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五代同堂】听说你是教主?~在奇妙的YGO空间中的dinner time(下)

这个系列感觉已经变成月更了……

又新开了一个坑而且以我龟速的码字速度、突如其来的脑洞以及不间断懒癌发病,一个月一更就原谅我吧orz

缺粮缺的厉害的话要不我卖个萌给你们看?(滚)

以下正文(接上篇)

 


 

 

 

今天也是一个好天气。蓝天、白云、微风、鸟啼,处处都是一派和平温馨的景象,如果没有发生之前那件事情的话......

“不愧是游戏桑的手艺,炒鸡棒!”

刚化身为丧尸水母的游城十代在重新补充完炸虾营养素以后又恢复了活力,此时像没事人一样坐在餐桌前大吃特吃。

“干杯!”

不,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高举游星牛奶杯的他应该说是精力过剩了。

不过其余的几位决斗王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什么世面没见过?对十代这种秒速恢复的现象早已见怪不怪了。或者应该说,由于刚才阻拦十代已经耗费了太多了体力和心神,导致此刻完全没有吐槽的力气。

后辈组两位小天使坐在十代的对面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好似用圆规画出来的圆滚滚水汪汪的两双大眼睛以及毫无活力的龙虾角和蔫下去完全没有平日里那种柔韧弹性的番茄梗无处不在彰显着二人对炸虾的渴望以及炸虾成为十代专属定食的怨念。

毕竟这也是他们的爱吃的东西之一,尤其是现在桌上可是摆放着初代决斗王亲手做的炸虾诶!限量版限时供应,说不定一生中也就这么一次!

啊,你问为什么不敢去拿?

看看游城十代像猫咪一样对炸虾的护食程度就知道了,你要是敢觊觎他的炸虾,保准瞬间爆炸给你看。

其实炸毛还算小事,关键是这个可是十代的大大大偶像武藤游戏做的炸虾,万一丧失理智直接来场真人PK或者发动超融合,那可就真酿成人间惨剧了。

为了自己的小命,为了可能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噜声的护食前辈,两位小天使只能泪眼汪汪的盯着盘里的限量版炸虾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十代的口中。

尤其是四代决斗王九十九游马,他现在幼小的内心里还残存着刚才差点被十代当成炸虾吃掉的阴影,一手紧紧拽着游星的衣角,另一只握着游矢的小手寻求安慰。

看来即使是决斗脑、对思考不擅长的游马也可以用本能察觉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危险。毕竟要不是之前有游星和游矢拦着,丧尸十代真的有可能把游马给吃了......

因为这个原因,游城十代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某龙虾默默拉进了名为天敌的名单中。

“对了,游马。”差不多大家都吃的酒足饭饱的时候,游戏打开了话匣子。“听说你最近成立了一个什么教?”

“噗——”某龙虾一口饭团全部喷了出来。

“游马前辈!”一旁的小番茄赶忙抽了一张纸巾递给游马。

“咳咳咳咳咳。”连喝了三大口水都止不住游马现在胸中翻滚着的卧槽。

殊不知,游马的这番夸张表现反而更让前辈组的三人心生怀疑。三位决斗王眼神稍稍一交汇,随即已经知道对方心中的想法,定下了计划。

TURN1

首先是游星出马。

“游马啊,你还小,现在只是个学生,学习才是你的本职工作啊。”没上过学的原不良少年挑染蟹语重心长的说道。“想想你的期末考试,再想想你平时的决斗战绩,还是不要搞什么莫名其妙的教比较好。”

“咳咳咳咳咳。”

正经规劝完毕,接下来是十代的回合。

TURN2

十代啃完最后一只炸虾后,走到游马的身后轻轻揉了揉他的龙虾头。

“游马啊,你知道我向来对学习不怎么关注的,但是呢,成立一个组织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没有黑化经历的你是很难做到哒!(喂)现在的教徒那叫一个疯狂啧啧啧。你不知道,我上次居然看到了A游本(唔唔唔唔唔,游戏桑你干嘛捂住我的嘴)。”

“咳咳咳咳咳。”某龙虾发出了丧心病狂的咳嗽声。

上面是反面案例,嗯,作者表示才没看过什么A什么本的。

游城十代还未发言完毕就被初代决斗王强制结束了回合,撒,接下来是游戏的回合了。

TURN3

短暂的时间后,游戏带着看似温和实则已经冒出实质杀气的微笑解决完现在已经变得极度老实的水母,拉过椅子坐在游马旁边。

嗯?游马头上怎么油的发亮?

……十代!你又不擦手然后欺负后辈!我就说游马的头发最近又有光泽了许多,原来是你干的!

暂且按压下想回头再爆杀一次十代的冲动,游戏略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使声音尽量变得温柔一点。

“游马啊。”

……在一边旁听的小番茄表示,你们仨开头都用这样的句式,真不是商量好的嘛。

当然这话游矢可不敢说出口,没看现在仇恨全集中在游马身上嘛,这时候做出吸引人眼球的事情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教主?一飞冲天教?”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喂喂,游马你这样咳下去真的大丈夫?

“我和游星的意思差不多,小小年纪就走上传教的道路可不是什么好事。我还听说是什么邪教?你真的没做什么危险的事?”

“没有…真没有…”游马一脸懵逼,小脑袋拼命的转动着思考该怎么解释自己是无辜的。

“那就好。”游戏露出了天使一般的笑容,并没有深究下去。

YOU WIN!

“诶?”

突如其来的危机解除。

“我相信游马你不会做那么危险的事情,既然你已经有自己的想法,那我们也就不会多问了,朝着你想要的你目标前进吧。如果有需要我们帮忙或者给建议的地方尽管开口。”

拍拍游马的肩膀,游戏转身进入厨房打算重新做一盘炸虾。游马和游矢喜欢吃炸虾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不过之前要从炸虾缺乏症患者十代的手下抢过炸虾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既然这样还不如等十代离开餐桌了以后再重新做一盘。

餐桌上只剩下游马和游矢两人,游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继续开始编写已经写了一个多月的程序,十代软倒在沙发上显然是吃饱了打起了小瞌睡,游戏在厨房忙碌着做炸虾,游马显然现在还没回过神来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偶尔有这么平淡温馨的生活也不赖呢,榊游矢这样想着幸福的眯起了双眼。

“还好,前辈们不知道我的决带笑教~”

不过以防万一,游矢还是决定早早撤退比较好。摇动着番茄梗装作若无其事的起身离开桌子,若无其事的走上楼梯,若无其事的准备转弯进入房间、推门......

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榊游矢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对了游矢。”游戏满手粘着面糊突然从厨房探出头。

“决带笑是什么意思啊?”

榊游矢脸上的微笑瞬间冻结。

TBC


评论(7)
热度(55)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