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五代同堂】如果有一天,你的头发逃跑了~在奇妙的YGO空间中的妄想剧

我是光速打自己脸的宴倾orz

脑洞这种东西说来就来根本止不住,本来说变成月更….

结果…这才过了几天就更新了啊(摔)

快夸我快夸我这两天可是日更的哟(滚)

以下正文


 


 


 


某一夜,五位打牌王像是约好一样一起做了一个噩梦,梦中,他们的头发因为忍受不了他人的吐槽,逃跑了......

没错,字面意义上的那个逃跑。

就算是不能动的番茄还是脱水就会死的各种海产,但是它们就这样完全无视了自然法则从头顶自然的脱落下来然后在空中漂浮着逃走了……

第二天早上,不动游星如同往常一样准点起床,虽说昨晚做了一个那么奇怪的梦影响了睡眠质量,但是生物钟还是驱使着他在这个时候醒来。

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房间的门,不动游星看到的是这样一番景象。

客厅里,两个带着帽子看起来身型分外眼熟的人在互相安慰。

“你们是......游戏桑和游矢吗?”

听到楼上传来声音,那两个戴帽子的人身体一颤,然后压低了帽子转过身来。

“游、游星哥......”游矢的声音带着哭腔,“我、我的头发逃跑了。”

“哈?“

即使是在打牌王这么不科学的世界里,不动游星依然相信着科学。按照常识,头发逃跑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又不是十代前辈为了变装,经常把羽翼栗子球戴在头发上面无意义的增高。

“游矢你先别哭...肯定有什么原因的,别着急。”游星慌慌张张安慰完游矢,然后又转头看向带着帽子的武藤游戏。

“游戏桑….也?”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武藤游戏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怎、怎么会?难道说昨晚的梦成真了吗?不动游星对自己的想法开始动摇。

“还、还有…..”榊游矢缓缓伸出一根指头指向游星的头顶,“游星哥。”

“嗯?”

“我想说,你的头发也不见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动游星故作镇定的外表下,内心深处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冲回房间找帽子的游星已经丧失了往日的冷静。

“别紧张不动游星,”游星对自己自我暗示道,“你可是拥有明镜止水之心的男人。”

然而明镜止水并不能解决头发逃跑的问题,衣柜翻的乱七八糟也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游星变得更加急躁了。花费了不少时间几乎把整个房间翻了个底朝天,无意中抬头看才发现那顶找了很久蓝色的帽子居然就挂在门的背后那么显眼的位置。

不幸中的万幸,还好找到了帽子,不然游星说不准就得找块布当头巾一样包上了,那场景真的不忍想象。

待游星带好帽子,整理好依然糟糕的心情以后,下楼见到的又是和之前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不知何时起床的九十九游马顶着一个大光头在满客厅的乱窜,要不是他那身标志性的衣服和嘴里喊着的一飞冲天的口头禅,在这个认发型的世界里,还真难看出来那个人是游马。

“一飞冲天啊,我!”

游马借着沙发的弹性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扑向漂浮在半空中的那个正在啃着决斗饭团的龙虾。

你没看错,是漂浮在天上的龙虾,而且那就是游马逃跑掉的头发。

“往哪里跑?”

游马向前三个前空翻,然后纵身一跃撞在了墙壁上。

“好痛痛痛痛……”

所以说在房间里不要追逐打闹乱蹦乱跳,大人们的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发生了什么事吗?”

各代打牌王中的赖床王游城十代在事件发生这么久后才姗姗来迟,手上还不忘抱着他的炸虾抱枕。

“为、为什么十代前辈还有头发?”游矢小天使眼角还挂着泪珠。

“哈?游矢你在说什么话啊,我当然有头发啦。”十代一副莫名奇妙的样子,“倒是你们,怎么在房间里带起了帽子……”

游城十代揉了揉睡眼,总算看清楚了客厅里的状况。“啊哈哈哈哈,游马你那是什么发型!”

幸灾乐祸的十代很快拉到了全场打牌王的仇恨,各位打牌王起床以后发生这样的事情心情本来就不好,被十代这么一笑,所有人当即就炸了。

“游星、游马、游矢上,看我们不婊哭他!”

“好!”x3

在经历了不可描述惨无人道的折磨之后,游城十代奄奄一息的趴在了地上。

“咦?各位前辈你们看。”游矢指着十代好像发现了什么,“十代前辈头顶的不是头发,是羽翼栗子球!”

“这么明显的东西居然没发现!”

“十代前辈明明和我们一样居然还要作死!”

“no zuo no die....”

……

事态现在非常严峻,各位打牌王的头发居然真的逃走了!

五个用帽子遮住光头,咳纠正,四个用帽子和一个用羽翼栗子球遮住光头的打牌王们此刻聚集在一起开展有史以来的最紧急会议。

论题:头发逃跑了该怎么解决?


游戏:叫另一个我出来发动全YGO空间的黑暗游戏,就不相信它们不出来。

游星:游戏桑冷静!

十代:我有羽翼栗子球我不怕~

众:闭嘴!

游马:那个……我的头发现在就在房间里面,没人帮忙抓一下吗?

游矢:游马前辈你是说那只龙虾吗?刚才它吃完决斗饭团以后就从窗口飞出去了,还发出疑似一飞冲天一样的奇怪声音。

游马:呜呜呜

游星:我想到一个好注意了,既然游马的头发有着和主人一样的习性,那么我们只要再用决斗饭团吸引它出来就好了不是吗?

游戏:有道理,那么我们剩下人的头发该怎么办?

十代:我的可以用炸虾吸引过来!

游戏:不用了,十代我已经看见你的头发了。

游戏向下指了指自己的右腿,只见一只棕色的水母正用它的触须一圈圈缠在上面,然后用水母头不停的蹭着游戏的大腿。

“放肆!就算你是我的头发也不允许你这么靠近游戏桑!”十代见状直接扑上去和缠在游戏腿上的水母撕扯了起来,“游戏桑的大腿挂件的位置是我哒!”

水母的柔软性异常的好,在力量比拼上也完全不输于主人十代,硬是抱着游戏的大腿不肯松手。最后还是由智商担当不动游星从厨房里端出一盘炸虾,才引诱着水母松开了触须。

十代眼疾手快的用吃完的糖果罐把水母扣在里面,这才完成了捕获。

“呼!”

游戏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水母VS水母大战中,最累的不是对垒双方,而是被夹在中间的他。此刻,十代的头发已经被找到,而游戏的还一点头绪都没有,这就更加让他心累了。

“游戏前辈别着急,我们肯定可以把头发找回来的。”小天使番茄善解人意的安慰道,挥舞着小拳头一副气势十足的样子。

“嗯,游矢谢谢你。”游戏习惯性的伸出手想揉揉游矢的头,然后才想起现在大家都处于头发逃跑的情况,讪讪地收回了手。

“一飞冲天啊我!”

突然一声气势十足的口号从窗边传来,只见游马使劲一拽手中的丝线,丝线末端绑着的决斗饭团和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去的龙虾一起在半空中划过一条弧线,摔在了游马面前的地板上。

“还好没有跑远,可以用决斗饭团诱惑回来”,游星在头上抹了一把汗,“给,游马,拿罐子先把你的头发装起来吧,免得再跑了。”

游星从厨房里拿出来三四个空置的玻璃罐,分别递给了游马游戏和游矢,还有一个留给了自己。毕竟不知道头发什么时候会跑出来,因此还是事先准备好比较好。

现在已经有两个人找回了自己的头发,剩下还有三人一筹莫展,唯一肯定的就是:第一头发不可能跑出YGO空间,第二剩下的头发形状分别是海星、螃蟹和番茄。

短暂的沉默之后,五个光头又坐在了一起,开始讨论下一阶段的战略方针。

论题:论海星、螃蟹和番茄的引诱方法?

游戏:我觉得我应该回房间去看看,说不定我的头发正在收拾书包准备上学。

十代、游马:嗯嗯,游戏桑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游星:我觉得我应该回地下室看看,说不定我的头发正准备开走我的D轮

十代、游马:嗯嗯,游星(哥)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游矢:我觉得我应该…..QAQ呜呜呜我不知道一个番茄还能跑到哪里

十代、游马:嗯嗯,游矢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啊啊啊不对

十代:游矢别哭啊,你不是决带笑教主吗?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露出微笑,我们大家都会帮你的

游马:是啊,游矢你仔细想想平常的你,肯定有什么地方会吸引你的头发的

榊游矢低头沉吟了一会,然后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微笑。他站起来跳到了茶几上,双手举高,带着饱满的热情大声喊道:“ladies and gentlemen…….”

说时迟那是快,游矢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红色的影子直接从沙发底下弹出来砸在了游矢的脸上,正是游矢逃跑的头发。

十代和游马都发自真心的为自己机智的后辈鼓起了掌。

“游矢你是怎么想到用这个方法吸引头发的?”

榊游矢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我听人家总说每次看到我说这句台词就会犯尴尬症,然后我就想……假如是这样的话,我只要一说台词,我的头发就会因为尴尬跑出来打我的脸了吧。”

“……”

“......好吧”

“啊啊啊啊,不说这个了,不知道游戏桑和游星怎么样了,我们去看看吧。”十代快速的回避掉了上一个尴尬的话题,推着两个后辈向初代决斗王武藤游戏的房间走去。

“游戏桑,我可以进来吗?”游城十代礼貌的敲门问道。

“啊,十代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那里不行~”房间里传出了听起来就不妙的少儿不宜的声音。

“游戏前辈,没事吧?”后辈组两人也是十分担心,游马直接就推开门闯了进去。

屋内的景象…...可以说非常牙白......

初代决斗王武藤游戏,正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和一只海星搏斗…..

嗯,对,搏斗……非常激烈的肉搏战……

海星看样子是想把游戏的衣服给扯下来,但是受到了游戏的强烈抵抗,双方在地板上展开了长时间的拉锯战,不过看这个样子,似乎是海星略占上风?

十代看到这个情况非常识相的遮住了两个后辈的眼睛,然后推着他们向门外走去。

“游戏桑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们走错门了,对,走错门了…...”这已经仿佛是逃命般的速度在行走了喂。

“站住!快过来帮忙!”

十代的身形在快踏出房门的那刻冻结,他僵硬的转过身,脸上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游戏桑,这样不太好吧。”

“想什么呢!再不过来下个月下下个月的炸虾全部扣光!”

“是!我现在就过来!”

受到炸虾威胁的游城十代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拉着两个后辈冲进房间解救偶像于水火。

......

“好了这是第四个了,就差游星的头发不知道找没找回来了。”游戏整理好衣服,拿着装着海星的罐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已经找到头发的四人重新回到客厅,不动游星早已在沙发上等着他们了。

“游星,怎么样了?”游戏问道。

游星摇了摇头,语气里充满了失落,“还没有...…不过至少肯定了不在地下室里面。”

“游星哥,”游矢扑过去抱住了游星的腰,“别担心,我们都会一起帮你的。”

“是啊,游星我们一起加油吧!“

“游星哥一飞冲天啊!”

不动游星看着眼前这么可靠的前辈和后辈们,尽管他们现在都没有头发样子十分滑稽可笑,但是游星的眼眶里充满了感动的泪水。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们就开始找吧!作战名称命名为寻找螃蟹大作战!”

“十代前辈…...好逊的名字…...”

“诶嘿嘿是吗?多直白的命名方式啊~”

“就这样吧,名字不重要,大家抓紧时间开始找吧。Fight on !”初代打牌王武藤游戏下达作战开始的指令。

…….

顺带一提,大家为了找游星的头发耗费掉了这一天剩下的所有时间,最后在大家饿的饥肠辘辘大晚上准备吃点什么的时候,发现了悠哉悠哉泡在牛奶里面游泳的螃蟹。

再顺带一提,大家最后也没有找到把已经具有自我意识的头发重新安回原位的方法。所以五个人躲在YGO空间里一直不敢出去见人,直到新的头发长出来为止......


TBC


评论(11)
热度(71)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