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游十游】日与夜的距离(五)

没错,虽然我一直知道这天一定会来但我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昨晚没看到我更新你们就应该猜到了...
我,
懒癌犯了= =
对不起!
不过现在的剧情开始变得复杂了码的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好吧我在找借口别打我【抱头跑

【0】【1】【2】【3】【4】【5】【6】【7】
 以下正文

 


“我算是看清楚了。”
“哈?”
“你就是个招惹麻烦的体质,前天卷进飙车族事件,昨天刚安分一下子,今天又碰上暴走族……”
“啊咧这两个不是差不多一回事吗?”
“这不是问题所在!给我好好反省一下你个笨蛋十代!”
 
*** *** ***

上次的飙车族事件丝毫没有影响游星和十代二人大晚上跑出去兜风的兴致,二人照样在吃完晚餐后推着D轮跑到没多少人的城郊继续着所谓的,饭后散步。
“后面。”游星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
“啊我也发现了,那群人跟在后面有一阵了不知道要干什么。”十代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没有一点紧张感,“如果他们没什么事情找我们的话我想回家了,总不能让他们跟我们回住的地方吧。”
“跟了那么久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游星故意放慢了车速向他们接近。
 那群人在发现前面的人注意到他们后也干脆不再顾虑,慢慢的包围上来。 
“场地魔法——高速世界2 发动。”系统音响起的同时,游星二人的D轮也转换成了决斗模式。
“呐游星,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
“呐呐游星,好像后面那群人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
“呐呐呐……”
“我算是清楚了。”游星露出看破一切的眼神,“你就是个不惹麻烦就会死星人。”
“诶~~~这原来是我的错吗?”
“是的。”
“呜呜呜。”十代假装伤心了几秒又觉得无趣的停止了演戏。他跟着游星降低车速慢慢靠近后方那群暴走族,到对方能听到他说话声的距离时控制住车速。
“唉,我只是想要兜个风而已,奈何你们偏偏要逼我……”
十代冲着人群露出一抹邪笑,眼底金芒一闪而过。
“——装个逼。”

*** *** ***

城市的海边
夜晚的海风少了白日里的暖人,多了几分刺骨的寒意。海岸边两束聚光灯穿过沙滩直直射向漆黑的海面,看不清任何东西,唯有白浪拍岸的声音不知疲惫的回响。

“呼终于从那群人那里逃跑了。”

伴随着沉闷的咚声,十代放任自己的身体重重摔在沙滩上。
“这次居然懂得收敛一点倒是让人很欣慰。”游星停好D轮站在十代身边,“不过,说完装逼台词就逃跑是不是有点掉逼格,不太像十代你的风格。”
“我也觉得不是我的风格,”十代摊手,“不过……我不想再给游星惹事了。”
“所以我们在决斗模式之下强行开跑然后被他们追上使用物理决斗才得以逃脱就不是惹事了?”
“小细节嘛不要在意。”十代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傻笑,同时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游星过来一起躺下。
游星摇了摇头,“很晚了还是回去吧。”
“不嘛。”十代猛的从沙滩上坐起来,右手向天空,“难得今晚的夜空这么好看,多留一会?”

顺着十代手指的方向游星顺势看向上空。确实如十代所说,今夜的天空好像比往日游星一个人仰望的时候要美的多。

漫天的星斗闪烁着点点星光密密麻麻的点缀在天空,银河如同一条散发着微光的银带贯穿于繁星密布的黑夜中。星星点点、明灭闪烁,毫无规则的律动配合着海浪声像极了正在被弹奏的钢琴上下起伏的琴键。黑是黑,白是白,黑白分明,和谐的美感让人心驰神往。

游星在十代身边坐下,两人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吹着海风,听着海浪仰望着头顶那美丽的景色。

“星空什么的还真是广阔。”十代感叹,“原来不管是什么时代的星空,还是会有所变化啊。”

“嗯?”游星被十代莫名其妙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游星喜欢看星星吗?”十代换了个话题。

“我?”游星愣了一下,“我工作起来连时间都忘了更何况走出房间去看星星。”

“是吗。”十代保持躺着的姿势将手尽力伸向天空,好像这样他就能抓住整个星空一样。

“我曾经说过我是个旅人对吧,所以一个人走遍很多地方看到过很多的星空……最开始是感叹星空的美丽,后来是被星空无止境的延伸所震撼,再后来是感叹自身的渺小。而最后,你觉得我想的是什么呢?”

“……”

游星沉默着没有给出答案,十代也并没有期待游星的答案接着说了下去。

“孤独。”

“总是一个人仰望的星空有什么不同呢?连星星们都在交替变换着发光,即使是夜空再怎么漆黑,它们总是在一起努力着,好像努力就可以照亮整片星空似的。而我,只有孤身一人。”

游星不知道十代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或者应不应该说话去安慰十代,无措的张口却又说不出一句话。

“真要用星来比喻的话,我应该算是太阳吧。”十代狠狠握紧伸向空中的拳头,“并不是自大的想说自己对别人有多么重要或者不可或缺,而是...整个太阳系里只有它一颗恒星吧。明明周围有那么多星星,但是太阳还是那么孤独,无论时光怎么流逝,它只能保持着孤独的骄傲与悲哀存在着....”

啊,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这才是真正的十代啊。游星突然意识到。

游星曾经以为自己很了解十代。

游星曾经以为自己从来不了解十代。

游星曾经以为自己只了解表面的十代。

这些全都是对的。

因为十代他啊,就是个笨蛋啊。

“十代你在瞎想什么!果然中二少年容易感伤?”游星故意问道。

“哈?我这是真……”

“别说了!”游星猛的抱住十代,两人头交错的瞬间游星的声音在十代耳畔响起,“嘘——安静点仔细听。”

被突然吓到本能挣扎的十代顿时安静下来,头脑一片空白连任何思考的余力都没有。

听?游星要我听什么呢?

十代动都不敢动的躺在沙滩上,而游星则保持这姿势覆在身上拥抱着他。眼前是广阔无垠的绚烂星空,身下是松软的银白色沙滩。远处是两间废旧的沙滩房,再远处是成排的椰树……好像有一棵两棵三棵哎呀剩下的太远看不清了……

在十代胡思乱想之中时间悄悄流逝着,慢慢觉得现在姿势不太妙的十代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好像是被传说中的——地咚了。

"那个游星……”十代尴尬的扭动着身子。

“听到了吗?”

“我只听到海浪的声音……”十代弱弱的说。

“还有……靠近的两颗心脏同步跳动的声音。”这句话十代想了想没有说出口。

“……”

游星长叹了一声用手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保持地咚的姿态看向十代,无表情的脸让十代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十代……我......”

“游星眼睛里有好多星星!”

十代的眼睛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猛的睁大,抢在游星张口想要说什么之前大喊。

“诶?”出乎意料的展开让游星刚才在心里模拟的一套流程全部泡汤。

“游星~游星~”十代像小孩子一样继续叫着游星的名字,“游星就像是黑夜中闪闪发亮的星星一样呢!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看着你的眼睛就好像看着深蓝色的夜幕下藏了无数颗闪光的星!”

“啊啊以后我想看星星就去看游星的眼睛好了。”十代半开玩笑的说。

“可以我不介意。”游星不知道自己处于何种心理回道。

这次换十代愣住了。

半晌,保持着面对面姿势的两人突然盯着对方的脸笑了起来,笑声冲破了凝固的氛围让二人从地咚的拉锯战中解放出来。

重新用正常方式躺倒的游星和十代并肩靠在一起。海风好像大了不少,海浪跃起撞击着不远处的巨大礁石。浪花破碎的声音同礁石被撞击的声音一起,震动着两人各自都不平静的内心。

“游星你听着吗?”十代出声了打破沉寂。游星留意到他的声音与刚才相比多了几分低沉。

“嗯,我听着呢。”游星侧头看向十代,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落寞的侧脸。
看到露出完全不可能在十代脸上看到的落寞表情,游星没有任何的惊讶。

从最初开始他就意识到十代有些不对劲了。

无论是刚才故意岔开话题说自己眼睛好看这种不自然的举动,或者是一个之前还说着想赶快回家的人突然想来看海,再或者是突然说一些奇怪关于星星孤独之类的话,这一切都很明显的表露着现在的十代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他好像有什么想说但是又很纠结的事情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说出口。

连十代都要犹豫的事...到底是什么呢?

游星没有出声催促,只是安静的看着十代。

“如果不想说的话就不要勉......”

“其实,我不是这个时空的人!”

游星话还没说完就被十代的声音打断,那声音像是斩断了什么执念一样,坚定的豁出去的不留退路的穿透进游星的大脑。

说完,像是自我催眠一样又小声说了一遍。

“其实......我不是这个时空的人......”



TBC

评论(10)
热度(18)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