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五代同堂】饭桌上的海鲜蔬果宴~在奇妙的YGO空间中的dinner time(上)

感觉距上次更新五代同堂系列已经过去好久了啊(趴)

笔者患了六月天气热没空调要考试倦怠期没救了的不治之症啊啊啊啊啊啊!

说人话!

哦,简称懒癌。

总之下次更新时间不明,应该是暑假,也可能考试周心情好过来敲几行字。(望天)

起名废表示每次想标题实在是心累,自己起的标题自己也不明所以,这么狗屎的系列标题名大家就将就着看吧。

话说日常写的有点累,是时候想个主线了,不过这种东西也强求不来,说不定哪天一拍脑子就想出来了呢,不管不管不管,宝宝就是想写日常怎么了。

以下正文

 

 

 

“晚饭时间~晚饭时间~今天吃.什.么.好.呢?”

趴在沙发上的游城十代正调皮的摇晃着两只小脚丫,手指在面前摊开的五张卡片上来回摆动,看样子是想通过卡片来决定今晚的晚餐。

今天的十代没有抱着新买的羽翼栗子球抱枕,而是召唤了真正的羽翼栗子球出来。不过那个小家伙现在正趴在十代的头上打瞌睡呢。在忽略掉白色小羽翼的情况下,从远处看这个棕色的毛球球与十代的头发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使得十代的头发增高了几层,直接从低级普通水母进化为了脑袋比较大的冠水母,样子十分滑稽。

“吆西,决定了!“十代一把抓过最右边的那张卡翻开,“海洋侠!那么今晚的晚餐就决定是炸虾啦!”

“十代前辈,不要在那里玩了,游戏桑刚叫你去厨房帮忙。”不动游星坐在沙发的另一角一边剥洋葱一边分心提醒十代。

“顺便问一下,如果抽到天空侠晚餐会是什么?”

“炸虾啊~”十代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暗爪呢?

“炸虾啊~”

“融合呢?”

“炸虾啊~”

游星无语的扶额,“所以说其实翻什么卡都决定是炸虾是吗?”

“正解!游星你真了解我~”十代从沙发上爬起来,踩上羽翼栗子球形的拖鞋踢踏踢踏的向厨房走去。

“对了游星。”

“什么事?十代前辈。”

“手,摸过洋葱,刚才又去扶额…….真的大丈夫?”

“这么一说……”游星愣了一下,然后又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确实……好痛!”两行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咦?游星哥,为什么哭了?”刚传送进YGO空间的榊游矢表示完全搞不清楚情况,小跑着从餐桌上拿过纸巾盒递给游星,然后猛然抱住游星。“游星哥,别哭了,有什么伤心的事情要跟我说哟,说出来就好受多了。我希望游星哥的脸上永远都保持着笑容~”

轻轻地揉一揉卡哇伊后辈的小脑袋,游星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游矢......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游星两手搭着游矢的肩然后俯身到和游矢一样高度,“呐,游矢。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我刚才和十代前辈说话的时候呢,他……”

游矢完全没有听进去游星的话,而且泪流满面的游星现在说什么确实也没有多少说服力。

“游星哥,别解释了,我懂!”游矢露出一脸了然的表情。“是十代前辈欺负你了对吧。”

“Σ( ° △°|||)︴哈?”

“游戏桑~~~十代前辈把游星哥欺负哭了!”游矢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别墅。

不是不是不是!游矢你到底误会成什么样了!

“游星哥你放心,我会帮你讨回公道的!”游矢健气的挥舞着小拳头。

(;´༎ຶД༎ຶ`)已经解释不清了吗......

厨房里这时传来了十代的惨叫声,“游戏桑不是啊啊啊啊啊,都是误会啊啊啊啊。我的炸虾啊啊啊啊,炸虾是没有错的游戏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呜呜呜”

“十代前辈原谅我......”游星在内心深处为十代的炸虾默哀了三秒钟。

话说其实YGO空间本身是可以直接创造东西来的,结果这个功能在大家建好别墅后就一致封印了,原因是没有现实的感觉。这对一直在现实旅行,来到空间就是为了吃炸虾和零食的游城十代来说实在是折磨。于是在十代的满地打滚卖萌耍赖的强烈要求下,大家改成了只可以创造出原材料,剩余的步骤要自己料理的规则。

今天是各位打牌王来到YGO空间的整整一个月,几天前初代打牌王武藤游戏提出了大家一起到空间里共进晚餐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也因此有了今天大家一起帮忙做料理的场景。

“诶?游马呢?”

游戏把所有菜都端上桌了以后才发现某位龙虾头少年还没有到。

“不会是被老师留堂了吧?”游星一脸淡定,毕竟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唔......好饿啊…...”游矢的番茄梗软趴趴的耷拉下来,小爪子已经伸向了桌上的美食。

“游~矢~”游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温柔的音色却让游矢感受到背后传来了阵阵寒意,“要等大家一起上桌才能吃哟。”

“是......”游矢传出拖着长尾音的有气无力的回答。

某只水母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被误会了欺负游星,今天的晚餐直接取消了炸虾,这对炸虾重度依赖患者游城十代来说伤害效果拔群。

“炸虾...炸虾...炸虾...”眼神已经死掉的十代凭着本能还在呼唤着炸虾。

“大家久等啦~”游马的身影突然出现在YGO空间里。

“果然是被老师留堂了?”游星问道。

“嗯......昨晚调整卡组没想到直接到了天亮,所以上课一直在睡觉,作业也没有做,结果被老师抓住了......”

可以,这很教主。

“嗯,人到齐了,可以吃饭了,大家都上桌吧~”游戏招呼大家就坐。

“炸虾...炸虾...炸虾...”

某位水母如同丧尸般向饭桌这边缓缓移动,然后,好像看到了什么,眼睛猛的一亮,紧接着以一般人无法看到的速度向游马扑了过去。

“炸虾啊啊啊啊啊啊啊!”

其他三位打牌王见状赶忙扑上去拉住十代。

“十代前辈!那是游马啊!”游星把游马牢牢护在怀里。

“十代冷静点!你看清楚!游马是龙虾不是炸虾!”游戏一边使劲拉开十代一边喊道。

“是啊十代前辈!游马的角很锋利,会划破嘴的!”游矢附和道。

啊咧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炸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丧失理智的十代眼中只剩下游马的龙虾头。

“游马快逃!游戏桑!趁我们拉住十代前辈的时候快去做一盘炸虾出来!”两个人已经拉不住十代了,不得已游星也加入了战局。

危机时刻,人的潜能总是会爆发的。冲进厨房的游戏用人生中最快的速度做好了一盘炸虾,然后捏起一只,以平日飞牌的腕力和技巧将炸虾自厨房射进了十代的嘴里。

恭喜!各位打牌王们再一次挽救了世界灭亡的危机。

“以后...还是不要禁十代前辈的炸虾比较好。”打牌王们达成了这样的共识。

“唔......怎么了?”重新恢复理智的十代一脸茫然。

“没什么!来,大家吃饭吧~”

TBC


评论(7)
热度(77)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