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十代生贺】生日放我鸽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人趁机篡我的位~伪次元战争的起因

修改版完成!因为前面着急着在八点三十一分把文发出来所以有很多地方写的偷工减料,现在总算是写完了【趴

我的脑洞总是在该开的时候开到了相反的方向,这个问题我沉思了良久。

本来想着写一篇短小轻松的生贺,但是技能点貌似没有点到那个上面,最后写成了正剧的感觉= =

以及不要在意到处都是的BUG,也不要在意为什么时间线世界观都不同又没有任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五代同堂这样的问题,更不要在意寿命论。五代之间直呼名字是因为他们现在的地位是相等的,王和王之间互称前辈后辈不是太奇怪了吗?

观看此文的首要条件就是请不要带脑子,不然你会被错漏百出的BUG和剧情气到吐血。

以下正文

 

 

 

 

 

 

打牌王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这么一件轰动四大主次元的大事件,无数的吃瓜群众都在期望着有一天能有人向他们传达真相,但是可惜的是知道现在都没有相关的消息透露出来。所有的主要参与者也都默契的统一闭口不谈此事,似乎在他们心底里留下了阴影,希望这段往事尘封在已经逝去的岁月中。

 

 

那时打牌王的世界里共同存在着四位尊贵而崇高的王者,他们的名讳广为流传却没有人敢提起。基础次元、融合次元、同调次元、超量次元四个主次元分别有一位王者坐镇,互相牵制以此来维护四大主次元整体的平衡。

记得那是K历831年的8月31日,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不仅是因为这是远在次元壁这边地球上暑假的最后一天,也是融合次元的王——游城十代的生日。

坐落于次元界面以西的融合次元充满了欢声笑语,无数象征着爱与美好的巨大炸虾气球在空中飘荡,顺着风集结成了一条涌动的河流自大街小巷汇聚然后奔向融合次元中心的城堡上空。

祝贺我们伟大的王生日快乐!

整个次元今天全部都沸腾起来庆祝王的生日,主城的店铺还特意敞开店门欢迎所有远道而来的客人。而王最喜欢的红色则作为主城的庆祝的主色调在各处装点了起来,无论是红色的彩带或是鲜花,只要是和红色有关的东西都卖到脱销。

通往其他次元的通道早在一周之前就已经全部打开,为了迎接各次元前来庆生的使者团,融合次元组成的专门负责王生日的团队为此忙活了大半年的时间。不过看着大批大批穿过次元门到达的人群,他们觉得自己那么长时间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同时也为自己的王有这么强的能力和威望,在生日那天能够吸引其他次元的使者、平民争相过来朝拜而感到自豪。

然而作为使整个融合次元轰动起来的关键人物,游城十代却依然还穿着他自学生时代起就没有换过的红色风衣躲在城堡的某个角落。虽然说他有着爱凑热闹的自然习性,但是这么大甚至都轰动到所有次元的生日以及自己是这起事件的中心着实让他觉得不太自在。

自小他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尽管强大的能力为他带来不少的伙伴,但是游城十代这个人本质上比任何人都要孤独。能够被强者认同作为同伴的人也只有强者,游城十代在这个世界上从心底里认同的朋友也就只有其他三位次元的王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而已。

“嘿嘿,不知道今年的生日他们会给我送什么礼物呢?”梦中的十代嘴角挑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只有这个时候十代才会放下外用的王者面貌露出发自真心的笑容。

 

 

次元中心的王的城堡里,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奢华大厅里聚集了各次元的使者以及受邀请的各界首脑或者技术的尖端人员、他们的家眷或者是有特殊地位的人。这个相当于整个足球场大小的大厅到处都塞满了穿着华贵服装的人士,各次元的美食堆满了设置在两旁的长桌,训练有素的服务员身着黑色的小西装端着盘子来回穿梭在人群中。明明离宴会开始还有3个多小时的时间,但是已经有相当的多的人聚集到这里来了。来宾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借着这个机会认识各界的大亨或者推销自己的女儿儿子,看起来聊得十分火热但是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来他们的注意力其实一直都聚集在大厅深处那个象征着权利与地位的巨大王座上。

这可是一个难得接近主次元王者的机会,所有人都期望自己能够在这个时候得到王的青睐而一夜成名。

就在他们一面笑脸应对面前的人,一边头疼王为何迟迟不现身的时候,其实生日组的负责人此时比他们要头疼一万倍。因为,他们的王居然不见了!离宴会开始还有1个小时,再不请王去准备的话就赶不上了。

王者的生日可不单单是一个普通的生日那么简单,其中还有彰显力量达成政治目的等一系列的因素。平日放任王穿着朴素的校服也就算了,这种情况下好歹也应该换一身与身份匹配的衣服去接待宾客才说得过去啊。

哦,当然以上的这些都建立在找到十代的基础上。

为了防止宾客们知道王失踪的事情,生日负责组的人操碎了心。既不敢派出大批的人员大张旗鼓的搜索,又怕万一到时候找不到王的话该怎么办。毕竟这种先例又不是没有试过,王太过自由,对这种政治上的事情没有半点责任心,全部都苦了手下了。还好在工作人员地毯式的搜索下,终于在城堡的房顶上看到了他的身影。

他们的王躺在房顶上仰望着即将入夜的深蓝色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晚风吹拂着他的刘海轻轻地摇动,一望无际的苍穹下只有淡淡的几颗光亮点缀在其中着实让人觉得孤独。

“王!!!!”人们在城堡脚下大喊。

十代收敛心神,半坐起身看向下面的人群,问道:“其他三个主次元的王到了吗?”

下面的主事者左右转头询问手下,然后露出了遗憾的神情:“不好意思尊敬的王,还没有接到他们到达的消息。”

“哦”,十代没有露出任何表情,“那就再等等,不急。”

“可是王……”

“都说了不急,他们没有来的话我这个生日还有什么意思。

“.…..遵命,我最崇高的王。”所有的人毕恭毕敬的行礼,然后退下去就其他主次元为什么还不来人的事情展开了调查。

十代揉了揉头发重新躺了回去,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生日原定的开始时间8点31分悄悄地过去了,不少一直在意着时间的宾客都敏感的感觉到了异常。骚动渐渐地由小变大然后发展到难以控制地步,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王为什么还不出现。

“大家都出来吧,到城堡前的广场上来。”十代的声音突然在大厅内响起,说完这句话后就又没了声息。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家还是遵照王的指示有秩序的依次走出,王的命令就是绝对的,不得不从。即使你其实是其他次元的人,但是来到融合次元你就得听从这里的次元规律,也就是王的安排。

 “大家好,我是游城十代。”

十代的身影出现在城堡最高的塔的顶端,皎洁的圆月在他背后升起,影子拉的修长投影而下。尽管因为逆光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所有人都从心里升起一种莫名悲伤的感觉。

“你们能够来真是万分感谢,我代表融合次元欢迎你们。但是我现在实在没有过生日的心情,抱歉。”

说完,十代在逆光下的黑色剪影突然生出一对硕大的翅膀,深深的向大家聚了一躬,身形晃动间就那样缓缓融进月色中消失了。

这一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一时间都愣了神,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管怎样宴会的主角已经消失了,就算再怎么不明白状况,各位来宾还是无奈的回到自己的住所再作打算。

还没有到第二日早上,融合次元的王的生日因为不明原因而中断的消息就传的沸沸扬扬,各方的猜测层出不穷,有些更让人苦笑不得。其中,最靠谱的一条是因为被其他三个主次元的王放了鸽子所以震怒之下取消了生日。这个猜测就很耐人寻味了,尤其是确实存在着其他三个次元没有派人过来的事实,而那三方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解释。

融合次元自十代那天消失以后,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衍生了一批以赤马零王为首的主战派,他认为这是其他三个次元对自己王的不尊重,更是想要开战的信号。在游城十代不在的现在,作为之前地位就很高的十代手下,野心家赤马零王力排众议开展了轰轰烈烈的Arc Area Project,次元战争也就这样展开了。

 

 

“游戏桑,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不动游星扶着D轮走在CITY贫民区的街道上,对着D轮内置的次元通讯工具说道。

“游星,这或许是不可能避免的劫难了。”游戏的声音很沉重。

“什么意思游戏桑?我们不是已经找到那个叫做榊游矢的少年了吗?难道凭你的力量也不足以压制他对次元的干涉?”

“我不知道他能力的源头,所有目前还无法阻止…..而且现在最坏的消息是他和超量次元的分身叠光以后朝你的同调次元去了。”

“.….知道了,我会留意的,我先找到他在同调次元的分身。”

“嗯,那拜托你了游星。”

“.…..”

“游星……?”

“那个…游戏桑,你知道今天是十代的生日吗?”

“.…..”通讯工具的那头沉默了很久,然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嗯声。

“我们这样毫无理由的缺席真的好吗?”

又是短暂的沉默,然后紧接着是一个长长的叹息,“让他好好过个生日吧,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他,他身上背负的已经够多了。”

“可是这件事他早晚都会知道的……”

“那就至少等他开心的过完生日再说吧。”

“游戏桑真是….很温柔呢。”

游戏轻笑,“游星你不也是。”

 

 

融合次元开始进攻其他次元的事情传到游戏游星游马的耳朵里已经是十代生日的半个月以后了,随之而来的还有十代失踪的消息。一直在外为了突然出现的榊游矢的事情而奔波的三王收到消息的时候为时已晚,超量次元因为游马追着游矢的超量分身离开而惨遭毁灭。

“游马怎么样了?”游星穿过漫长的走廊推门而入。

游戏伸出手指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继续抚摸着膝上游马的头发。“他把超量次元的毁灭都怪在了自己的身上,刚才哭累了就睡着了。”

看着游马眼角还挂着的泪珠,游星也是心疼不已。“十代也消失了很久,现在没有人阻拦融合次元疯狂的报复行为。”

游戏冷笑一声,“那个赤马零王也算是个人才,居然在这种时候可以快速组建军队煽动民心掀起全民的侵略运动。”

游星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十代的消失和他有没有关系,我有点担心。”

“十代他的话…..我相信他肯定没问题,我倒是觉得他也应该发现了点什么,正在自己调查。”

“呼,现在四大主次元都面临着危机。先是出现了一个拥有命运之力可以干涉次元的榊游矢,这边又出现了赤马零王,我们三个现在光镇守自己的次元都已经很费劲了。”

两人的交谈声吵醒了游马,他身体颤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缓缓坐了起来。

“游星?你什么时候来的?”(游马直接叫游星总觉得怪怪的,但是总不能让超量次元的王称别人为哥吧)

“刚到一会儿,马上就要走了。榊游矢现在在我的次元,我得盯着一点。先叫杰克和克罗去试探他了,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这样啊”,或许是因为游星的话触动着游马又想起了自己的次元,他的眼眶里又有晶莹的东西的打转,“都是因为我,如果我当时去参加十代的生日,就不会有人有借口来我们超量次元了。”

“明明超量次元离融合次元最近,但是因为当时顾着寻找榊游矢的超量分身忙着忙着就忘了…….十代一定很伤心。”

三人的眼神同时黯淡了下来。作为主次元的王者,能拥有力量和地位对等有知己的朋友实在是难得,四人也十分珍惜这段友谊,一声不吭就当着全融合次元放他们王的鸽子影响确实不好。房间内的气氛突然就变得尴尬了起来,同调次元那边还有一堆事等着解决,游星客套了两句准备转身离开。

“啊咧,大家都在这里啊。”一个轻快地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以至于三人在听见的瞬间脑内就浮现出来那个火红色的人影。

“十代!!!”

细小的次元缝隙在房间内撕开,看样子次元缝隙里正在发生次元风暴,强烈的飓风从裂缝中咆哮而出吹毁了房间内所有的东西。但是这点小事情对于在场的三个次元的王者来说早已见怪不怪了,他们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裂缝里冒出来的那个阳光的笑脸激动不已。

“好久不见~”十代依旧穿着那身红色的风衣,下摆被次元风暴的狂风吹得猎猎作响。挥手关闭裂缝,十代把外套拉紧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走次元裂缝方便是方便,就是风太冷了。”

看着一如既往的十代,最近忙的不可开交的三王露出了几个月以来最为轻松的笑容。

“哟,融合王,别来无恙啊。”游戏打趣道。

“有恙有恙,小弟好伤心啊,我生日那天你们都不来。害的我在房顶上等你们,结果不小心吹风吹久感冒了。”

说到生日的话题,三人正准备就没有参加十代生日的事情向他道歉,但是一听到他因为在房顶上等太久而感冒忍不住笑了出来。

“所以你消失了是去养病了?”

“当然啦,我总不能告诉我的臣民他们的王为了耍帅待在房顶上结果感冒了吧,多逊啊。”

“噗哈哈哈。”一旁的游马再也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哼哼,你们放我鸽子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们呢,居然还笑我。”

“关于这件事…..十代。”游星开口解释道。

“嘛嘛,我都知道啦”十代摆了摆手,“是关于榊游矢的事情对吧?”

“啊….没错”

“我在融合次元见过那小子的分身,所以我看到本尊的时候一下就明白了。”

“诶?十代你看到本尊了?”

“啊,是啊。去收拾赤马零王那个傻瓜的烂摊子的时候在超量次元见到的。不过我没有现身就是了。”

“超量次元?不是在我同调次元里吗?”

“啊咧,游星原来你们不知道啊。榊游矢前几天就已经到游马的地盘上去了。”

“我的地盘?”游马用手指指着自己一脸的难以置信。

“嗯,”十代把翻倒的沙发翻回来坐下,“要我说啊,这个榊游矢有点儿意思,我们何不让他去融合次元解决这件事情?”

“游戏你觉得可行吗?”游星转头看向游戏。

“嗯……不好说,但是值得期待一下。”

“事情解决完还要你们补偿欠我的生日礼物呢,我要双倍哒!”十代俏皮的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

“好好好,就依你。”

“说定咯~”

 

 

又过了数月,这天赤马零王斥退了所有的手下一个人坐在融合次元至高的宝座上,榊游矢带着他的小伙伴们已经直逼这里,他知道这次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右手仔细的抚摸着王座的扶手,这种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材质让他很是着迷,坐在上位的感觉更是让他如同吸食毒品一样欲罢不能。

“终归,功亏一篑啊。”赤马零王站起身,背手在大厅内来回踱步。

“功亏一篑?我看你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希望。”本应该没有人的大厅内突然传出这样一个声音。

“谁!?”

“才这么久没见,连我都不认识了?”十代的身影出现在王座之上,不知何时换上的帝王装,红色的披风自然地垂下,搭在王座上。

“游城十代!”

“哼哼,脑子没长,胆子倒是长了不少嘛。敢直呼我的名讳!”十代的眼睛闪过一丝金色,“你这个融合王当得还舒心吗?”

“托你的福,我即将从我的王位上被人赶下来了。”

“你的?有意思,那我就在这里看着你怎么保住的你的王位!敢在我生日那天蹿我位你也是活得不耐烦了!”

“如果不是那个榊游矢坏了我的好事,我早就一统次元了,哪还等得着你回来。”赤马零王咬牙切齿。

“是嘛。”十代轻蔑的扫了他一眼,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接下来就算是榊游矢一个人冲进来和赤马零王展开了最后的殊死决斗,赤马零王在决斗中使用嘴炮和口胡等阴险的手段,十代也丝毫没有动作。直到赤马零王最后燃尽了自己的生命,分裂消失在半空中。

“榊游矢”,十代突然开口,“我承认你的才能,你是有资格和我成为朋友的人。”

“你也果然是具有主次元王位继承资质的人,早晚有一天次元界面会因为你的出现而产生第五个次元,我等着那一天。”

榊游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十代的话,木楞楞的点了点头。

“还有,明年我生日你不备一份大礼我可饶不了你!要不是因为你这边的事情,我连特别定制的炸虾蛋糕都没有吃到QAQ......”说着说着,十代居然热泪盈眶了起来。

“呜呜呜呜我的炸虾!”

看着前一秒还在王座上威严十足,后一秒突然哭唧唧人畜无害的十代,榊游矢额头上滴下了一滴硕大的汗珠。

......

次年,K历832年8月31日,又迎来了融合次元的王者游城十代的生日。

其他主次元的王者,武藤游戏、不动游星、九十九游马以及被大家邀请而来的榊游矢早在一个月前就到达了融合次元。

不得不说融合次元的景色还是不错的,除了因某个水母王者的趣味而在每个景点门口树立着的巨大炸虾雕塑和主城区内的炸虾一条街以外,一切都还算正常。

拉着大家在融合次元里好好的玩了一通,然后紧赶慢赶才跑回主城嬉皮笑脸的被生日会的负责人臭骂一顿,这样的王也没谁了。

随着倒计时和礼炮的响起,今年的生日总算是如期举办,这让前一年来过的嘉宾着实松了一口气。

“十代生日快乐!”

伴随着礼炮的声音,三王携榊游矢站在舞台上向十代致以欢乐的祝福。大家唱歌的声音居然意外的好听,经此一晚后,同人界又掀起了一场四王拉郎配的热潮。咳,这件事情先按下不谈。

惯例的致辞以后就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拆礼物时间。十代清楚的记得去年他乘机找大家定下了双份礼物的约定,因此此时特别的激动。

“是什么东西呢?不要让我猜了,说出来嘛。”十代手忙脚乱的拆着包装了好几层的盒子不禁抱怨道。

“秘密!”大家对视一眼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啊啊啊啊啊,终于打开了!”十代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又在看清楚手上的东西以后僵硬在原地。“水、水母!!??”

“是哦~而且还是两只,说好的双倍不骗你吧。”看着十代惊呆的表情,游戏强行按耐住想笑的冲动故作严肃的说。

“我看十代的发型特意剪成了水母的样子,想必是特别的喜欢这种生物,所以费尽心思在市场上买了两只,希望你会喜欢~”

表情僵硬的十代嘴角抽搐了两下,拉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谢谢。”

“不客气。”游戏微笑。

十代咽了一口口水,手缓缓伸向另一个盒子。“那、那我拆下一个礼物咯。”

“十代这个礼物是我送的。”游星出声说道。

看了看游星那张可靠的脸,十代稍微放了点心,姑且把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脏放回了原处,直到他看到盒子里的礼物的那一刹那。

“香、香菇!!??”十代的声音几近变调。

“是的,我看十代的发型特别像香菇,想必很喜欢吃......”

“不要再跟我提发型(╯°□°)╯︵ ┻━┻”

“呼呼呼呼.....”十代气的胸腔像鼓风机一样发出响声,不信邪的拆开来下一个礼物,那是游马送过来的,上面还有他的涂鸦痕迹。

“游马,你不会送什么奇怪的东西吧?”十代警惕地问道。连游星这么正直老实的人都可以做出来送香菇的事情,游马就更加靠不住了。

“怎么会呢十代。我想你看到礼物了以后会特别怀念。”

“是嘛。”十代还是保持着警戒心,直到他看到了手上一堆似曾相识的白纸。

“.......”

“十代?怎么了不高兴吗?我特意派人去找了你学生时期的零分考卷回来,希望给你一个惊喜......”

“高兴....”十代攥紧了手中的试卷。

“那就好~”游马露出了笑容。

“才怪咧!!!!!”

忍耐到极限的十代直接不顾到场的宾客对面前的几个人开展了拳拳到肉的物理性决斗,弄得会场一片狼藉。

“十代.....我的礼物是最正常的啊,你也不看看就打我。”可怜的榊游矢抱着头躲在墙角流下了两行清泪。

“疼疼疼,我认输认输!今天是我生日你们可要让着我。”十代捂着自己的额头大声喊道。虽然一开始他占了上风,但招不住对面有四个人。

“这可是你先动的手啊十代,满怀感激的收下我们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大家邪笑着举着拳头走上去,然后出其不意的抽出另一只拿着蛋糕的手狠狠地拍在十代脸上。”保准叫你印象深刻!”

“来人!救驾....救驾啊啊啊啊。”城堡里传出凄惨的叫声。

来往的宾客见怪不怪的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端着酒杯继续聊天。“不愧是王,生日可真够热闹的呢。”

“可不是嘛,”那人扭头看了一眼满脸奶油狼狈不堪但是笑的异常开心的十代,“真希望王能永远这么快乐下去。”


END


GOD BLESS MY KING!

and

 HAPPY BIRTHDAY MY HERO!

我的英雄生日快乐,不管是哪一年我都会陪你一起过生日的。不论是今后的5年、10年或者再远的时间也好,我都希望能够跟你一起度过。

不知道为什么就那样喜欢上你,从来没有那么喜欢过一个二次元人物而且持续的时间那么长,算算已经有7左右年了吧。

这种心情怎么说呢?就像是十代的永寿论一样,对隔着次元壁的我来说十代你又何尝不是永寿呢?

你的寿命在我们,只要我们还记得你,那么你的生命就会这样永久的持续下去。所以我们来做个约定吧,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作为交换,我希望十代你能永远快乐。


评论(1)
热度(20)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