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五代同堂】拇指版游基王大冒险

六一庆文,然而再怎么想都只有幼化这一条路走了...单纯的年龄缩小就很没新意了,然后...啪,一拍脑袋想出了拇指姑娘、哦不、拇指少年的故事www

虽然其实和拇指姑娘原作没有任何关系,单纯是想写缩小成拇指大小的游基王,而且到最后写着写着连拇指这个设定也忘记了...

大家就当作还在当年能过六一的年纪时,看童话的娱乐心理观看吧~

对了,本文严重ooc,尤其是游戏的性格已经没有半点原作的影子了,基本上是作者本人的代入,不适者慎入。

以下正文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啊!”

武藤游戏内心很崩溃。自己睡觉一般是全身被辈子裹紧的类型,所以很少能感受到被冷醒的感觉。然而,今早在自己打了第三个喷嚏,准备伸手去拉可能掉地上的被子时,手指尖冰凉的触感和摸上去怎么都像是水的物体让还处在朦胧睡意中的武藤游戏心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眼睛稍微睁开一条缝,入眼处是如同森林深处精灵泉水般的仙境。绿草拔地而起,几乎遮蔽了天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叶片上的巨大的露水散发着耀眼、不对,几乎闪瞎眼的光辉。身侧是一个清澈见底,水波平静的中等大小的湖泊,看上去很大却意外的浅。湿润的水汽伴着青草和鲜花的香气在空中弥漫。啊,真美啊,让人感到心旷神怡,仿佛忘记了所有的烦恼,真想永远留在这里......才怪嘞!

我的小房间呢!我家朴素的天花板呢!我柔软舒适的小床呢!这么美的地方我无福消受啊,我只想回我的小被窝啊啊啊啊!

是在做梦吧!嗯!应该是在做梦...肯定是在做梦!就这样用自我暗示麻痹自己的武藤游戏再一次闭上了双眼......

呜呜呜如果是在做梦就好了...

这样想着,尽管万般不情愿,游戏还是接受现实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打量四周。

“好吧,这次又是什么事情?次元融合还是时空穿越?反派桑你快点出来啊,不然主线该怎么进行。赶快解决完我还要去上课呢,不然出席率不够又要被老师找去谈话了。”

作为主角,武藤游戏早已适应了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会莫名其妙卷入事件的体质。刚开始几次还觉得dokidoki惊险不已,直到现在反派反反复复都是那么几个套路,慢慢的已经觉得麻木了,反而因为这样会影响自己的学习成绩而感到烦恼不已。

应该是当然的,没有人回答游戏的话。他也只是抱怨几句,毕竟作为主角,这点包容力还是要有的,尤其是自己还有四个非常会惹事的后辈,没有相当的定力迟早是要崩溃的。

想到自己四个后辈,游戏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十代、游星、游马、游矢,我有预感你们也被卷进来了。一,个,都,别,想,逃!”游戏桑你的微笑有点可怕啊有木有!

既然现在的奇异状况不是自己搞出来的,那么基本不用考虑,或者说用脚趾头想都可以断定是剩余其他四个人惹出来的祸。不要问游戏为什么能够这么武断的下决定,因为这已经成为实践检验无数次的真理。

那么,接下来只要找到他们事件就算解决了一半。快速的把复杂的状况分析到极简,游戏点了点头对自己的推理表示满意。

“另一个我,你说接下来先做什么好呢?找点东西吃早餐还是去找我那四个卡哇伊的后辈?”游戏习惯性的扶上胸前挂着的千年积木。

没有往常指尖传来的质感,游戏的这一下居然摸空了?

再摸!到处乱摸!低头......

一直挂在自己颈上片刻不离身的千年积木居然不见了!那可是自己最重要的宝物,自己最重要的伙伴还在里面!

游戏可以想象,千年积木里的另一个自己现在应该已经快急疯了。

事实确实如此,抛弃法老王应有的威严和初代决斗王应有的冷静,某人已经化为了无大脑无智商的无脊椎动物,在千年积木内发出尖锐的嚎叫。

“AIBOOOOOOOOOOOOOOOOO!”

这部分先暂且按下不提,继续看游戏这边。

尽管千年积木的丢失让游戏很是在意,然而着急归着急,现在冷静下来好好分析现状再寻找总比毫无目的的乱冲要有效率多了。

比如...现在导致大地震动的庞然大物,没看错的话那是青蛙吧!还有发出响彻天空的嗡鸣声的黄黑色生物,那、那应该是蜜蜂吧。

为什么它们会变的那么大?或者说我变小了?

游戏终于发现了这个令人浑身颤抖的恐怖事实。

假如说自己变小的话这些发生的事情就好解释多了。遮天蔽日的草叶、巨大的露珠、大却浅的湖泊或者现在可以分辨出来是雨后的积水,这一切都说得通了。千年积木消失是因为它不受奇怪力量的影响,自己变小了而千年积木却保持着原来的大小落到了其他地方...

“咕。”小心的吞咽了下口水,游戏觉得这次的情况有点不妙。

以往的故事走向都十分的清晰:boss出现、决斗、和另一个我合力打倒、大圆满结局。这次决斗盘和千年积木丢失,boss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主线不明,而且自己还变小了!!

按照现实中物体正常大小做参考,游戏大概估算出自己目前只有人类拇指大小。

“这么小的身体能干什么呀...能不能在这片草地保住小命都成问题。”游戏在叶片后面躲过一群蚂蚁的急行军后小声的抱怨道。

姑且先爬到叶片上确认一下情况,游戏找了一片倾斜度较大的草叶跳了上去。在各草叶上来回跳跃,总算到达了一片可以看清整片草地的草叶上面。

还没等游戏稍微喘口气看清楚四周的情况时,翅膀高速扇动带来的尖锐的嗡鸣以及强风从背后突至,随之而来的是双脚离开地面的悬空感和高速移动在疾风中无法呼吸的窒息。

“呜哇啊啊啊啊!”

短短一瞬间发生的变故让游戏措手不及,脑中的思考已经完全停滞,只有流出的惊呼声还在表明至少基本的反应系统还在正常运行。

“不要啊,大道寺老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不对,放下游戏桑啊啊啊啊!”

貌似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那就没办法了,吃我一记宇宙超级无敌旋转跳跃旋风爆裂修正拳之新宇宙摩天楼轮舞拇指版kic~k!”

话音刚落,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撞飞了抓住游戏的生物,嗯,看样子是活不成了。

从刚才开始一直在“啊啊啊啊啊”的游戏终于在快摔落地面前被人及时接住。

“融合次元所属游城十代、救驾来迟!”十代俏皮的比了一个敬礼的姿势。“游戏桑,你没事吧?”

”啊,总算是还好。”游戏摆了摆手,“十代,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说抓我的那个东西是你老师?”

“没有没有没有!”十代连忙摇头。

“嗯?”

“呜呜呜我只是觉得如果喊他的名字会蛮有趣的...我那个老师到现在还不肯成佛,我这算是心意上的送他一程诶嘿~”

“.......十代的老师,你摊上这样的学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游戏默默为大道寺老师默哀。

不想再聊这个话题,游戏重新抛出一个问题,“刚才你救我的时候使用的是?”

“啊!游戏桑你是问宇宙超级无敌旋转跳跃旋风爆裂修正拳之新宇宙摩天楼轮舞拇指版kic~k吗?”

“哈?”

“所以说就是混沌新宇宙超级无敌旋转跳跃我闭着眼之中二修正栗子球碰碰拳拇指版暗爪击啦!”

“我问的不是这个而且十代你两遍说的完全不一样好吗!”游戏艰难的抑制住自己想爆☆杀十代的冲动,“我,是,说,你现在背后还没有消失的白色翅膀!”

直觉型决斗者游城十代超乎常人的第六感告诉他如果再不好好说人话,可能就活不过下一秒了,即使游戏现在没有决斗盘。

“是!游戏桑!这是我的卡片进化之翼的力量!”一秒变正经脸的十代抖了抖背后巨大的羽翼,随即羽翼化作点点星光凝成了卡片的形状。

卡片还保持着原有的大小,照游戏和十代现在的拇指身高抱不抱得动都成问题,

“还好卡片实体化的能力还在,不然之前被蚂蚁围攻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呢。”十代挠了挠水母头,然后又把卡片重新变回了翅膀。

“十代哟,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让那么纯良的蚂蚁围攻你啊。”扶额叹息。

“对了,报告游戏桑!我刚才在天空飞行的时候看到草地里有一个红色的庞然大物,现在想想好像是游星的D轮!”

“这么重要的线索早点想起来啊喂。”游戏很心累,“游星的D轮你不是见了很多次了嘛。”

某水母装作听不见的望向天空吹着自己处刑曲的口哨。

“嘛,十代,带我去看看吧。”游戏表示已经没有吐槽的力气了。

“了解!”再度敬了一个俏皮的礼,十代从后面环抱住游戏的腰,“那么...出发!”

没有任何缓冲的极速拔地而起,十代拍打着巨大的白色羽翼,身后拖着游戏一长串意义不明的惨叫声转瞬消失在天际。

***  ***   ***

游马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还倒着游矢,没有太多的惊讶,毕竟五代决斗王穿越时空或者次元壁见面的次数可以说数不胜数。

尽管上一秒自己的记忆应该是在家的阁楼上组卡组,但是也丝毫不妨碍下一秒自己就和游矢一起出现在这个奇怪的地方而且身体还变成了常人的拇指大小。

对此可以说见怪不怪,并且因为小孩子的心性游马反而有点期待着这种在日常生活中的非日常展开。

游矢在游马准备叫他的时候先一步醒来,同样的对看见前辈也好,身处奇怪的地方也好没有太多的反应。倒是对自己缩小的身体稍稍的惊讶了一下,当然也就仅仅如此。

“游矢,我们比赛看谁先到草叶最高处怎么样!”游马提议道。

身为动作决斗者,榊游矢有着自信不输给体操小王子游马的体魄。“好!这个挑战我接下了!一决胜负!”

二人同时出发,然后在游矢惊异的眼神中,游马使用了技能一飞冲天。

“嘿嘿,完美着陆!怎样游矢?身为前辈我可是不会输的!”游马露出自信的表情。

“游马前辈你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这是爬高又不是打牌~”

“......游马前辈今天的智商好像又恢复正常了,看来今天要和他对上的时候要小心。”游矢暗自盘算。

照往常五代同堂的时候,惯例大家都会在一起打牌再分别。作为新一代决斗王的游矢,在经验还有所不足外挂还没全面开启的情况下对上前三代决斗王基本上都是稳输的节奏。只有对上智商时上线时不上线有时连规则和自己的盖牌都能忘记的游马才有胜利的可能。

“呜呜呜,希望这次不要输的太惨。”游矢已经开始盘算起事件结束开始打牌的事情了。

三步两步从叶片上跳下来,状况外的游马完全不明白后辈沮丧的心情,“游矢,我刚在上面好像看到了游星哥的D轮,去看看吧~”

“游星哥他们果然也在这里,这次我可是什么祸都没闯....(盯)”

“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啊,前一秒我还在家里组卡组呢!”

“.......看来不是我们俩的锅。”游矢和游马异口同声的说道。

说实在话确实心安了不少,万一最后被发现这次的事件是自己引起的,并且把前辈们卷进来的话.....十代前辈还好说,毕竟就是喜欢凑热闹惹祸的性格。游星哥只要不是他在计算公式调整机器的时候被卷进事件里的话也还好说...关键是游戏前辈,弄不好可是会被爆☆杀的!想想游马和游矢浑身就害怕得颤抖。

“总、总而言之我们还是先去游星哥的D轮那里吧。”游矢甩甩头,努力让思绪回归清晰。

“哦!走吧!”

***  ***   ***

游戏和十代尽管开了飞行外挂但是还是没在这么短时间之内飞到游星的D轮处。

原因一:进化之翼支撑不住两个人的体重。

原因二:在低空飞行的时候发现地面上有疑似千年积木样闪光的物体。

安全着陆在叶片上的二人顺着叶脉滑到地面,藏在草丛里的果然是千年积木!

现在的千年积木有游戏两倍的身高大小,完全没有搬动带走的可能。

已经想象到另一个我会多么的着急,游戏快步的跑到自己最重要的宝物前,礼貌的对着积木上的眼睛敲了敲。

“你好~有人在家吗?”

话音刚落,积木的眼睛处一扇小门打开,缩小到拇指大小的王样以光速飞奔出来抱住了游戏。

“AIBOOOOOOOOOOOO!!!”

“另一个我你就没有别的想说的吗?”

“AIBOOOOOOOOOOOO!!!”

“.....十代我们走。”

“AIBOOOOOO!!!....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我的AIBOOOOO好像瘦了,天哪!”看来某人因为缺少AIBO元素发病的不轻。

耐心的安抚好另一个自己,并且告知了他因为搬不动千年积木所以只能他留在这的事实,到继续安抚另一个自己受伤的心灵然后强迫他看家,到最后叫醒已经无聊得睡着了的十代一起继续踏上前往游星D轮的路途,游戏整整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

现在已经接近黄昏,再不快点赶路,天黑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大丈夫游戏桑,我有发光苔藓!”

“所以它现在在你身上?”

“不在呜呜呜....”

......

“游戏桑,我能使用进化之翼说明我也是栗子球诶!”

看了看十代棕色的头发,游戏表示无可反驳。

在这种无意义的对话重复将近十遍之多的时候,游星的D轮终于出现在了二人的眼前。

***  ***   ***

不动游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D轮的坐垫上。熟知D轮尺寸的游星瞬间就发现了自己变小的事实。

“居然...变成这样....”看来很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游星全身如同糠筛般颤抖。

“刚好!可以进入D轮里面去调试零件了。”好吧是兴奋的颤抖。

缩小后抚摸自己的D轮有着别样的触感,平常没有注意到的划痕和破损现在都看得一清二楚。

游星一边盘算着用几号修复材料,一边跳到了D轮的操作盘上。原本用手指轻点就可以完成操作的按键,现在需要游星用自己全身的重量上下跳动才能做到。

虽然费劲了不少,但是游星却认为在自己D轮上跳跃挥洒青春汗水的这种经历也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嗯.....虽然在外人看来,一个缩小到拇指大小二头身、螃蟹发型如此突出的小人在D轮上下跳动是一件十分喜感的事情。

完全沉浸在身体缩小快乐中的游星根本没有察觉到周围即将袭来的危机。等他停止跳跃稍作休息的时候才终于发现,一群野猫已经无声无息的包围了D轮。

野猫们貌似对这个突然出现在草地上的东西很感兴趣,胆子大的甚至伸出爪子抓挠D轮的车身,发出刺耳的金属音。

 “啊啊啊啊啊!不,要,碰,我,的,嫁!!!

游星从天而降,对着抓挠车身的野猫使用了一记回旋踢,然后紧接着一套连招,翻滚,下蹲躲避,蟹升拳轻松KO。

丝毫没有在意身体缩小后的不利因素,应该说就算是再缩小一倍,面对这种情况游星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跳下来吧。

游星虽然平日里经常被人夸赞“少年好身手”,但是面对体型及数量与敌方相差悬殊,还被包围的的当下,用绝体绝命来形容现在的情形丝毫不为过。

“游星!”

“游星!我来帮你啦!”

“游星哥!”X2

两道人影从天而降,两道人影从远处掠过。五代决斗王终于再次聚首。

“游星!借用一下你的卡!”十代飞到D轮安置的卡组旁从额外里抽出了星渣。

“出来吧!星尘龙!”

怪兽的实体化的飓风瞬间吹散了围攻的野猫,也把各位决斗王吹翻在地。还好大家都知道十代要实体化怪兽而事先做好了准备,不然就凭现在拇指大小的身躯,吹飞是免不了了。

实体化后星尘龙巨大的威压震慑住了袭来的野猫,纷纷四处逃散了,这场小型的争斗也告一段落。完成使命后的星尘龙化为点点星屑飘散在空中。但是游星突然觉得,星尘龙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着深深的怨念。

“主人你的嫁不是我吗?”然而星尘龙的心声并不能传到游星的内心。

看着场面渐渐安定了下来,十代驾驭着翅膀缓缓落地。然而在即将到达地面的时候,纯白的羽翼突然破碎重新变成卡片的形状,十代也因此重重的摔落地面。

“十代前辈!”

离的最近的游矢快速上前把十代扶起,其他人也赶忙跑过来。只见十代嘴唇发白,已经呈现精神力枯竭的昏迷状态。

“看来,身体缩小相应的怪兽实体化力量也跟着缩水了。”游戏解释道,“长时间的驾驭进化之翼加上实体化星尘龙已经超过了现在十代的力量范围。”

“那十代前辈没什么问题吧?”游马的语气带着急切的关心。

轻轻的揉了揉龙虾触须,游星露出令人安心的微笑,“没问题的,稍微让十代前辈睡一会就好了。”

“嗯!”没事就好,游马和游矢都稍微松了一口气。

突然,尖锐且刺耳的笑声如同环绕立体音一般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分不清楚方向。“桀桀桀桀桀,各位决斗王们,我给你们准备的六一儿童节礼物还满意吗?”

“谁!”

“你们可以称我们为卡密!没错!我们就是卡密!”声音这次集中到了各位决斗王的头顶。

“别鬼鬼祟祟的,快现身!”

“好吧!既然你们如此渴求的话,吾之雄伟的身姿就让你们好好仰望吧!凡骨们!”

“居然说我们是凡骨!”各位决斗王觉得自己的决斗者自尊受到了侮辱。不管对方是何许人物,就算是最终boss,决斗王们已经下定决心要把它婊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反复鞭尸以平息内心的愤怒。

最后一缕光明消失在天际,夜幕降临了。翻滚着的乌云迅速蔓延,并在头顶上空堆积了几层之多。电蛇在乌云中闪现穿梭,雷霆在高空猛的炸响。

“睁大眼睛看着吧!吾之身姿哟。”

地平线上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随后线条被描摹的愈发清晰。

那是多么令人震撼的身姿!简直是大自然最完美的作品。熠熠生辉的红宝石眸子闪烁着妖异的光芒,狮子般健美而修长的身躯散发着力量和野性的美感,如同夜色般漆黑的法师袍无声的显示出来者高贵的魔法使血统。

“吾之名为——狮子男巫!”仿若神之宣告,来者充满威严的声音与雷霆声一起在耳边炸响。

游戏:“居然是他!”

十代:(诈尸抢台词)“我不敢相信!”(继续躺平)

游星:“我完全没有想到!”

游马:“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狮子男巫!”

游矢:“刚才雷声太大我没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

“……好吧......满足你的要求。”自称狮子男巫的生物意外的好说话,“我的名为狮....”

“有破绽!”除失去战斗力的十代以外,剩余的四位决斗王突然纵身跃起,在空中完成了高难度的四位一体合体踢,直接踹飞了还在自我介绍的狮子男巫。

“呜呜呜呜,离们居兰投石!(你们居然偷袭)”牙齿被踹掉数颗的狮子男巫连话都说不好了。废话,能打架干嘛打牌啊!

“耶!”游矢游马高兴的击掌,“不错的配合游矢!”

“游马前辈你也不赖啊!”

“游戏桑,看来我记得没错,那是狮子男巫,地属性五星魔法使族凡骨,ATK:1350,DEF:1200。”

“1350的攻击力还敢出来当boss?连我们一记肉身骑士踢都挨不住。”

“游戏桑,好歹人家是时代的眼泪,一代人的传奇...”

“咳咳,那么这就是最终的boss了吧。”游戏快速转移话题,“既然已经打倒了,我们就会变回原来的身体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吧。”

“休想!”两把声音却从左右两边传来。“你们居然对狮子男巫大人不敬!不可饶恕!觉悟吧!”

话音刚落,一只兔子和海马从草丛里跳了出来。

“是地属性一星兽族凡骨小白兔和地属性五星兽族凡骨海马兽!”解说员游星尽职尽责。

“能不能别叫人家凡骨,很没礼貌诶!”小白兔的声音软软的很好听。

“对、对不起!”游星你居然向敌方说对不起,果然因为小白兔是萌妹吗!游星你这个萝莉正太控!

掉线重连并且还再生了牙齿的狮子男巫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吼道:“武藤游戏!”

“诶?找我?”游戏有点纳闷,自己最近好好上学,并没有干什么事情啊。

当叫到游戏名字的时候,游星其实稍稍松了口气。他一直以为这次的事件是自己前几天黑进了几个研究次元的研究所借用资料被发现而导致的复仇。如果被游戏桑知道的话.....

笼罩在要被爆☆杀阴影下的游星一直没有吐露这方面的事实,应该说还好没有说...不然就变成了背锅侠+被爆☆杀蟹了。

“武藤游戏!”仿佛为了发泄自己的愤怒,狮子男巫又喊了一遍游戏的名字,“你也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人!为什么不把我们放进你的卡组!”

“关注点原来在这里嘛!”游戏额头上出现三条黑线。“所以就因为这么无聊的理由把我们拉过来!我的出席率啊啊啊啊啊!”

没有决斗盘的游戏挥出了正义的铁拳!

“武藤游戏~你一定会后悔哒~还有~六一快乐~”狮子男巫携小白兔及海马兽消失在了无尽的天际。

“......所以你们出场到底是来干嘛的?”游马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击飞boss的瞬间,周围的场景开始变换,各位决斗王的身体也逐渐回归原本的大小。

“还没有惯例的打牌我们就要分别了吗?”游马有点失望。

“没事的,我们下一次还会见面的,一定。”游星好像摸虾脚摸上了瘾。

“各位前辈再见啦!”时空比较远的游矢先一步进入消失状态,然后游马、游星….

最后,一直没有醒来的十代也进入了消失状态。(十代:我要存在感!我要台词!我要加戏!)

“那么…各位,让我们下次再见吧!还有,大家六一快乐~”武藤游戏最后也慢慢消失在了这奇妙的空间中。

评论(3)
热度(46)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