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五代同堂】一起来看鬼片吧~在奇妙的YGO空间里的鬼节

虽然是中国的节日但是大家不要管那么多细节嘛,奇妙的YGO空间什么都会发生!

对了,本文有轻微的蟹番倾向,不适者慎入。

以及最近还有一个加更,时间未定不过肯定会在八月以内写完的。

以下正文

 

 

“大家大家,听说今天是鬼节诶!!!”游马一脸兴奋的从门口跑进来。

“诶!!!不是吧……”正在和游星打牌的游矢吓得手中的牌掉落了一地。

“没错哦,游矢~是不是很兴奋咧?”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游矢心里一阵混乱,他对于这种灵异的东西还是蛮苦手的。

看出游矢不对劲的游星上前把游矢拉到自己背后,“别说了游马,我想游矢不是很喜欢这种事情。”

骑虎难下的游矢心里既害怕但是又不想在大家面前表现出自己懦弱的一面,一番思想斗争以后从游星的背后钻了出来,“没事啦,其实我也不是很讨厌这些灵异的东西,游马想要干什么呢?”

“当然是,看鬼片!”十代的头突然从二楼的楼梯上伸出来替游马说道。

“对,对!就是看鬼片。”悄悄地把自己准备好的扮鬼道具踢到沙发底下,游马发现自己准备的计划实在是太无趣了,快速同意了十代的观点。

“鬼?鬼片!”现在的游矢真想一巴掌抽死自己为什么刚才一时想不开要和他们过鬼节….现在真的是没有半点退路了。

“啊哈哈哈哈,鬼、鬼片啊,听起来很有、有趣呢。”

心疼的看了一眼游矢,游星悄悄俯身到游矢耳边:“游矢,不要硬撑了,害怕的话就说出来,好吗?”

结果游星不经意好心办了坏事,本身就已经开始害怕的游矢突然感觉耳边有人吹气,一下子跳了起来。

“哦哦,游矢的一飞冲天也不赖嘛。”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的游马在一边没心没肺的鼓掌。

“呦西,既然大家都决定了那我去叫游戏桑出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进入偶像游戏闺房的机会,十代不等大家回答迅速转身走向游戏房间。

“游~戏~桑~”还没走到门口,十代已经大声呼唤了起来。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声音,游戏快速打开房门但是门口却什么人都没看见。

“幻听?”感到迷惑的游戏歪着头准备关上门。这时,一只指节发白的手突然出现在了门边缘上死死的拽住了门。

“游…戏…桑….”仿佛来自地狱最深处的亡魂的声音,吓得游戏一个松手房门又重新打开撞在了墙壁上。

“啊!!!!!!”惨叫声从门后面响起,游城十代捂着自己的通红的鼻子从门后面走出来,“游戏桑你是想谋杀吗?”

“原来是十代啊,抱歉抱歉。”游戏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

“没事啦”,对自己的偶像异常宽容,原地满血复活的十代脸上露出大大的微笑,“游戏桑,今天是鬼节,大家说要一起庆祝来着~”

“呃……十代,鬼节虽然名字里带节,但是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节日哦。”

“那就当做大家找个借口一起玩好吗?好不好嘛。”拖着游戏的手左右摇晃,十代又使出了招牌卖萌大法。

虽然说早就对十代的卖萌有所免疫了,但是游戏转念一想大家在一起玩玩又有何不可,本来就是属于不同时空的人,能在这里相聚都是缘分。转身关上房门,游戏连睡衣都没换也就这样顺势和十代一起下楼了。

走在楼梯上就可以看见那三人已经将客厅收拾好,沙发前面的茶几被搬走,铺上了可供大家席地而坐的地毯,窗帘也全部拉好,氛围制造工作ALL CLEAR。

“这里这里!”游马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游戏和十代过来。

沙发只能坐下四个人,猜拳的结果是游矢要坐在地毯上,但是因为他害怕所以又把游马拉下来和他一起坐。

“对了,我们等会要看什么片子?”游戏突然想起了这个重要的问题。

“嘿嘿嘿,是游矢选的哦。”

游矢痛苦的捂上了自己的脸,那么多片子为什么自己非要抽到这一张呢?

“哦哦哦,是午夜凶铃啊,不错的片子。”

“哪、哪里哪里游戏前辈,你喜欢就好。”游矢连舌头都开始打哆嗦。

游星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还有10分钟就要到凌晨12点,于是转头问大家,“要不要等到零点我们再开始看,我去准备点看电影时吃的东西。”

“哦,nice idea游星”,十代向游星伸出大拇指,“那我去拿我的零食过来~”

“十代前辈我和你一起去!”

“嗯,那就跟过来吧游马。”已经走到楼梯上的十代停下步子。

前辈们已经走了三人,只剩下武藤游戏和榊游矢两个人待在客厅里面。所有的光源都被遮挡住了,就连窗外的月光都照不进来,只有电视屏幕上午夜凶铃电影的第一个画面暂停在那里,向外发出诡异的荧光。客厅的墙纸还是一开始到YGO空间时创造出的陵墓风的感觉,在这种氛围下呆久了就算是不怕鬼怪的人浑身都会慎得慌。

内心害怕的游矢不由的往游戏的方向靠了靠,但是却并没有感觉到有人。

“游、游戏前辈….”环视四周,看不见武藤游戏的身影,整个客厅现在只剩下游矢一个人而已。

隔壁厨房门口透出淡淡温暖的橙光是现在游矢唯一能抓住的稻草。不动游星正在厨房削苹果,突然背后被一个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差点切到手。

背后的小东西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腰,从紧贴的皮肤处可以感受到他颤抖的身体。放下手中的东西,清洗干净手以后,游星抓住游矢的手把他拉到自己面前。

“怎么了游矢?”游星的声音很温柔,和他比其他前辈都高的身高一样,給游矢很强烈的安全感。在游星面前,游矢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说,做什么都不怕,因为游星在他心里就是那么的可靠。

“游星哥,我怕…..”

早就猜到是这个原因,游星有节奏的轻拍着游矢的背,“呐,游矢,我在,我们大家都在。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什么都不用怕,也不用担心会失去什么,安心吧。”

“嗯、嗯……”感受着背部温暖的大手,游矢感觉自己的心情不可思议的平复下来了。

“啊啊啊啊,太狡猾了游矢,你居然跑到厨房来偷吃~”游马突然出现在门口大声嚷嚷道。

轻笑一声,游星拿了两瓣切好的苹果塞进游马嘴里,“现在呢?”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看到!”一下子就被收买了的游马站直身板行了一个不标准的礼然后风风火火的跑开了。

帮游星把切好的水果和饮料端到客厅,大家都已经坐好了。刚才消失的游戏正在向其他人分发着薄毯。

“晚上会变冷,大家都裹着毯子别感冒了。”

“报告,游戏桑!”

“什么事?十代。”

十代露出平时恶作剧时才会出现的表情,“我想和游戏桑用同一个毯子,两个人在一起会比较暖和。”

“驳回。”

“诶~~~~”

无视哭唧唧的十代,大家坐好了位置以后电影也就正式开始了。

照顾到游矢的感受,本可以坐在沙发上的游星选择坐在地毯上,而且是坐在游矢和游马的前面。两个小天使也因此整场电影都是把脸埋在游星的头发后面,从螃蟹腿的缝隙里看完的整场电影。

“呀咧呀咧,真是无趣啊,除了最后一个从电视里爬出来的场景以外没什么亮点。”

“这也就是十代前辈才能说出来的话吧,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有点恐怖的。对吧游马游矢?”

两个小天使一致的快速点头,从他们躲在游星身后看完整个电影的举动就可见一斑。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收拾一下东西就回去睡觉吧。”游戏从沙发上站起来提议道。

“唔唔,鬼节也就这个样子嘛。”

“喂十代你可不要乱说,这里面可是有很多禁忌的,比如鬼节这天不能说鬼这个词.....”

“那个,游戏桑。”游星插话进来,“刚才你也说了鬼字。”

“啊啊啊啊游星哥也说了鬼字!”

“游马......你也....”对这个天真的后辈,游星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游矢你可千万不要说哦。”

游矢快速捂住自己的嘴巴,小脑袋上下点头。“放心吧游星哥,我不会像游马一样说出鬼字的。”

“.......”

后辈组智商捉急啊,游星苦笑。

“嘛嘛游星别担心嘛,又不见得会发生什么事情。”十代拍了拍游星的肩膀,“我先去开灯。”

游戏在一旁嘴角抽了抽,“那个十代....拍别人肩膀也是禁忌......”

“大丈夫大丈夫游戏桑。”不以为意的十代按下了灯的开关,本身应该立刻点亮的灯泡挣扎了几下后归于沉寂,整个房间一片黑暗,就连电视屏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下来。

“.......这是不是很牙白?”不明状况的游马问道。

十代依然心宽的摊手:“怎么会呢?”

屋外突然响起一声响雷的轰鸣声,仿佛在耳边炸开一般。紧接着,暴雨倾盆而下,伴着飓风吹得门窗呜呜作响。

胆子较小的游矢早就躲在了游星旁边,声音颤颤微微的,“这、这该不会是应、应验了吧。”

“不可能吧,肯定是因为刚才打雷,供电系统出现了一点问题而已~”

“但、但是十代前辈你看.....沙发那边有个黑色的人影在动......”

众人朝那边望去,确实有个黑色的虚幻人影在空中摇摆,两只紫红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散发着慑人的光芒。

“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BC

 

 

 

 

赠品:

等鬼扑倒近前了以后大家才发现端倪,原来是游戏用游马藏起来的扮鬼道具吓唬大家。

“什、什么嘛,原来是游戏前辈,我、我才不害怕呢。”

“游马你放开我的腰再说这话比较有说服力。”

“十代前辈不还是一样尖叫?”游马反问回来。

“这个啊,嘿嘿嘿”,十代揉了揉脑袋,“虽然我一眼就看出来是游戏桑了,不过既然是游戏桑扮鬼我怎么可能不买帐呢?而且这样才更有真实感不是嘛?”

“十代前辈个坏心眼!”


评论(5)
热度(69)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