数百米就能感受得到那足以将空间扭曲的高温。

“什么时候?!”

十代脚下的步伐丝毫不乱,不仅不退,反而在来回折闪间迅速向发动AOE技能的法师游戏靠近,几个呼吸的时间十代就已经再次靠近了游戏周身五米处。

身后的火球一部分撞击在地面上撼动着整个大地微微颤动,剩下的竟然被游星用手枪一个个点爆,炸裂的火星掉进周围的草丛里不一会儿就燃起熊熊烈火。

另一边十代在靠近游戏的时候脚下一撩,在沙尘的掩护下缠上游戏的身体,双刀毫不犹豫的砍向游戏脆弱的脖颈。这么近的距离,照法师脆弱的身体是不可能硬抗的住的。

“世界第一打牌王的称号是我的!”

叮!用尽全力斩了下去却没有听到意料之中血肉被砍到的声音。

“啧,屏障吗。”十代一击不得手迅速后退,紧接着刚才他站着的地方顿时被光球炸成一片焦土。

而游星这边在点爆火球之后也在不断躲避自游戏法杖上射出来的光球。法杖上每有一个红色的宝石,就从其中发射出一个光球,宛若全地图锁定发射一样无数个光球形成的残影连成无数道白线以游戏为中心四散炸裂。

“不愧是初代,看来我也不能有所保留了。”

游星收起了手枪,掏出两颗手雷和烟雾弹趁着爆炸的烟雾扔到了游戏的脚下,随后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架激光炮对着游戏刚才的站点发射。

游戏在视野被夺的情况下条件反射的举起法杖进行防卫,但是还是被冲击力轰飞连续撞断了两棵树才停下来。啐了一口血,游戏正准备摆好身形反击突然感觉身侧一股阴冷的风袭过。十代的两把双刀转瞬间从视野的死角突入,一边擦着游戏的耳朵在他脸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血痕,一边则削去了游戏法袍的兜帽顺便割掉了他一大截的发丝。

险险的避过要害的游戏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待游戏想要反击的时候,十代的身形却又重新隐入黑暗中不见了。

“啧,该死!”

 

游星在地面上翻滚躲过突然其来的金色剑气,起身回旋踢接着一套近身乱射和对方拉开距离,冷冷的看着来袭者。

“小孩子?”

“我叫九十九游马,不是什么小孩子!”

游马气鼓鼓的拖着比自己身躯大出很多的巨剑抡向游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物理性大剑和剑气一同斩向游星,地面被锋锐的剑气撕开一个狰狞的裂缝。

“力气不小,可惜准头不足。”

游星侧身避过,顺手又是两个手雷。

谁料游马不仅力量够大,肉身也是极为强悍。硬扛了手雷爆炸的冲击后,丝毫无损不说,还拖着大剑直直的向游星冲来。那耿直的走位让游星不由感叹小孩子真是单纯啊。

脑子里一边感叹,一边又从不知名的地方掏出喷火器向游马攻击。火焰也在意料之中的被劈开,游星笑了笑快速后跃跳出了游马的攻击范围。

“火焰之后……来试试极寒吧。”两发冰冻弹精准的撞击在游马的巨剑上,承受过灼热和极寒双重洗礼的剑在游马下一次的劈斩后一寸寸断裂,很快就变成了只剩剑柄的废铁。

游马呆呆的站在原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对着掉在地面上的碎片出神。

“四代,你还得多多锻炼呢。”

游星一脚将游马踢出了战斗区域。

 

榊游矢扇动着翅膀从空中俯视地面的战局,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在这里了。最开始的火球对他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但还好目前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世界第一的打牌王啊。”游矢双手抱胸一副无干劲的样子,“要不要参一脚呢?”

地面上,三方混战在游马退场之后又开始了。法术和枪械的对轰激起大片尘土,大地的震动也未曾有一刻停下过。

游戏和游星在两端站桩输出,十代则隐藏在烟尘中伺机而动,战局虽不算僵持但也毫无进展。

“嘛,就当打发时间吧。”

游矢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金色转瞬布满整个瞳孔。

“五代榊游矢”,游矢大笑着报上自己的名号,“让我也来玩玩吧~”

游矢猛地一拍翅膀向地面俯冲下去。


END


写打戏好难,尤其是五人乱斗根本控制不住场面……原谅我教主和番茄的戏份那么少,因为三人乱斗已经是我极限了orz

嘛,写着开心也希望大家看着开心~

评论(9)
热度(38)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