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D 00

吸血鬼paro

主A5,不会出现五代其他人物,大概...

起名废所以不要问我一个字母的标题是怎么回事【捂脸】

考试前作死开坑,丢个序章跑路

以下正文



“咚咚。”

悬在半空的木槌落下发出沉闷的敲击声,声音不大却回荡在整个大厅,密集的讨论声随即消失在四周的黑暗中。

“可是,尊敬的审判长大人……”

有人还在不甘心的询问,然而当木槌再次敲击了两次后,那说话的声音也随之消失了。

天顶上垂吊的水晶释放着莹莹的蓝光,那是这黑暗之中为数不多的光源,但是很明显的它的光不足以起到照明的作用。那锥形的外观和如同羽翼般环抱着水晶的装饰是那么的奇异,不过在这个大厅里怪异的东西还有很多,也就并不令人感到奇怪了。

密不透光的大厅里除了水晶以外没有任何的照明装置,水晶左右有两扇圆形的天窗,将屋外的光过滤后垂直照向地面形成两道蓝色的光柱。如果没有会议桌等诸多摆设,很难让人把这个如同地下密室一般的大厅和议事厅联系起来吧。

水晶下方的圆形的会议桌旁,数十个黑影围拢周围,如同某些巫师邪教徒施行神秘献祭仪式的现场。

一个瘦小的身体躺在会议圆桌中心的空地上,均匀的喘息似是睡着,但是在场的任何人都知道,这个孩子目前的状态绝非熟睡那么简单。

“很遗憾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孩子的身世,他所有信息空白的像是被什么人刻意抹消掉了。”

坐在次席上的黑影开口,他的发言让安静的黑暗重新传出了密集的窃窃私语。

“尊敬的审判长大人,这明显是有人蓄意作为,这就是一个引我们上钩的饵,分明在向权威、向家族挑衅!”

疯狂的情绪如同病毒继续蔓延,围坐在圆桌边的人影一个个站起来阐述观点,更确切地说,他们是在借此宣泄情绪。

“他已经四岁了,我们还要容忍他像这样继续成长?这孩子不应该存于此世。”又一个人影站起来,他向隐没于黑暗的主席微微欠身鞠躬,“尊敬的审判长大人,假如是哪个愚蠢的末裔搞出的小动作也就罢了,然而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什么?”

他示意身边的侍从上前,递给他一把精巧的银制小刀然后吩咐了几句。
侍从无声应诺,走到那孩子身边用小刀在他手臂上划出了一道口子。黑色如同墨一般的血液从伤口处流出,只几秒,伤口便快速愈合了。

“诸位都看清楚了吗?黑色的血液,我们纯净的家族之血中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异端。那是诅咒!在座的各位想给这个小东西陪葬吗!”

这个人的话彻底引爆了整个会议,压抑在黑暗中的恶意翻涌,黑暗开始骚动,乍看平静的表面下积蓄着难以预估的力量在相互碰撞。

“肃静。”

悬在半空中的木槌适时的敲了两下,审判长仿佛早有预见一样提前拿起了木槌。“神圣的审判会议岂容你们肆意吵闹,再违反者按族规论处。

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半晌,一个人影站起来说道:“我提议我们该对家族进行一次大肃清,底下那些人的小动作越来越多,这件事十有八九和他们有关。”

“反对,这摆明是一个坐等着我们上钩的饵,不能排除陷阱的可能性。”

“同意,最近连那些仆役都不太安分了,是该进行一次清理。”

“反对,现在的时机不对,高压下难免会出现差错,我们应该静待事情发展。”

“静待发展?我们伟大的吸血鬼什么时候和唯唯诺诺的人类一样了,出现什么问题用力量镇压他们即可。”

“哼,你还是老样子做事情不动脑子啊。”

“想找死吗?”

“咚咚!”

这次是主席上的人影拿起了木槌,充斥着场内的躁动扭曲着最终与喧哗声一起归于无声的秩序里。在场的所有人都向主席的那位大人低头致意,眼神中充满尊敬。

“停下无意义的争辩,事到如今我们讨论这些均无意义。”

主席的黑影从席位上缓缓站起来,黑色斗篷下散发出无形的威严,让人窒息。

“那个小鬼体内留着黑色的血液已是不争事实……如果真的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企图挑战家族的权威,破坏先祖和在场各位苦苦经营的秩序,那个家伙必将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主席上的那人重新坐回椅子上,右手不断地抚摸着左手大拇指上嵌着蓝色水晶的戒指。“但是诸位,现在我只想从你们那里得到一个答案:是将那个小鬼按族规处以死刑,还是放他一条生路。”

寂静依旧弥漫在整个大厅,天顶上悬挂着的水晶安定的发出莹莹的蓝光。不知何时,它开始以微小的幅度摇摆起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怎么不说话了,嗯?”

那人扫视了一圈黑暗,叹气,接着慵懒的伸出那根带戒指的手指点向地上的男孩。侍者见状立马把男孩送到了主席的位置前。

“有趣...实在是有趣...”

那人抚摸着男孩柔软的红绿色头发,然后是脸蛋,接着是耳垂,最后到嘴唇,如同在鉴赏某样未知的珍宝。他长又尖的指尖在男孩白皙的脖颈上方来回划动,有几次即将碰到皮肤却又生生止住。

“记录员,死刑记上一票。”

那人瞬间收起微笑,脸上的表情阴沉恐怖。他将怀中的男孩像扔垃圾一样摔在地上,紧接着用脚踢的更远,用力之大隐约可以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诸位的意见呢?”

第二次的发问相当于最终通牒,在座的老油条深谙之中的道理,纷纷以赞同表示自己的立场,呼喊死刑的声音在大厅此起彼伏的响起,如同巨浪残酷无情的欲吞没地上的男孩。

......

突然——

“我有异议。”

声浪撞击在坚硬的礁石上被拍成了细碎的浪花,全票通过死刑的声音随之被打断。

“榊游胜?你来干什么。”

“同样是审判团一员的我当然有资格列席,而且我不同意您的观点,尊敬的零王大人”

被称作榊游胜的男人向主席欠身鞠躬,与传统礼仪的鞠躬方式不同,他的样子更像是马戏团的小丑表演结束后的谢幕礼。

“哦?”赤马零王声音中听起来像是充满了兴趣,可是脸色却阴沉且冰冷,很明显榊游胜的刚才话语让他很不高兴。“年轻有想法是好事,不过小命也得好好珍惜啊。”

“多谢您的忠告。”榊游胜好像没听懂零王话中的意思一样,转身对着参与会议的其他人说道:“黑色的血液,我们尚不明白它的一切,它是否能为我们所用或者如各位所说是诅咒我们都不清楚....那么,各位究竟在惧怕什么?”

“榊游胜你什么意思?注意你的言辞!”审判长忍不住斥道。

“是的审判长大人,我为我的失言向各位道歉。不过,我还是得陈述我的观点:这不是什么所谓的诅咒,而是相反的,上天给不幸的我们降下的【机会】。”

“机会?”好奇心被吸引的人下意识的重复这个词。

“是的,我们一族伴随着力量而获得的诅咒...这孩子或许就是是我们从命运中解脱的引子,命运之子。”

“榊游胜,如果你把我对你的宽容看作能随意乱说话的资本的话...”

“零王大人,您忘记了我们的源了吗?”榊游胜打断赤马零王的话。

“你想说什么?”

“四百年前我们因为【圣物】获得力量,但当年第一始祖却因为无人知晓理由把最关键的传承之法带进了坟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直饱受命运的玩弄,我们一直无力在生命和力量上做出平衡。难道我们的爱人都得为力量献出生命吗?就为了那该死的连阳光都抗拒不了的躯体?”

榊游胜开始游走在圆桌的周围,活脱脱像一个煽动人心的演说家,但对某些在座的人而言,可能只是个可笑的跳梁小丑罢了。

“四百多年过去了,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这种理所当然的牺牲磨灭了各位对自由的渴望吗?”

赤马零王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重新陷进座椅深处,抚摸戒指的左手在无意识之中越动越快。

“你这只是理想论......”

“不,至少我们已经有了线索,零王大人。”

榊游胜缓步走到大厅中央。

“我之前从未听说过黑色的血液,就连第一始祖血液都没有这么奇特。血液的传承断绝了以后,我们无法再制造眷属,悲剧一直在我们身边发生......”

“如果这个孩子具有这样的力量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就已经将改变命运的筹码握在了手上。四百年前吸血鬼的盛世和自由,难道不想重新夺回来吗!”

榊游胜露出兴奋的表情,双手握拳向空中振臂一挥。

“这都是你出于一己私欲的一派胡言。”

赤马零王盯着嘴角尚未褪去笑意的榊游胜,深邃的眼睛释放出慑人的威压。他停下抚摸戒指的动作,转而用手指一下没一下的敲击座椅扶手。

“别再耍无谓的小聪明了。你以为这样的就可以救的了你的女人?别忘了,我们一族四百年来都是这么传承下来的,难道那些女人就不可悲还是说就你的女人特殊?你还是太年轻了榊游胜,你以为你可以逃过【命运】吗?”

“呵呵呵呵....”榊游胜突然笑了起来,夸张的前俯后仰的笑让他斗篷的兜帽滑落下来,露出一张充满自信的中年男人的脸庞。“至少我还没到那个畏手畏脚的年纪,零王大人。这是一个机会,对我和这个家族来说都是。”

“审判团是只为了家族而存在的。现在家族决定让那个男孩按族规处置,你想违抗家族的旨意吗?”

“放手让他去做吧,零王。”

一个威严且苍老的声音从大厅深处的高台上传出。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高台四周被白色的薄纱包裹,只能依稀知道里面有一个人影。

“......如果那孩子是【钥匙】的话。”

“可是族长......”

“零王,难道你听不到族人的愿望吗?我们每组成一个家庭就会一个挚爱,即使知道这个机会如此渺茫,但是不少族人还是愿意一试,拿着【钥匙】怎么能不尝试开门就草率折断呢。你说是吧,零王。”

“原谅我这次独断一回吧。”那声音传来深深的疲惫。

赤马零王无力反驳族长的权威,或者说在这个情况下他只能做出这一种回应。

“是的大人。如果大人要一意孤行我也无法劝阻。不过榊游胜,你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赤马零王咬着牙,理智压抑着他没有气急败坏的从座椅上跳起来。

“那么,这样您觉得怎么样呢?这个孩子将成为我的养子,相应的我会交出我在审判团的席位和一切权力。此外,万一事情造成严重的后果我将背负所有恶名。这样的代价,够吗?”

“付出这样的代价,你想要什么?”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想请求让我的妻子,让洋子逃过族规的约束。”

“哈哈哈哈哈,你认为族长大人会答应你无礼的请求吗?”赤马零王大笑,然而接下来族长的回答却让这个可笑的表情凝固在他的脸上。

“如果只有这个要求的话,可以。”

“族长大人!!”

“零王,我们也该做出一点尝试了,不是吗?”

苍老的声音隐没于黑暗中。


END


评论
热度(14)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