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游十游】日与夜的距离(四)

掐指算了一下应该还有四章就结束吧,比原来预计的六章已经多了

果然码起字来就会收不住的乱加设定==

以及我这个深夜码字的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啊【叹气

【0】【1】【2】【3】【4】【5】【6】【7】

以下正文




不动游星的一天从被生物钟自然叫醒开始,虽说睡前还是会顺手上个闹钟,但是不巧的是闹钟从来没有派上任何用处,因为游星的睡眠只分为两种:比闹钟还早的自然醒或者通宵不睡。

然而这一行为遭到了暂时和他同居的十代的强烈谴责,据十代的说法:游星每天比闹钟起的早结果总是会忘记关闹钟吵到他,以及游星每次都会叫他起床吃早餐的行为实在是太不人道了,就不能让人睡到自然醒嘛!

游星则表示:早上有人做好饭给你吃居然还抱怨!

 

***  ***   ***


制作D轮的那段时间,十代一直住在游星的地下室里。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看着属于自己的D轮逐渐成型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了。从选材到组装再到最后的涂装,一切都是他和游星两个人独自完成。

白天十代就在外面照游星的指示买材料,为了省钱买到最好的材料,还不惜花费大半天的时间跑到城的另一边去采购。到了晚上再赶回来和下班后游星一起进行组装,两人根据十代的身形和癖好调整整体的结构进行讨论,设计完大体,装入游星新研发的系统,还有各种微小的调整,说起来轻松但是林林总总加起来却也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期间让游星感到有点小惊讶的是十代在这过程中居然丝毫没有觉得厌烦,无论是那些复杂的理论或者是D轮的外形结构的设计问题都会认真的向游星请教。只能说,认真起来的十代想做还是能做到的嘛。

时间转眼就到了制作完成的那天,当面前那辆以红色为底黑色为纹的D轮真正完全的摆在十代面前的时候,游星至今都能回想起十代当时那个夸张的表情。

“游、游星,真的已经完成了吗?我不会在做梦吧,捏我一把。”说着把脸凑了过去。

“没做梦,这都是我们努力的成果。”游星笑着捏了捏十代的脸颊。

“啊有痛感,果然不是做梦啊!我终于有自己的D轮了!”十代难抑内心的激动,顾不上其他的事情对游星丢下一句我去试试车的话后就推着D轮飞速奔出去了。

和十代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对他这种反应游星倒也是在意料之中。平静的收拾好地上散落的工具,将房间大致的整理了一下后方才走出去确认十代的情况。倚在门口不多久,十代就开着D轮出现在视线当中。驾驶的姿势十分标准也不知道在哪学的,这让本来想教十代一些实用小窍门的游星反倒多了一分复杂的失落。

“要出去兜风吗?”游星提议。

“好啊大欢迎!”十代驾驶着D轮停在游星面前,“我在这等着,游星你快点。”

游星应声转身走回地下室,没过多久就开着D轮重新回到了原处。

“现在已经凌晨了我们在居民区里开太快会吵着别人睡觉。”理智一直在线的游星不忘提醒十代,“先低速驶出去等到了市郊到处都是天然的好跑道,到时候随你怎么跑都行。”

“知道啦。”

十代重新戴上头盔,红黑和红白相间的两辆D轮就那样悄无声息的穿过街道,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理想中的地点。

“啊啊啊啊乘上风的感觉果然舒服,感觉自己要融化在风里了啊啊啊啊。”十代冲着无人的道路大喊大叫。

“十代兴奋过头了。”

“这么让人心潮澎湃的事情怎么能不兴奋呢!这可是属于我的D轮啊,我和游星一起做出来的D轮。之前那些一块一块材料组成的D轮现在居然正在道路上飞驰啊,超exciting!”

处在兴头上的十代猛踩了一下加速,D轮速度又提升了不少。

两人的D轮本来就属于颜色很鲜艳的那种,此刻一前一后在道路上飞速疾驰更是吸引人眼球,所经之处拉出两道虚幻而修长的红影。

“呐游星,你也是决斗者吧,”尽兴的开了一段时间,十代重新减速至和游星平齐的位置并排行驶,“夜风很舒服,月光也赛高,要不要和我来场决斗啊!”

被十代的情绪感染的游星也开始感觉有些兴奋,决斗者的本能促使他爽快的点头:“好啊,我也想试试十代的本事如何。”

两个人对视一眼,从双方的眼中都可以看到彼此燃烧着的火热的决斗魂。

“那么——riding duel,accel…”

“场地魔法——高速世界2发动。”

系统音突然响起,决斗盘上显示十代和游星的D轮已经被强制切换成了决斗模式。

“什么情况?”被打断兴致的十代明显有些不高兴了。

“嗡嗡嗡嗡……”背后传来巨大的嗡鸣声,几个呼吸的功夫一支十几人的车队呼啸着在后方现身。

“应该是飙车族,之前被警察打压了一阵现在看样子又死灰复燃了。他们专门袭击晚上单独行动的决斗者然后强制进行决斗,决斗的输家一般都是以翻车为结局。”

“诶~”

“十代很有兴致的样子?”

“我只是突然在想…拿他们祭祭车倒是不错的选择。”

“……”

“嘛嘛嘛开玩笑啦,别当真。”十代看着游星一直盯着自己的样子笑着解释道。

“刚才那个表情怎么看都是想真的动手的样子啊十代!”游星在心里大喊。

不过说真的,这么久了游星还是觉得自己依然没能完全理解十代。即使十代表面上看是去是那么一个无心机的乐天少年,偶尔还挺冒失应该是最容易看透的那种类型……但是游星依然没有摸清楚十代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就像刚才那句祭车的话,其实十代到底是不是真心的游星自己也没有底。

走一步算一步吧。游星叹了一口气静看事情的发展。

“既然是找上门来决斗我们这边不应战倒是显得输了气势不是?”十代挑起嘴角,“喂!那边的头头,光是决斗多无聊啊要不要加点彩头?”

飙车族的头领是一个红色鸡毛头的胖子,他操着一口难听的杀猪音向十代喊道,“那你想怎样?”

说话间两车加一车队呼啸着穿过隧道出现在一处水上的大桥上,月光倒影在水中本来是个安静祥和的场景,然而此刻却被数十道D轮驶过的喧嚣划破了宁静。

“要不我赢了你们认我做老大,你们赢了我甘愿做小弟怎么样?一切凭实力说话不许有怨言哦。”

“可以。”那边的鸡毛头胖子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十代。”一直在旁边听着的游星突然开口。

“嗯?怎么了?”

“你怎么……这么会惹事啊,明明快速解决就可以的。”游星露出苦笑。

“那么游星不参加吗?”十代歪头笑着看向游星。

游星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当然是奉陪到底了。”

“果然是我认识的游星~那我们速战速决吧。”十代看上去心情大好。

 

***  ***   ***

月光一如既往平静的照耀着大地,不过总觉得治安警察局前的月光貌似比别的地方又多了几分冰冷。深夜这个时间点本来应该没什么人的街道上传出两个男人的对话声。

游星拎着十代的领子出现在治安警察局大门的台阶上冲着送他们出来的男人道谢。“抱歉牛尾这次又麻烦你了。”

被称作牛尾的人叹气一般呼出口中的烟,“不是我说你啊游星,你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人啊,大半夜居然和飙车族决斗什么的。幸好今晚在这边值班是我,不然又是一堆麻烦事。”

“抱歉,这次是我朋友稍微兴奋过头……”游星松开十代的后领,在他的后背推了一把,“十代你也和牛尾警官道个谢。”

“对不起啊给牛尾警官你添麻烦了。”十代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向牛尾鞠躬。

“也没啥,谁叫我和游星过去有段孽缘呢哈哈哈。”牛尾拍了两下游星肩膀爽朗的笑起来,“倒是你们两个,从我们监控到违规决斗出现到赶到现场那么短短的十五分钟居然就把那么多的飙车族全部击败也是令人佩服啊。”

“哪里哪里。”十代摸着头傻笑。

岂止啊,要是牛尾知道面前这位傻笑的看似纯良的少年还靠着赌约刚刚成为了飙车族的老大会不会直接被吓掉下巴。放走被卷进事件的无关群众事小,可是放走罪犯团伙老大……啧啧,这事还是别让牛尾知道了,游星暗自想着。

总之事情算是有惊无险的解决,当游星拉着十代重新回到住所的时候天已经开始蒙蒙放亮了。完全没有在意刚才进了一趟局子的心态很好的两人疲倦的倒在沙发上。

“游星我要喝牛奶~”不消停分子游城十代喊道。

“冰箱里有。”比起身体内心更加疲惫的游星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

“想喝热的。”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诶~游星真懒!”

“……”然而游星累的已经没有回复十代的心情了,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撑不住阖上了双眼。

过了一会从厨房走出来的十代手上端着两杯牛奶,他视线落在倒在沙发上睡着的人影不由一笑,上前轻轻晃醒游星。

“丰衣足食的成果来咯~快点喝完回房间睡吧,游星~”


TBC


评论(2)
热度(10)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