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约十】无休止的雨

((。・∀・)ノ゙嗨,这里是新人~,这是一个因为不想起床不想睁眼而出现的脑洞文,请大家娱乐观看)

   雨,无休止的在下着。

   “快下了有一个月了吧。”十代无神的眸子望着夜空,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呐,约翰,我想你了。”

   十代这个月不知道是第几次喝醉了,以前总是嫌弃酒的味道太过刺激,过年的时候约翰稍微倒的葡萄酒都不肯碰一点,现在却喝得烂醉。嘛,酒量还是那么差,大概两杯就醉成这样了。

   借酒浇愁还是没什么用呢,十代这样想着,抑制不住胃中翻江倒海的冲动,扶着酒吧后小巷的墙壁吐了起来。

身体好轻,头好晕,好想睡…睡一下就好了吧,一下下就好….

X市凌晨的街道已经没什么行人了,不是快步走回家的加班族就是无家可归的小混混和像十代一样的醉汉。

十代最后的意识消失在酒吧后面的小巷,困倦让他直接睡倒在了垃圾堆里,毫无形象的。还好这是一个大雨的凌晨,偏僻的小巷,不然让路人发现他们的决斗王这样睡在垃圾堆里,指不定明早报纸头条和八卦版块会写成什么样呢。

眼皮好重,就这样睡吧

睡在雨中虽然有很多不适,而且还是倒在垃圾堆里睡的,但是十代实在没有睁开眼睛的力气了。

迷迷糊糊中,十代感觉有人抚上了自己的脸庞。“谁…唔…”,干渴的喉咙连一丝声音都传不出来,极度的困倦让十代根本睁不开眼,身体好像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的东西。

“…小偷?”,依稀还保留一些意识的十代缓慢的转动自己的脑筋,“还好卡组没带在身上,手机也为了防止别人找到自己放在了房间,钱包偷就偷吧。”

稍微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十代又一次陷入了沉睡中。

再一次醒来不知道离上一次醒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分钟,又或许是一小时。“那个小偷还没走……”,十代过人的直感告诉他这样一个事实。

意识上是睡不着了,但是身体却依然保持着沉眠的状态,睁不开眼睛。

雨声好像在很远的地方响着,听觉视觉嗅觉都不是很好的时候,触觉就特别的敏感。

一双手,比雨水还冰凉的手触碰到了十代的锁骨。

“唔,那人在干什么…”十代大脑依旧保持着低速运转。

十代只感觉那手从锁骨向下滑动,一停一顿的直到自己的腰际。“这是在脱我的衣服!hen…hentai!?”

感觉着衣服确实从身上离开后,十代心中一阵苦笑,“太滑稽了不是吗…居然在这种地方…垃圾堆里丢掉自己的第一次?给约翰的第一次?”

“呐,约翰…他们说你已经不在了,但是我不相信啊…约翰….”

冰凉的手还在继续动作,十代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扶着坐了起来,“现,现在的话估计能睁开点眼睛。”确实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能依稀看见那个人穿着黑色的西装,胸前的口袋整整齐齐的塞着一条湖蓝色的口袋巾。

“约翰的颜色….”十代已经好久没看到过这个颜色了,伙伴们都担心刺激到十代,平时都尽量避免这个颜色。“约翰,约翰,约翰….”果然还是想你啊。

这两个字从十代的唇间漏出,不断地重复,直到……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所有的声音。

“唔”十代一下喘不过气来,如同那手一般,这是一个冰凉的吻,但是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升温。

“唔唔唔唔唔,快要喘不上气了。”十代身体因为突如其来的应激反应开始苏醒,绿橙两色光芒从双眼中释放而出,随即又慢慢熄灭。

那是多么熟悉的发色,多么熟悉的眼眸,多么熟悉的面庞。

“约翰!”脑中所有的想法在那一瞬间全部暂停,所有的空间都被约翰这个名字占据。

唇分,面前的人儿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温柔的湖蓝色眼眸,在这个偏僻的小巷里是那么的耀眼,时间停滞,大雨停于半空中,世界只剩你我。

“呐,十代,不介意我在这里要了你吧。”

回应的是一个深情的吻。

(多年后

“喂,约翰,当年你为什么脱我衣服,你不是早就想好了,还想趁我睡着…..

“冤枉啊,你当时吐了一身,衣服还全被雨水浸湿了,想帮你换衣服来着”

“哼,然后呢?”

“然后…..嗯哼”(*/ω\*)

“喂!”

“然后十代太可爱了没忍住….”)

 


评论
热度(19)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