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十番】化龙

60fo点文

  @但求一睡君莫笑 莫笑太太点的十番,写的不好请见谅orz

其他的点文都在陆续的写,码字慢+人懒请见谅(土下座)

想了很久要写什么,最后翻出了很久以前的脑洞,然后文力太差写了四天改了无数遍还是没有写出我想要的感觉QAQ

 以下正文







“十代,别忘记我们异色眼的骄傲!”
正值壮年的掌门摘下手上的掌门指环,将不知所措的游城十代从敌人的杀阵中推了出去。
---------------------------------
这是一个剑与龙的世界,其中五大剑派超乎于世俗之外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亦正亦邪,不辨是非只凭本心执剑。不能定义为恶,当然也不能定义为善,他们和世俗人士一样食五谷,同样也会因为私心做出利己的行为。
没有人知道这五大剑派是何时出现,也不知道它们为何能在这个世界上生生不息超过数千年之久。但是,江湖上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五大剑派是受龙神庇佑、被龙神选中之人,从出生开始就会显现出常人没有的龙的能力。
每年的祭拜龙神之日就是门派弟子下山历练、寻找觉醒特殊能力的人类,而榊游矢就是这个时候被选召上山的。
作为一个从小四处流浪,拥有特殊能力注定和一般人不同的少年,榊游矢格外珍惜在这里生活的时光。
尽管只有短短几年,但是他却感受到了以往人生中从未感受到的温暖,不仅是这里有无数异色眼的同类,更因为那个永远抢先挡在自己身前的红色人影。
但是现如今,异色眼剑派的规模愈渐缩小,作为只招收觉醒纯种异色眼的人才的门派已经渐渐衰败。门派的新入弟子越来越少,也就缺少了新生代年轻力量的注入,这样的门派被其他势力吞吃也不足为奇,就算它是曾经的第一大派也是如此。
世间从来不存在对错,战争也好,当下的灭门之灾也罢。弱小,注定会遭受欺凌,这怨不得别人,当然这个残酷的现实却很难让所有人接受。
------------------------------------------
秋风推动着破旧的竹筐滚过异色眼剑派的山门,一身红袍的人影站在门派的镇门狮前眺望着远方。
曾经是江湖享有盛名第一大剑派,山门前群山为阵,群星为眼,坐拥排名前三的风水宝地,现在却是一片惨败的景象。
红袍少年眼睛缓缓扫过曾经看过无数遍,但是现在已经大变样的景色不知心中是什么样的感受。
房屋灵草尽毁,土地被烧成一片焦黑,值钱的东西被抢走,带不走的被砸毁,就连门派标志的剑山都被对方拦腰劈断。
红袍少年,也就是异色眼剑派最后的掌门游城十代的眼眸闪烁,个中充满的是无法描述的复杂情感。命运就是这么的捉弄人。昨天,他还是门派的一名普通弟子,而今天,他却成为了门派的最后一任掌门,异色眼剑派也只剩下他与小师弟榊游矢二人而已。
“大师兄......”
感觉到自己的衣袍被人拽了拽,十代赶紧收拾好心情,脸上带着微笑转过身。
“游矢,不用担心,还有师兄在呢。”
游矢稚嫩的小脸上还残留着泪痕,昨晚被几大门派夜袭的时候,游矢亲眼看见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同门惨死在敌人的剑下,当场晕厥了过去。若不是游城十代及时赶到,游矢现在也是这山脚下的一缕亡魂了。
“大师兄,你的伤......没事吧......”
游矢怯生生地问道,声音里满满的全是关切。
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游城十代鲜红的长袍上浸染大大小小的血斑,肉眼可见深红代替了原本的颜色成为了衣袍的主色调。各种被利器划破的裂口以及裂口下触目惊心的伤势光是看着都让人觉得疼痛不已。
“没关系,游矢什么都不用担心。”十代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带着笑容蹲下身,额头紧贴着游矢的额头:“大师兄会保护你的,永远。”
“嗯!”
如同天使一般的笑脸绽放开来,榊游矢的微笑已变成了这破败的剑山上残留的最后的宝物,同样也是游城十代最后的宝物。
昨天刚经历过灭门,敌人随时可能回到这里,当下门派并不是什么可以久呆的地方。随便收拾了一下行李,拉着游矢在山门前跪拜后,游城十代背着因为疲惫先行睡着的榊游矢抄小路下山。
十代走路的速度很慢,不仅因为身上各处还在流血的伤势,更是担心吵醒背后正在睡觉的游矢。回头看了一眼游矢熟睡的小脸,十代放心的笑了笑,现在也只有游矢才能让十代放下所有的包袱倾心相待了。
“游矢......从今往后我们就要相依为命了,你......跟得上吗?”
睡梦中的游矢似有所感,吧唧了两下小嘴,模模糊糊的声音传出:“大师兄......别丢下我......”
“......”
“不会的,游矢。我用生命起誓。”
游城十代把游矢的身体往上颠了颠,防止他从自己背上滑下去,然后迈着坚定的步伐继续顺着陡峭的山路走下去,红袍残破的下摆被山风吹的猎猎作响。
-----------------------------
一转眼三年过去了。
榊游矢已经成长为一个样貌俊朗的少年,出色的外表使他即使穿着朴素依然可以收获一大群少女的芳心。不过现在的游矢还没有谈情说爱的打算,要说因为什么的话,他的大师兄游城十代至今还是个单身呢,至少要先帮大师兄解决人生大事以后才轮得到自己啊!
不过大师兄也是的,明明有着那么出众的样貌但是却极少出门,即便出门也要在脸上蒙一条白色的面巾,这样下去怎么能找到另一半呢。
游矢一边在心里琢磨着大师兄的终身大事,一边抱着菜篮子回到现在二人居住的小院子里。
打开用特殊方法关闭的院门,一抬头榊游矢就看到一道炫目的红影在种满红色桔梗花的小院里翩飞跳跃,像是脚尖轻踏在血海上的舞者迈着曼妙的步伐,吸引着人的目光。
十代的眼睛自从开始修炼异色瞳剑派的心法以后就一直保持着异色的状态,细微的龙鳞自颈部一点点爬上眼角,这就是五大剑派特有的龙化。区别在于不同剑派的龙化形态和使用方法各不相同,十代和游矢现在只学会了最简单的强化身体的龙化,而高级的龙化方法虽然在十代临危受命成为门派掌门时已经拿到,但是凭他和游矢现在的能力来说还没有能力修行。
一套剑法演练了三遍以后,十代才缓缓的收敛内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龙鳞随着呼吸缓缓的消失,不一会儿十代的面貌就回复了原来的样子。
“游矢,回来啦。”
“嗯!大师兄,你的剑法越来越精湛了。”
十代耍了个朴素的剑花将手中的长剑收在身后,用左手轻轻的在游矢脑门上弹了一下,“我说什么来着,不要再叫我大师兄,你又忘记了,该罚!”
“诶嘿嘿嘿,”游矢哂笑着揉了揉脑门,然后突然跳上去双手环抱挂在十代脖子上,抬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十代哥~”
看着这么大还在撒娇的游矢,十代轻笑了一下,然后趁怀中的人不备直接将他拦腰扛起放在肩头,“嗯......我看看我们中午饭吃什么好呢?”
不顾游矢胡乱踢动的两只小脚,十代开玩笑的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要不然……我们就吃这只小肥羊的肉怎么样啊,游矢~”
“呜哇哇,十代哥真坏~”
…….
一顿虽然简单但是足够人吃饱的午饭后,十代抱着游矢在小院的吊床上乘凉。
门派被灭门后,游矢就养成了现在这个只有在十代怀里才能睡着的习惯。如果十代不在的话,游矢可以连撑三天不睡觉最后晕倒在地上。自从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以后,十代也就由着游矢这样下去了。
“十代哥,你真的是很喜欢红色呢。有什么理由吗?”
趴在十代身上百无聊赖踢着小脚丫的游矢问道。
理由吗?
游城十代抬头看向天空中永恒存在的那轮赤红的烈阳,又低头扫过自己自从那天以来一直无法舍弃的红袍和定居在这里以后种的满小院的红色桔梗,不着痕迹的轻叹一声,声音里毫无破绽的回答,“因为游矢的眼睛是红色的呀~我呀,最喜欢游矢那双清澈透亮的红色眸子了。”
“诶!真的吗?”游矢的脸上露出两抹红晕,“我也…...我也最喜欢十代哥了~”
一边笑着应付着游矢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十代的脑内还在回荡着游矢最初的那个问题。
为什么喜欢红色……吗?
或许曾经是这样没错,但是现在,红色对我来说可是仇恨的颜色。
为了不忘记好像就在昨天发生的灭门之灾,为了把血染的那一天刻在心里,为了即使在现在这种平和的生活中依然能鞭策自己随时提高警惕,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我......
......
有节奏的轻拍的游矢的后背,游矢不一会儿就陷入了甜甜的梦乡。十代温柔的抚摸游矢的头发,然后用了一个费力的但是不吵到游矢的姿势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轻柔的吻,“游矢,你只需每天这么开开心心就好了。”


悄无声息的从游矢身下抽身出来,游城十代的异色瞳瞬间点亮,散发的妖异的光彩,淡淡的杀气从红袍下散发而出。
“游矢,你在这等着,我很快就回来。”
重新锁好小院,游城十代望了一眼远处屋顶上密密麻麻的黑色人影,发出了挑衅的声音。
“你们要找的是我,有本事就跟我来!”
------------------------------------
雨水和泥土混在嘴里的滋味并不好受,再加上鲜血的味道简直可以做成一道黑暗料理。
游城十代摇晃着身体拄着剑再一次从地上爬起来冲向眼前的敌人。
这是一场并不惊心动魄甚至有些无聊的战斗,因为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毫无还手之力的十代被一次一次的打倒在地上。
嘴角的血迹已经懒得再去抹干净,浑身的伤口因为红色的衣袍暂且看不出来到底流了多少血,但是清楚的是身上应该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了,因为全身上下都在承受剧痛。
即便如此,游城十代还是一遍遍的从地上爬起来向面前的敌人冲了过去。
敌人一边大叫着疯子一边尽力的抵挡着十代不要命的舍身打法,嘶吼声、剑与剑相互碰撞的金属声混在雨声中在四周响起,但是十代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之前受的重伤和超出自己能力的龙化使他几乎丧失了五感,除因异色瞳还勉强保持的视力以外,现在的十代透支了身体所有的力量。
细密的鳞片遍布全身,因为暴力刺激出来的鳞片戳破了十代皮肤,鲜血和着大雨一起流向地面,积起了一个个红色的小水坑。
疼痛什么的已经不重要,生命什么的想要也尽管拿去。
只要,游矢能够继续微笑着活下去就够了……
将长剑从敌人的咽喉处拔出来,十代龙化的看不出人形的脸上溅满鲜血。
异色瞳在原来的程度上二次点燃,强烈的光和热在双眼处爆发,极致的橙与绿照亮了这惨烈的战场。
身体上的鳞片也开始膨胀至手掌大小,指甲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锋锐无比。
十代扔下了已经破刃的剑,或者说剑什么的已经不需要了,这成长为真正龙爪的双手足够手刃掉对方剩余的所有人。
“怪,怪物!”
凄厉的尖叫在人群中爆发出来,一处一处此起彼伏,然后又慢慢的衰弱,直到雨声淹没了一切。
呼啸的大雨中,满地的尸体中间只剩下一个站立着的人。不,游城十代现在已经不能被称作人类了。强行施展高级的龙化还是使他遭到了反噬。
布满全身的巨大鳞片,锋利的爪子,粗壮的尾巴以及从头部两侧延伸出来的巨大弯角无处不在显示现在这个生物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人类以外的物种。
“十代哥!!!”绝望的哭喊从风雨的缝隙中传递过来,但是丧失听力的十代不可能听到了。
力气用尽的十代站立着的身影轰然倒地,然后缓缓合上了双眼。
游矢,应该安全了吧…...那么…...我也可以安心…...
“啪嗒。”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丧失了感觉。但是游城十代突然感受到了一滴水珠摔落在自己脸上,。他知道,这不是雨滴。
“十代哥!你醒醒啊…...”
抱着几乎龙化的十代,游矢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只能无助的哭喊,就像灭门那天的自己一样,毫无长进。
“不要啊…...没有十代哥的世界什么的……不要!!”游矢紧紧的抱着十代的头,用额头贴着十代的额头,就像以前一直做的那样。
但是他绝望的发现,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十代的额头也没有了以往的温度,剩下的只有冰冷的鳞片。
怀中的龙身体扭动了一下,然后艰难的睁开了双眼,熟悉的异色瞳出现在榊游矢的眼前。


游城十代勉强睁开双眼,但是眼前并没有出现想看见的那个人影。
“游、游矢…...”
半龙化的声带伴着尖锐的龙啸发出人类的语
他知道游矢就在那里,游矢正在听着。
“别哭啊…...我不是说过了吗,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不要!十代哥!
“我希望…...你能够永远开心的微笑…...给世界带来微笑……”
十代哥!没有你我根本笑不出来啊!
“游矢…...你知道吗…...你的微笑最好看了…...”
十代的声音急速的变化,差不多分辨不出人的声音了。
异色眼的龙用最后的力气取下卡在龙鳞处的掌门指环递给游矢。
“记住,我们异色眼的骄傲!”


暴雨还在无止境的下着,混合着少年的哭喊和虚弱的龙啸......

END


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概括一下就是十代为了保护游矢过度龙化导致永远变成异色眼龙的故事,嗯。
写的不足或者没看懂的地方......请自行脑补诶嘿~

评论(9)
热度(16)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