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约十】Möbius band 03(1)

(九)
“小姐!少爷他还在工作!”

提着深红色的小洋裙,少女不顾周围侍从的阻拦冲进了紧闭着大门的书房。
彩虹色的琉璃制成的顶灯温和的向外释放着光芒。与大门正对的落地窗拉上了宝蓝色的窗帘,整个房间的整体色调十分昏暗,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窗边巨大的黑色办公桌前,一个瘦小的身影在伏案工作。

似感觉到门口发生的骚乱,桌前的少年抬起头,眼神中掩不住的疲累。不难猜测,少年应该连续工作了很长时间,但是桌上的文件依然像小山一样堆积着。脸上的表情是没有丝毫的缺陷的完美,带着宠溺的淡淡的微笑,在这个世界上只对唯一的一个人露出的微笑。

“十代,不是说了我忙完就去陪你吗?”
-----------------------
游城十代猛地清醒过来。

昏睡中,独自行走在渺无人烟的黑暗空间找不到方向,徘徊着徘徊着,从很久以前开始到未来时间的尽头都会像这样徘徊着。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十代凭本能拖着疲惫的身体依旧前行着。

不能止步!

必须前行!

没有人告诉自己这是为什么,那是内心深处的声音。

不前进的话就谁也救不了,不前进的话就什么都不会改变,不前进的话就找不到所谓的答案。

即使现在已经清醒过来,那种压抑的令人窒息的感觉依然残留在身体上,让人不快的感觉。

啊,对了。

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被敌人包围的飞行艇里只剩下约翰一个人,还要带着自己这个伤员,这种危险的情况下怎么能允许自己在这里休息。

视线一片模糊,背后依然疼痛的部位诉说着它曾经被枪击过的事实。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是之前的失血过多造成了十代现在全身无力,能够动动手指已经是极限了。

游城十代尝试着睁大双眼,但是看见的只有模糊的湖蓝色?

等等。

湖蓝色?

勉强的挪动右手试着摸上去,入手处是蓬松的柔软。

一个声音传入耳中,那是带着惊喜的声音。

“十代!你醒了?”

掌下的柔软骤然离开,指尖划过湖蓝色发丝的末梢,十代的心里居然闪过一丝的意犹未尽和不舍。

“十代你感觉怎么样?别动,我现在就去叫医生来。”

...…是约翰吗?

看样子事件已经解决了啊,我现在是…躺在医院里吗?

十代的心里仿佛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瞬间放松的整个人又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中。

拉着医生飞速赶来的约翰看着床上再次睡着的十代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道歉送走医生后,约翰重新坐回了十代的床边。右手托腮静静地看着十代的睡颜,胸腔里一种暖意上涌,像是欣慰又像是感叹,好像曾经也无数次这样坐在床边,这样看着某个人一样。

约翰使劲的摇了摇头抛开这个不切合实际的想法,弯腰从地上的袋子里掏出两个又大又红的苹果削了起来,不一会就弄出了一盘装盘精致可爱的小兔叽形状的苹果。

又静静的看了一会十代,直到门口一个人影走来,约翰才起身离开。

“奥布莱恩…拜托你了。”

这个被称作奥布莱恩的是一个皮肤黝黑身体精壮的汉子,腰间毫不掩饰的别着一把底色为黄色的手枪,犀利的眼神给人一种在丛林中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能让约翰拜托保护十代安全的人一定有着过人之处,奥布莱恩也不例外。

他是天生的神枪手,从小在丛林里长大,不仅深谙野外求生技能而且还练得一手好枪法。更重要的是,奥布莱恩对于承诺和任务的责任感非常强,一旦决定接受就肯定会做到极致。这种认真的性格虽然深得上司的欣赏,但是却遭到一同执行任务的其他同事的不满甚至敌视。在特工组织里,虽然奥布莱恩和约翰同属不同的部门,但是却不知为何建立了旁人不理解的深厚友情。

奥布莱恩向约翰轻轻点点头,示意我做事你放心以后,约翰方才放心的离开。

十代昏睡的时间也不久,两个小时以后就悠悠醒转过来。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病房内并没有开灯 ,一片漆黑的情况下自小在生活在危机四伏的混乱地区里的十代还是能感觉到房间内多了一个陌生的人影,这种刻在骨子里的对危机的敏感永远不会被磨灭。

按照人影的身高和体型可以判断出是个健硕的男子,比自己高一个头,力量占优,夜视能力相当好,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已经发现了醒来的自己并且正盯着这边。

十代的夜视能力是天生异色瞳带来的好处,而普通人有这样的夜视能力除了天赋以外,和长期的训练也脱不了干系,奥布莱恩就属于后者。

十代脑内快速转过了无数种可能。

自己的身份应该没有暴露,所以不是来暗杀或者寻仇的,再者,如果是上述两种可能的话早就在自己昏睡的时候就已经下手了,正常人都不会平白错过那么好的机会。

那么...结果只有两个:第一,约翰不在房间的话,这人很有可能是他安排过来的。第二,对方要不是潜入房间无差别作案,要不就是对假身份的自己有兴趣。

游城十代的异色瞳在美瞳后悄然的点亮,眼睛微眯,身体的姿势细微的调整了一下,做好了即使对方是来刺杀自己也能进行反击的准备。

“我知道你知道我醒了,所以也不要再玩这种大眼瞪小眼的游戏了,说出你真实的意图吧。”

并没有出声作答,奥布莱恩走到门口打开病房的灯。两人都没有因为突然的灯光而闭眼,这是经过训练的人都懂得的技巧,依靠瞳孔一瞬的缩放来适应突然变强的灯光,这是在战斗中非常实用的小技巧,可以通过此方法制造对方的破绽然后趁机进攻。当然这种方法不适用于光线太过强烈情况,一不小心就会把眼睛闪瞎。

“......我来猜猜你是谁吧。”

看清了奥布莱恩的模样以后十代心中已经有了把握。

“一眼就能看出来受过训练的体型,在医院里还能毫不掩饰的携带武器这点来看,你应该是具有特权的人。警察首先排除,警察非紧急情况下是不允许配枪的,一般都是单警装备,以电击棍为主。特警也排除,特警不会在公共场合暴露武器......”

奥布莱恩没有作出任何反应,就站在那里静静地听十代继续说道:“你应该是具有特权但是又在管制外的人员,这样的组织可不多啊......比如,特工?”

十代俏皮的歪头,直直的盯着奥布莱恩的眼睛。

“好吧,我投降了,真不愧是游城十代,混乱地区的霸王大人。”

“嗯?”十代的异色瞳释放出慑人的光彩,肉眼可见的杀气充斥在整个房间内,那一瞬间某霸王大人是真心想杀掉奥布莱恩。

童年在原始森林的生存经验练就了奥布莱恩如同小动物一般对杀气的感知能力,知道自己再不解释真的会被十代灭口。

“是约翰告诉我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约翰托我保护你的安全,他去报告任务情况了。”

任务也就是指十代参与进去的劫飞行艇事件,在帮助约翰解决掉大厅看守人质的敌人后他就失去了意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十代完全处于迷茫状态。单从十代在医院这点看,任务至少是完成了的,不过具体怎么样就不清楚了。

“不用担心约翰,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很圆满。”

“.......”

“至少在我听闻的消息里是这么说的:约翰安德森以及一名协助者也就是你游城十代,在保护人质不受伤害的同时,击毙敌方半数成员,策反敌方人员一名以及活捉剩下所有敌方组织成员,取得了巨大的胜利。”

听闻这个战绩,十代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本以为约翰只是一个菜鸟特工,顶多完成过几次小任务,枪法比较好而已。没想到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居然这么强势的把事件解决了。虽然自己帮忙完成了大头的人质保护和四分之一的敌人消灭,但是不得不说约翰这次的确做得漂亮。让自己这个混迹在危险地带的人都不由得赞叹。

没想到...原来约翰是个这么厉害的人物啊。

“是的,他在我们内部的排行榜里可以排到前三的位置。”

本来是心里话,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讲了出口还被奥布莱恩听见了,这让十代觉得很尴尬,不过并没有在外表上表现出来。

“桌上有约翰切好的水果,你可以一边吃一边等他回来。”

说完,奥布莱恩逃回重新站回原来所处的角落,腰板挺直双手后背双脚自然分开如同军人姿势一般戳在地上,一副我的话已经讲完了你吃水果不用管我的架势,不敢再看十代一眼。

缓缓收起杀气,十代也意识到自己确实做得过分了一点,把奥布莱恩吓成那个样子。

好吧,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肚子确实已经饿的咕咕直叫了,十代毫不客气的端起桌上那盘可爱的小兔叽苹果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虽然苹果形状非常可爱有点不忍下口,但是谁叫自己饿成这个样子了呢?十代非常没吃相的三下两下就给解决完了。

咕咕咕———

刚才没吃东西还好,现在吃了一点东西促进了胃的消化反而使人更饿了。

好想吃炸虾......

十代自己本身就是技艺高超的炸虾师傅,奈何此处是医院,没有可以做炸虾的工具,不然早跳下床自己动手了。

奥布莱恩那一副我是木头桩子不用理我的样子再想搭话也不太可能。饥肠辘辘的十代为了节省体力只好软趴趴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从混乱地区走出来散心真是太好了,十代这么想着。

除了吃到了以前没有吃到的各种美味,见识到了和平状态下人们幸福的生活以外,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在自己身边发生,那是十代在书本或是网上学不到的东西。

比如自己现在的这种心情...

以前一个人独来独往所以从未体验过这种等待一个人回来内心的期盼和焦虑。

快点回来吧约翰......

我饿了,快给我带点吃的回来QAQ

最好是炸虾!


TBC



一到假期各种事情就特别忙,感觉比上学还忙(趴)而且还特别不想更新,满地打滚满地打滚

好敬佩所有假期日更的太太,受我一拜

话说这本来只是个中短篇啊...为什么我填充填充设定就变成长篇了QAQ嘛,我会加油的,坑总是要一点一填的~


评论(1)
热度(14)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