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十番】一个人的一天

60fo点文 @枫小涯 

第一次尝试有点意识流的感觉,写的不好请见谅(土下座)

以及我在七夕前一天写这篇文完全没有任何恶意,只是脑洞到了而已= =

以下正文


榊游矢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耳边的手机闹钟不知疲倦的发出无用的叫嚣声,这是游矢昨晚睡前上的五个闹钟之中的第三个,前两个不知道是没有听见还是无意识按掉的缘故,在游矢的印象中完全没有响过。

游矢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翻过身重新摆好姿势,根本没有起床的意思。真不知道他上这些闹钟到底有什么意义。

现在是暑假,作为学生党的游矢难得的休闲时光,睡懒觉什么的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游矢上五个闹钟起床。

“给世界带来微笑~给世界带来微笑~”

第四个闹钟在10分钟之后响起,被吵得实在受不了的游矢终于决定睁开眼睛,开启清醒模式。

右手在枕边摸索了一会,才发现手机居然钻进了枕套里面。

点亮手机屏幕,关掉第五个准备要响的闹钟,榊游矢今天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现在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半。

 

 

花费了两个多小时把手机里的所有游戏的全部先过一遍,该肝的游戏趁活动时间快速肝一遍,确认自己的排名还留在一档以后,榊游矢才放心的关掉游戏页面。

换了一个姿势,把枕边的炸虾靠枕垫在背后,榊游矢自清醒到现在才从在床上躺着变成坐着的样子,当然,距离他打算离开自己的大床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伸手拉过垂落床头的充电线,游矢先把自己的手机充上电,然后又从床头柜上拿起平板开始观看起今天的新番。

偌大的别墅里回荡着游矢一个人的笑声。

 

下午五点,游矢才从床上离开,刷牙洗脸,随便找点东西吃。反正房子里也没有别人,衣冠不整的穿着睡衣顶着鸡窝头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打开别墅的落地窗,一阵热风毫无防备的就那样吹进来。游矢皱了皱眉头,反手关上了窗,抓起了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客厅的空调。

然后懒洋洋的砸进了沙发里,摆了一个最近很出名的番茄躺的姿势开始发呆。

墙壁上的挂钟发出秒钟走动的声音,明明平常都注意不到的声音,此刻却那么的清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下午六点,榊游矢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也对,早饭午饭都没有好好吃,每天都指望着他能赶快回来做晚餐给自己吃怎么可能不饿。

榊游矢百无聊赖的踢着腿,左晃右晃都不是,最后还是走回房间躺在了床上。

“十代……怎么还不回来。”

嘟着小嘴,游矢抱着被子左滚右滚然后把脸埋在炸虾抱枕里面,身体慢慢的不动了,缓缓地呼吸声从里面均匀的传来。

 

下午七点,榊游矢的手机响了起来,突然被吵醒的游矢虽然脑子还有点木木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还是费力的伸手去够床头的手机。

看到屏幕上熟悉的来电人,游矢的脸突然染上了一丝红晕,快速的接通了电话。

“喂~听得到吗?十代!亲爱的十代我好想你~”

“喂~嘿嘿,游矢我也想你啊,在干什么呢?”

“等你啊。”

电话那边明显迟疑了一下,“诶?我没有说我今晚要加班所以不会来了吗?”

“…….是、是吗?啊哈哈我不知道呢。”

“照顾好自己哦,想吃什么冰箱里都有材料,实在不行叫外卖也可以知道了吗?不要把自己饿着了。”

“……哦。”

“嗯,就这样,我还在开车,挂电话咯。”

“嗯,十代…..拜拜。”

“拜拜,来亲一个~MUA!”

“……MUA”

嘟嘟嘟嘟嘟……

 

游矢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抓住手机的手无力地垂落床沿,仿佛失去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又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吗?

十代…我想你陪着我啊…

现在时间晚上九点。

 

榊游矢想起了第一次遇见游城十代的情景,作为前辈却完全没有前辈的样子,反而会在一些地方特别的小孩子气。如果说不给他做炸虾的话,甚至可以委屈的哭起来。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前辈,却给自己的生命带来了独一无二的微笑。

比太阳还要耀眼,让一切都黯然失色的那个现在应该仅属于自己的微笑。

 

背后突然变成了冰凉并且坚硬的触感,可以感觉到一种温热的红色液体正一滴滴的砸在自己的额头上。对面的人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双臂,仿佛一松手自己就会消失一样。

“十代…?”

游矢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嘴巴不受控制的大声喊道:“游城十代,我不用你管我!”

怎么会这样,明明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哦,是嘛。”

前辈的声音低沉且富有磁性,但是看向自己的眼中却充满着难以言喻的悲伤。

“既然这样的话,我走。”

红色的身影颤抖着松开紧抓的游矢双臂的双手,没有管额头上正汩汩留下的鲜血摇摇晃晃的离开。“但是,榊游矢你记住,我永远都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一种恐惧感突然从心底里传来。

是的,我想起来了,这是那一天发生的事情。那么,接下来我应该做的事情就是……

“不要走!”踉跄而且笨拙的跑过去拽住那人的衣角,温凉的液体终于忍不住从眼角滑下。

十代回过头,一道刺眼的血痕从额头一直划到脖颈。

“什么事?”

“我、我喜欢……”

嘴唇突然被堵住,十代的脸庞在眼前突然放大。一吻过后,十代的唇没有离开,反而顺着游矢的泪滴一直向上,最后亲吻着寻到眼角。

“游矢,这种事情要开口也是我说哦。虽然我已经说过无数遍了,但是这次却真正实现了呢。”

“我爱你,游矢。”

 

漆黑的别墅里,没有人开灯,细细的呜咽声从抱膝的双臂之间悄悄溜走。

END


写成这样其实我是很方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放了出来,希望不要被打。


评论(1)
热度(6)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