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三横】我的幻影先生

60fo点文 @炽原的亚想语 给你的三横~

第一次尝试写文用第一人称视角.....反正我点文真的写的都挺烂的,我自己也知道,请轻喷【泪流成河

写点文好苦手【趴

我发现我是属于脑洞来哪个写哪个的类型,突然要我写哪个CP还真的有点困扰= =

所以以后基本上不开点文了呜呜呜,全部用加更代替吧

以下正文

 



如果我们俩的相知相爱是必然的话,我希望我们能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告诉对方,我喜欢你。

 

记得那是一个暖冬,飘雪的天数很少,衣服也不用穿的很多。我怀里揣着最后的几千块钱积蓄,揉搓着有些僵硬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拨出了那个号码。

接电话的那个人动作很快,还没有响几声就已然接通了。一个轻快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让我第一反应以为是拨错了号码了。

“那个.....”我的声音有些迟疑,“我听说这里可以租房子....”

“没错是这里,我是房东,叫我幻影就好。”

“哦,你好幻影先生。我想租房,请问你这里的房大概是怎样一个价位呢?”

“租金的事情先别提,你不用先来我这里看看房子再做决定?”

“嗯.....这样也好。”

询问完地址以后,我开始启程去房子那边看看。从现在的位置过去虽然有点远,但是碍于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可以乱花销,我最后还是选择徒步行走过去。

当我气喘吁吁的敲开指定门牌号的房门时,出现在眼前的面孔让我浑身一惊。不管从哪个角度去看,就算是亲妈在此也绝对不可能分辨出我们俩之间有什么不同吧,我想。那是一张何其相似的脸,除了对方整体的气质洋溢着一种自信以外,和我找不出任何差别。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听过的一个传说,世界上存在着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如果你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他,其中一个人,会死。

一想到这里,我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低头不敢再看对方的长相。

幻影也貌似对我们俩这么相似的长相吃了一惊,微微楞了一下但是表情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破绽,“榊先生是吗?我等你好久了,外面冷,请进。”

“哦、哦。谢谢。”

换好拖鞋,怀着一种奇特的心情踏进这个和我有着同样相貌的人的房间,尴尬和拘束感肯定是在所难免的,但是看着在前面带路的幻影的背影,不知为何我心里居然多出了一份安稳的感觉。

虽然现在的我已经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对于当时走投无路的我来说,这种感觉就像是垂死中向我伸来的救命的绳索,一旦抓住了就不愿轻易放手。

走进客厅,茶几上已经摆放好了切好的拼盘水果和两只茶杯。幻影招呼我坐下后从厨房端出茶壶,动作轻盈流畅的倒满茶水然后递给我。不小心碰到了他修长且白皙的手指,温热的温度让人留恋。

手足无措的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快速借接过茶杯不停地说着谢谢。

稍微聊了一会天,我们便进入租房子的正题。准确地讲,其实只是出租幻影现在居住的这套房子的其中一个房间,客厅厕所等公共物品可以共用。不过这样算下来,比外面租一大间房子确实要便宜了不少,对于当时身上没有多少积蓄的我来说算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没有过多的犹豫,连随身的行李也没有,签好了契约以后我当即就住进了幻影先生的家。

幻影先生是个音乐家,客厅的一个角落全部腾出来用于放置不知道什么牌子但是肯定贵的要死的钢琴。此外他还兼职作曲,打扫房间的时候不时地能从角落或者沙发底下扫出来几张画的满满的曲谱。

日子过得很快,平平淡淡,作为房东和租客的关系来说却也在正常不过了。

我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忙倒不忙,赚的钱也足够我搬出去再找一间条件更好的房子。但我还是心甘情愿的挤在幻影先生家的小房间里,听着他的钢琴声度过每一天。

每天早出晚归,我和幻影先生见面的机会也不甚很多。幻影先生的生活和我刚好相反,每当我忙的昏天黑地疲倦的跑回家时,正是他起床开始精神百倍的作曲的时候。好在房间的隔音效果相当好,我的房间又在最偏的角落里面加之整个人困倦不堪,幻影先生的音乐声从来没有妨碍我睡觉。

这种生活的舒适和两人之间不用言明的默契让我们俩相处的十分愉快,甚至有点想见恨晚的意思。

偶尔我会在外面买菜回家做一桌好菜,然后去房间叫他起床吃饭。幻影先生虽然每次被人吵醒都会浑身起床气瞪着死人眼,但是能看到他连续吃下三大碗米饭满足的表情,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的要求也仅仅是这样而已。

那是某一天的早晨,一大早起床的我马上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太对劲,嗓子干疼头也晕乎乎的。

“感冒了吗?游矢?”

准备出门的时候碰见了正要回房间睡觉的幻影先生,他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拦住我出门的路,“看样子病的不轻啊,走路都快走不稳了,要不别去上班了?”

我摇摇头推开他的手,无力地说:“我们老板才不会因为员工生病就体贴他不用上班呢,只要我还能站起来就得去…...更何况我的感冒又没那么严重。”

不记得幻影先生后面说了什么,我勉强打起精神走出门踏上了一直走的那条上班的路。来来往往的行人在我眼中变成了五颜六色的虚影,每走一步都感觉自己的精气神被抽走了一分,浑身无力仿佛被拖入泥沼一般。

这种情况在下班之后表现的更加明显,头疼欲裂中仿佛天地倒转过来,走起路来都是晃着斜着走的。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我仅剩的神志提醒着我。有几个好心的路人过来向我询问情况但是都被我拒绝了,本来就不是喜欢麻烦别人的类型,更何况是这种时候。

强撑着挪动身体回到幻影先生房子的门外,可能是心里忽然放松的原因,我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钥匙从包里滑出很远。

“幻影先生…现在应该还没起床吧…...”

冬天快要过去了,但是其实化雪才是最冷的时候。这是初中的物理老师教给我的知识,我现在还记得,因为雪融化成水是要吸收周围的热量的。

为什么我会突然想起来这些呢?我也不知道,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神志不清的状况吧,脑子里会冒出许多乱七八糟的念头……

比如说幻影先生怎么会突然起床然后给我开门呢?怎么会把我从地上抱起来然后放到他开好暖气的房间里呢?又怎么会露出心疼的快急出眼泪的表情然后霸道的吻上我的额头再一直划到嘴唇呢?

对,这些是不可能的,都是我心中的一些妄想罢了。我深埋着的对幻影先生不能言明的这种心理被幻觉趁势入侵了而已,嗯,肯定是这样。

要说心里没有存一些侥幸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我们俩只是碰巧长得一样的两个人,我们的关系也仅限于房东与房客,其余的……不可能。

“游矢……你说什么不可能?”

看吧,果然是幻觉。幻影先生的声音怎么会在耳边响起呢,现在可是他睡觉的时候,要一个懒虫在这个时候起床鬼才信呢。

“游矢……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嘿嘿,不愧是我啊,白日梦做的这么美。

“游矢……游矢……游矢……”

不过,既然是梦的话就让我沉醉进去有什么不好吗?只能现在才能做的美梦,明天就会回归原点的美梦……

“幻影先生……”我使劲伸出双臂搂住他的颈,两行清泪顺着两颊滑下,“我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感觉对方突然抱紧了自己,紧的让我无法呼吸。

“我也......喜欢着你,游矢……从最初开始一直…一直喜欢着你。”

 

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我居然躺在幻影先生床上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可能是感冒的后遗症我的脑筋还没有转过弯来。

只记得,幻影先生的轮廓泛着光,带着微笑向我走来。

“早安,游矢~”

“…..早安,幻影先生。”

“嗯,还叫我幻影先生?”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我的脸颊突然滚烫滚烫的。

“早安~先生……”


评论(6)
热度(11)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