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霸十】将夜

私设如山,自我满足的产物
很久以前写了一半的存货,时间跳跃的有点乱,看过传勇传TV倒数第二集的话大概更容易懂一些吧
以下正文

精灵界的夕阳和其他地方总是不一样。那是一片奇特的天空,总是变换着不同的色彩。可能在某个角度看上去是橙黄色的,下一个方向看去却会变成清冷的金色,没有任何规律可循。
游城十代从来没有试过猜中过一次精灵界天空的颜色,不过他却从未放弃过尝试,每天都会站在霸王城堡视野最好的天台上仰望着那一方变幻莫测的苍穹。
“要下雨了。”
身为罕见掌控所有属性的元素使,十代敏感的察觉到了空气中水汽正在缓慢的聚集。
远处的乌云开始大面积的汇聚,慢慢的向这边逼近,依稀还可以在云层中看到一闪而过的闪电。潜意识感觉即将到来的绝不是普通的小雨,希望不要发展成大暴雨就好了,十代心想。
对于暴雨天,十代的思绪总是会不自主的被扯出来重新品味八年前那段过往。

从小十代就觉醒了操控元素的能力,那时候的他因为父母常年不在家的缘故一直都是一个人孤独的在诺大的宅邸里生活。精灵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比疏离的父母更加亲密的家人。
或许是天生具有对精灵的亲和力以及与各种属性精灵长期生活的经历,十代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名为元素精灵使的存在。
并且在精灵的引领下第一次踏足了这片被称为精灵界的土地。也正是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让他心甘情愿留下来的人。

***
揉了揉鼻子,不经意的打了一个喷嚏却换来了身后出现的那人的关怀。
“感冒了吗?”
那人眼底藏着令人着迷的金色,一张和十代完全一样却又在某些程度上完全不同的脸。
他解下铠甲上的披风披在了十代的肩上,然后又走到十代的正面,用披风的两角在十代的胸前打了一个简单的结。
“虽然现在劝你回房间是比较好的选择……”霸王抬起眼看向十代,在他开口之前用清冷的声音接着说道:“不过我想你应该还想在这里呆一会。”
十代无措的站在原地点了点头,有点欣喜又有点惊异。
“我会在这里陪着你。”

***
“呐,你在那里干什么?”
在暴雨天操纵水元素使雨水不打湿自己的十代偶然间发现了一个蜷缩在深巷角落衣衫褴褛的小孩。
“......”
那孩子把头埋在双臂间没有吭声,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接连摔落,如同雨帘一般。
“在下暴雨哟,不回家吗?”年幼的十代稍微走近了一些。
“......”
“呐?你还好吗?不会是晕过去了吧!”
“你好烦啊!”那个小孩猛的抬头,隔着雨水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倔强的表情,灿金色的双瞳以及......那张居然和十代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你还活着啊那就好。”十代拍了拍胸脯像是松了口气,“我叫十代。你呢?话说回来我们脸长得一模一样呢。”
“你真的是很啰嗦啊,能不能不要管我。”
“你的家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多管闲事啊,烦死了!”金色眸子的小孩站起来冲着十代大喊。
当然在他喊出口后就立马后悔了,因为面前那个名叫十代的男孩,明明没有雨水碰到他,但是稚嫩的脸庞却被浸湿了。
那是泪水。
“喂.......你哭什么啊。”金眸少年的声音明显弱了几分。
“我也不知道...”十代笨拙的抹着眼泪一边抽泣着说,“不过....很痛啊...身体也好、心也好...”
“......”金眸的少年低头沉默,脸藏在发下的阴影中看不真切他的脸。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如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话已经够了吧,你可以走了。”少年的声音很强硬,但是仔细听的话可以发现他说话的尾音在颤抖。
“我想我不能走。”
十代走近那个少年直视他的眼睛。
“你什么意思?”
十代伸出手指戳了戳少年的心口然后又缓缓抬升指向天空,“我决定了,在这场雨彻底停止之前,我都不会离开。”
“哼,随便。”少年的头歪向一边,“如果能先把你眼中的雨停了就更好了,有没有人说过你哭的样子很丑?”
“诶!?”
***
气氛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人没有说话也没有感到丝毫的尴尬,就那么站着天台上眺望着风景。
被染成金红色的天空释放着柔和的光,没有温度但是却莫名的感到温暖。注视的久了,平白给人一种置身于梦境的虚幻感。
霸王走近护栏注视着脚下这块每个角落都印有他名字的领土。
“十代,你感觉我的王国怎么样?”
“嗯?怎么样……突然这么问我也……”十代困惑的歪头,“可以说……不愧是霸王的地盘吧,有种霸王的风格。”
“我的风格?”
“嗯!霸王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是其实很温柔呢,国家被治理的井井有条,大家都很喜欢霸王。”
“是吗?被人喜欢吗?”霸王冷笑了一声,不知道在嘲讽谁,“十代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的手段,这样的我居然会有人喜欢?”
“没有啊,霸王对自己的臣民都很好,对我…也很好…所以喜欢……”
十代低下头,两团红晕爬上他的双颊。
“是吗。”
霸王不再说话。

又过了良久,“十代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吗。”霸王又突然开口问道。
“记得啊,我突然见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吓了一跳呢。”
“那个时候你是活在阳光下的元素使,而我是个只能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落魄王子......”
“但是那个时候过得真的很开心呢,没有战争也没有争斗,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没钱的时候就去森林里露宿,一起睡在草堆里数萤火虫......”
“啊...是啊。”
“我啊,还是觉得霸王你小时候更可爱一点呢。”不知道回想到了什么,十代突然噗嗤一笑,“现在感觉离得好远好陌生,是因为成为王的关系吗......果然王什么的好辛苦。”
“嘛...还好...你的旅行呢?”
“超~极有意思哦!见到了好多有趣的精灵,大家还成为了好朋友呢,下次也介绍给霸王认识!”
“嗯。”霸王淡淡的点头。
“不过走了那么多地方还是霸王的国家最棒了,真想永远呆在这里啊。”
“我也想十代你永远呆在这里。”
“诶?真的吗!”十代欣喜的转头,一双星星眼看向霸王。
“呆在这里辅佐我,用你元素使的影响力和力量。”
“当然可以~然后我们一起回到从前,像从前一样快乐的过日子!”
“是啊,回到从前...”霸王抬起头看着渐渐变暗的天空,黑夜笼罩下的云朵聚集在一起只露出了最后几丝金红色的夕阳。云层的上空传来遥远的隆隆声。
“如果能回到从前就好了……如果……”
……
天空中的云朵飞速的聚拢,颜色也由金红逐渐转变成了如染缸里加入了墨水的污浊的颜色。分散的云丝聚合的形态看上去如此的规律,就像是早已安排好的一样,如同影片倒带一样回归到了最开始阴沉的色调。
.......

惊雷在城堡的上空炸响,雨水倾盆而下浸透了两人的衣衫。
“为什么!”
十代浑身淋得通透,发丝一条一条的贴在脸上。即使在黑夜和暴雨的双重掩护下依然可以清晰的发现他身上有几道不小的伤口,红色的名为血液的液体在浸湿的衣衫上蔓延。
十代和霸王两人在平台的两端对峙着,而不知何时摸上来的卫兵也已将十代团团围住。
霸王挥手示意士兵们原地待命,视线却一直没有从十代身上离开。
“因为我想建立一个美好的王国啊。”霸王灿金色的眼睛此时看上去格外的冰冷,如同的金属一般,看不出任何的感情。
“这不也是十代你的心愿吗?”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你不是说你哪都不会去,会呆在我的身边吗?”霸王左手提着剑不紧不慢的向十代靠近。
“那是.....不对!你不是霸王!你到底是谁!”
“呵,我就是霸王啊,你真的......有真正认识过霸王吗?”
霸王终于走到了十代的身边。那戴着手套的右手揉了揉十代的发,然后缓缓下滑抚摸上十代的耳朵,温柔的揉捏着。
“呐,我亲爱的十代。”
霸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永远呆在这里吧。”
然后——
“请你去死吧。”
青色的剑光一闪而过没入十代的胸前。

END

给没看懂的孩子稍微讲一下好了。
云朵的颜色是时间线跳跃的标志,正常的时间线是天边那里有一大片乌云飘过来准备下雨了,十代这边的天是金红色的但是也因为天色渐渐变暗,最后天全黑也下起了大雨。
中间有霸王和十代在金红色的晴空下聊天是十代的幻想,实际的天色早就开始变暗而且下雨了。那段实际上没有发生的对话这是十代希望的结局,希望能和霸王一起生活,然而霸王因为某些原因最后决定杀掉十代,嗯,原因以后再说。

评论(4)
热度(24)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