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五代同堂】天气冷所以咸鱼这么久不是我的错!~在奇妙的YGO空间中的.....阿嚏!

作业好多考试好多什么都不想干只想睡觉和肝游戏【趴

最近广州的天气也终于开始变冷了呢,码字的时候手完全是僵的。不过据说这两天又开始升温了?

好想吃火锅!【喂说话能不能有点逻辑

那么一句话总结一下:我在阿罗拉搞事情呢w【你滚!!!

以下正文




“好冷!”

“好冷!”

“好冷。”

“好冷。”

“好冷w”

“喂喂喂 ,这个逐渐升高的类似于歌剧一样只有好冷两个字的奇怪曲调是怎么回事?”

“果然,我就说游星会忍不住吐槽的w”

“十代前辈,还有你那个愉悦的上扬语气,超想让人送上一发修正拳的知道吗。”

“嘛嘛,天气这么冷游星你哪来这么大火气嘛。”

游城十代眯起眼睛一脸幸福的样子,手上捧着一杯热茶喝下一口然后发出畅快的声音。

“啊~”

“……”

“上了年纪的老头子?”

“呜呜呜游戏桑你评评理,你看游星多过分!怎么看我都是个正值青春年华的花季好少年啊,永远的18岁kira~”

然而十代的期待并没有得到回应,对类似戏码见得太多的游戏淡定的无视了某水母的视线。

“话说十代前辈,最近都没见到你出去呢。”同样淡定无视刚才情形的游矢从桌子上拿了一个橘子开始剥起来。

“啊这个啊~”自然地用爪子从游矢剥好的橘子中划拉了一半过来,“这种天气除了学生党和上班族谁还会出门呢?当然是缩在被炉里享受美好的怠惰时光啦~”

“……”

屋内其乐融融的气氛变的凝重起来,就好像屋外的严寒渗透进房内一样令人感到压抑,甚至因为冰寒而使人瑟瑟发抖。十代后知后觉的发现平常和蔼可亲的前辈后辈的表情在刚才那个瞬间以后变得既冰冷又奇怪。被温暖的室温包裹的暖洋洋甚至有点晕乎乎的头脑开始努力的转动起来思索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仔细想想好像自己刚才干了不少事情来着:比如抢游矢的橘子之类的,喝的茶其实是游星泡给游戏桑之类的,被炉底下刚才用脚挠游马脚心之类的,用手机偷偷拍下游马和游星头发碰撞在一起的误解向照片之类的……

嗯,作死的事干的不少不知道是哪一件呢~

游城十代浮夸的做出用手撑头思考的动作,然后在不起眼的地方冲游马递了一个眼神求救。

然而平常的捣蛋互帮互助消灭证据666共犯小组成员九十九游马君并没有像一直以来那样帮十代救场,反而用更加冰冷的眼神盯着十代,露出仿佛下一秒就会展开决斗盘的杀气。

“诶诶诶诶诶?连游马都.......我刚才到底在什么不经意的地方作了大死啊。”

棕色水母用触须擦了擦头上的汗珠,不知道是被炉的温度太高还是作死的事情太多心虚亦或是被四双锋锐的眼神盯着如芒在背的刺痛感,总之现在的处境用LP1,自己场上为0手牌为0墓地0的情况相比较绝不为过。况且自己的前辈兼偶像还是一个会将陷阱卡当魔法卡用,顺便随自己喜欢的次数鞭尸对方的可怕人物。

“咕嘟。”

看来真的是室内的温度有点高,口干舌燥的十代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悄悄地向后退了退。虽然还不清楚自己在不经意在作了什么死,不过确保自己的逃生道路总是没错的。

 “十代你再说一遍刚才那句话?”游戏微笑着说,虽然不管怎么看那个微笑都不具备温暖的意味就是了。

“是!”立马跳起来正坐,然后一字一句的复述出来:“当然是缩在被炉里享受美好的怠惰时光啦~”

“不是这个,上一句。”

“哦,那就...这种天气除了学生党和上班族...呃...谁还会出..门...呜哇哇哇!”

居然会犯这种错误,果然是被炉太过温暖把智商封禁了吗!这句对不同时间线内存在的前辈后辈们的禁句!

诶多,游城十代别着急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这种类似的危机状况你见的还少吗,唔...但是哪一次都没有直面四代打牌王那么恐怖啊啊啊啊!

冷静冷静,游戏桑现在还在上学阶段,游星唔算是上班族(?)游马和游矢还是学生党,所以只有我一个人不在那个范围之内吗!

以后出去自我介绍得这么说了吗?

大家好我叫游城十代,叫我十代就好。永远的18岁,兴趣爱好打牌,性取向迷,无职......

可恶!

正坐中的十代就那么顺势跪了下来,脸埋在地板里,双手不断重复捶地的动作。无职,这是一个多么耻辱的词语,这不就意味着平常游城十代就是一只只知道躺在沙发上吃垃圾食品顺便作死而且每次都差点真的作到死的废水母嘛!

想到这里,两行泪水突然毫无征兆的顺着脸颊流下来。真没出息呢,十代自嘲的笑着,却连这么简单的扯扯嘴角的动作都做的那么僵硬。

本来想小小教训一下的打牌王四人见到十代这副失意体前屈的模样突然开始怀疑起自己来了。

“我们…好像还没开始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收敛杀气的游马挠了挠头。

“唔,十代前辈被我们吓傻了?”游矢猜测道。

游星上去试探性的拍了拍十代的肩膀。“不会……吧?这可是那个十代前辈啊。”

“别管我,反正我就是一个无职的废人……这个世界上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垃圾人类而已……”十代的身体和声音都在颤抖着,继续保持着orz的姿势。

“突然进入消沉模式!?”游戏看向其他三人,“因为到冬天了吗?”

“怎么看都不像吧”,游矢蹲下来用手指戳十代的脸颊,“戳戳戳,么西么西十代前辈,听得见吗?”

“反正我就是还要后辈担心的无用废人而已,不用管我,让我在这里长蘑菇吧……”某水母就好像生命力和SAN值被抽光了一样身体逐渐石化然后褪色至虚无的白。

“诶——是嘛。”游戏笑了笑用手示意大家离开。

 “那么火锅我们就四个人自己吃掉咯~”故意大声的说出来,“还有特意为十代做的那个炸什么也分掉了哦~”

“游城十代,复活!”本来已经石化成白色的水母干瞬间染回了原本的红色,一个箭步冲到游戏身前毫无廉耻的抱住他的大腿狂蹭,那张谄媚的笑脸非常令外人怀疑这种生物到底有没有所谓的羞耻心。“我·要·吃!”用卖萌发嗲的声音这样说道。

“啊啦啦刚才某些人不是说自己是废人不用管他吗?”

“谁啊我怎么不知道。”

“十代前辈为了吃已经不要脸了。”游马无奈的摇了摇头。

“游马下次不给你吃决斗饭团的时候看你要不要脸!”十代瞪眼。

“那、哦那这样说吧……十代前辈遵从生物本能求投食的样子真帅气呢!”

“谁教坏游马的?”游星痛苦的扶额。

“十代前辈教我哒怎么了?”

“我忽然觉得十代前辈你还是做个废人比较好……”

 

***   ***   ***   

“开动了!”

被炉的桌子上摆的满满的火锅食材,锅里的东西也煮熟了散发的诱人的香味。

“炒~鸡好吃~”游马一边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从嘴内仅剩的空间挤出这句话。

“我怀疑游戏前辈和游星哥的料理技能是不是点满了,怎么做什么东西都这么好吃!”

“游矢这么称赞我真的很开心呢。”游星微笑着又向游矢的碗里夹了点他喜欢吃的东西。

“游星游星我也要你给我夹!”您的好友不安分分子游城十代已上线。

“那十代前辈也说一句赞美的话来听听?”

“游戏桑和游星的女子力唔唔唔唔……烫烫烫烫烫死了!游星你谋杀啊!”

不动游星缓缓收回刚才塞进十代口中的筷子,“怎么样,熟了没?”

“岂止是熟,连嘴巴都要烫掉一层皮了好嘛!”

“毕竟是冬天,吃点热的暖暖身体多好啊。”

“游星我错了,受我常年的压迫你终于要转变成腹黑了吗呜呜呜。”

“你以为这是拜谁所赐?”

“我的锅我的锅。”一副毫无反省的样子,“话说游星。”

十代用筷子夹起一只炸虾丢入口中,末了还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筷子的尖端,“刚才我们间接接吻你注意到了吗?”

“唔!?”

“啊咧咧游星的脸全红了呢真有趣~”

“被、被炉太热了而已!”

“你们俩给我好好吃饭!”一代打牌王武藤游戏散发出了镇压全场的气势,倒拿起筷子狠狠的敲了两个人的脑袋。

“是……”

“是~”


TBC

评论(5)
热度(79)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