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当两部卡牌番的男主见面

这里私设十代和尤姐融合后十代人格消失,回归的是二十代,然后消失的十代碰上了消失的弹爷。下面有几段废话,想看文的各位可以快速下拉。

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喜欢弹了,不仅是因为他人格的魅力,而且因为他和十代好像。

两个初期如火一样的少年,热情开朗,各种萌萌哒。

自己拥有强大的力量,然后扛起了拯救别人的重担。因为自己有着无与伦比的实力就要负起冲在前面的责任吗?
因为自己拯救了别人太多次所以已经被当作理所应当了吗?
当自己没有力量倒下的时候换来的是什么?不是安慰、不是帮助,而是伤人心的指责、抱怨甚至于谩骂。
弹爷也好,十代也好。两个人都还年少,没有理由成为世界的救世主去拯救世界,但是他们还是去做了。
没有好处,有的只是各种的疲累和伤痛。
最后,还受到世人的不理解,十代更是被自己身边的伙伴伤的很深很深。
虽然弹没有黑化,但是在brave里也是变了不少,虽然确实是长高变帅了,但是却我和以前那个萌萌哒的弹爷不同了。每次看到不再轻易露出笑容的弹爷就觉得很心痛。
和异界篇的十代以及融合后的二十代如出一辙。
两人都是热情的红色,但最后都是燃烧了自己温暖了别人。
十代算是回来了,但是已经变成二十代,并不是原原本本的十代了。而弹爷...干脆就这样消失了QAQ

所以本文是为了满足作者私心,让弹爷回归的文章,顺带带上十代小天使,毕竟十代和弹爷真的很像呢。

以下正文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いいバトルでした」

马神弹脸上无喜无悲,或许他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或许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因此当战斗结束,意识到自己是神明的炮台启动的祭品的时候,弹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惊讶,语气中充斥的是一种释然。
或许,因为自己是导致未来世界变成现在这样的祸因,所以多少有赎罪的意味吧。
耳边传来的是曾经一起战斗、一起度过各种难关的伙伴们的惊呼,不用看都知道他们脸上写满的是怎样的惊讶与悲伤。
不知道为什么,到这个时候,弹忽然觉得自己的一生虽然精彩的只有那么两年,却无比的充实和愉快。如果再来一次的话,相信自己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踏上这条道路吧。
挂念的事情,挂念的人,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但是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弹看着自己被光芒笼罩渐渐消失的身体,那是打败异界王拯救世界和未来世界的救世主最后的末路。
仅剩说一句话的时间,要说些什么好呢?
马神弹脑内一瞬间想了很多,要不要对面前的巴罗涅或者对自己的伙伴抑或者对麻衣说些什么呢?
弹低下头,眼睛闭上了片刻,然后抬头,脸上露出了自从来到异界后仅有的几次微笑。
说出来吧,那句话,那句每次结束BS都会说的那句话。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いいバトルでした」
谢谢,真是一场精彩的战斗。

---------------------------

在什么都没有的虚空中睁开眼睛,马神弹花了不少时间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消失的事实。不过目前所在的地方一目了然不是原来的世界。
Soga,难不成这里就是冥界吗?
马神弹习惯性摸了摸腰间,原本放卡组的地方空空如也,应该是在最后的战斗中遗失了。
意料之内的事情,但是弹还是有点失望,毕竟卡组是卡斗士生命一样的东西。
现在应该怎么办呢?自己应该确实是消失了才对,那么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激突王马神弹觉得突然失去了目标,激突失去了目标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没有目标的激突还可以称之为激突吗?只能叫乱撞吧。
漫无目的的在这个世界游走,也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在充斥着白光的无尽虚空的尽头,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再走近点,原来是一个简易的酒吧吧台。吧台前背对自己坐了一个和自己发色一样红色外套的少年。
“那个....”马神弹轻呼。
可能是这个空间好久没有出现过人声,红衣少年被吓的浑身一颤。随即惊喜的回过头,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你好!欢迎来到世界的尽头~”
世界的尽头...吗?
马神弹之前不是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性,所以此刻也是十分淡定的坐在了红衣少年旁边的凳子上。
“要喝点什么吗?这里什么喝的都有哦~”
想起了自己心头萦绕的那个紫色的人影,弹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那......请给我一杯红茶。”
看着红衣少年在吧台前忙左忙右才弄出一杯卖相怖人红茶的滑稽样子,马神弹已经能预见到红茶的黑暗度可能会是地狱末日的级别。
“红茶的茶包....不要全部都放进去啊。”马神弹无言的扶额。不过看着对面的少年忙着那么开心,也就不打搅他的兴致了。看得出,对方可能在这个空间里独自呆了很长时间,想必是太过孤独吧。
“我的名字是马神弹,你呢?”
红衣少年低头摆弄着茶杯,抬头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我叫游城十代,尤洛西库~”
.......
“诶~十代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在和十代的谈话中,弹发现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嗯!在我的世界里流行着一个叫作游戏王的卡牌游戏,但是其实这些卡牌里寄宿着精灵,蕴藏着足以颠覆世界的力量。大家靠卡牌的决斗来解决纷争甚至发动战争。”
“十代,这是不是缘分呢?我的世界也流行着一种卡牌游戏,叫作battlespirits,我们把他当作无上实力的象征,一场BS可能赌上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国家甚至一个世界。”
听到赌上世界,十代脸上飞扬的神采黯淡了几分。
“那么,弹一定是你们世界很强的人物吧。”
“嘛,还好吧。我在原来的世界有一个叫作激突王的称号。”
“王...吗?”
没有注意到十代又黯淡几分的表情,弹轻抿了一口红茶,说道:“十代,其实我一直想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说实话我在原本的世界应该是消失了的,但是却在这个世界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十代,你说这里是世界的尽头对吧。既然有尽头,就肯定会有起点的存在,十代为什么没有去找寻回去的方法呢?”
游城十代沉默着没有回应,头埋的很低,长长的刘海完全遮住了他的表情。
看来十代也发生了很多事情呢。望着面前突然沉寂下去的少年,与刚才见面时的热情飒爽不同,此刻的十代身上散发的浓浓的悲伤和拒人于千里的气息。
轻轻的叹了口气,弹伸出右手揉了揉十代蓬松的棕发。
“我在我们世界呢,原本是个普通人。每天过着很普通的日子和各种各样的人玩着BS。有一天,莫名其妙的有人把我传送到了异世界,然后称呼我和其它认识的几个伙伴为光主。自此,我们踏上了拯救异世界的道路......”
马神弹自顾自的讲了起来,也不知道十代有没有在听,但是在讲到进入异世界这句话时候十代的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弹轻轻拍了拍十代的肩膀,重新坐在了十代旁边的凳子上。
“.......后来我们成功的打倒了异界王阻止了他的野望,重新回到了原来世界的我们称为救世主,颇受爱戴和追捧。但是后来一切都变了,舆论慢慢的导向对我们不利的一边,大家都承受着非常重大的压力。”
弹的声音很温柔很好听。虽然他描述的很简单,仅只字片语而已,但是听者都可以听出来他的经历是多么的曲折,要打倒一个称霸世界的boss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受世界上所有人的不理解和反对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然后我被伙伴们叫到了600年后的世界,那里是打倒异界王后的未来。人类饱受魔族的摧残,而这一切都是我打倒异界王所犯下的罪孽,因此我必须拯救这个世界不可。”弹的拳头紧握,即使是事件已经解决的现在,他还是对造成未来世界混乱的自己怀着深深的自责和一定要拯救世界的使命感。
“......我们发现了集齐12张十二宫X雷雅卡启动神明的炮台就能拯救世界的方法,但是受到魔族和人类两方的不满。他们觉得我们是自私的想占据12张卡片自己活下去而已,就这样我成为了两边的敌人,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只要能够拯救这个世界的话,我什么都能去做!”
“所以最后你来到了这里?”十代不知何时抬起了头。“像个傻子一样,最后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没有因为十代的话语而生气,弹只是微笑。
“你是笨蛋吗!根本没有人要求你这么做啊!他们不会领情,不会替你悲伤,只会觉得你所做的一切都理所当然!”不知道为何情绪突然爆发的十代猛的从椅子上跳起来,眼眶里蓄满了泪水。
两人互相盯着对方,无言。
良久,十代艰难的张了张嘴,半天才发出声音。
“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在我们世界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在决斗学院学习。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就是每学期最后的期末考试有点困难。后来,学院卷进了不少棘手的事件中,尽管学院里有不少强者,但是机缘巧合下都被我解决了。”
“因为这个原因,大家都很依靠我,我也把他们当作最好的伙伴尽全力帮助他们。直到.......”
泪水最终还是滑落脸颊,十代声音哽咽着继续说着。
“直到我输了一场决斗,然后大家都变了...我最好的...朋友们对我怒目相视,埋怨我为什么要带他们来这么危险的地方。但是尽管他们他们对我这样,我还是把他们当作朋友来看待,因此他们后来消失也对我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十代抽泣的很厉害,连说话都有些困难,胸腔上下起伏,显示出他现在的心情是有多么的激动。
弹走上去将十代拦进怀里,轻柔的拍着他的背帮忙顺气。两个在原本的世界里热情似火的少年,心底里埋藏的是旁人无法触碰的悲伤。
“最后一战...我和我小时候唯一的朋友,我的决斗精灵进行了绝望的决斗,按常理我根本无法赢它,所以只能发动超融合和它融合为一体...但是因为它的精神力量比我强大太多,最后我就这样消失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
十代话音落,两人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中。
良久,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无奈的微笑。松开揽住十代的双手,弹抹去已经停止哭泣的十代眼角的泪水。
“所以说...我们都是因为在原本的世界消失才来到了这世界的尽头啊。”
弹想回去吗?
嗯,当然,还有人等着我。
十代呢?
我...原来的世界已经有另一个我了,所以我回去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那十代你为什么要哭呢?
诶?
你现在流下的泪不正是你内心渴望回去的证明吗?
但是...已经没有人渴望我回去了呀!根本没有人记得我,我...我的存在已经被另一个十代代替了...
没有那回事!这只是十代你的想法而已不是吗?
回去,然后用你的眼睛亲眼见证吧,肯定有一直记挂着你的人存在!
可是...
这里可不是十代最后的归宿。
一起回去吧,回我们的世界。
弹向十代伸出手。
耀眼的白光在弹的背后愈渐光亮,像是原来的世界在敞开大门欢迎着二人的归来。
真的...可以吗?即使是这样的我...
当然。
十代犹豫着低低的抬起了手,然后被弹一把拉住。
走吧?
......

嗯!


Ps.本来想安排弹俯身摸十代头的场景,结果百度完发现弹居然和十代一样高ww两只真可爱~

评论(9)
热度(20)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