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大四狗,忙着论文找工作中

【十代生贺】星之所向

我是一个作文跑题的坏学生,抱歉。

提前预警,虽然是生贺但是没有走欢快路线,如果觉得会影响心情的话请尽早出门左转。

文笔真的很差,我有在反省。最近各种读书扩充知识量和学习写作技巧。

CP:游十

十代永寿论前提,时间线在5DS结束后。

那么,以下正文

 

 

 

 

游城十代是在即将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被叫住的。他踏在被绿意填满的乡野小路上,四周是令人着迷的起伏线条,犹如琴弦上的诗,变幻着纯净的色彩。转过身,披在肩上的红衣下摆随着风摇动,在灿阳和翠绿中开出绚丽的花。

一个前几天和他决斗过的邮局的孩子拿着个厚厚的信封大老远喊着他的名字。

十代回过头,看着那孩子的口型。声音被突如其来的风淹没,但他还是认出了。

认出了那口型想传达的人是谁。

——不动游星。

他笑了,然后迈步向那孩子跑去。

 

*

 

【致任性的英雄先生。】

 

十代把身上的行李一扔,倒在草坪上展开了手中的信纸。来来往往的游客着实不少,可像十代这样一个人的却不多见了。游客们都顾着做自己的事,但十代这种直接躺在被保护的草坪上还穿得如此醒目实在显眼了些。

没有理会他人的目光,但十代知道自己再不快点读信的话等会警察过来就麻烦了。

毕竟算起来自己还是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非法侵入者,被抓到总是有办法解决但终归会给自己的旅途带来一些不必要的不愉快。

他把垫在头下的行李整了整,弄出一个觉得舒服的形状才继续读了下去。

 

【旅行还愉快吗?偶尔也来个电话报平安,你以为满世界定位找人很轻松吗?】

 

十代轻轻的笑了,透过信纸好像看到了游星一如既往的沉稳表情下微微皱眉的不悦。那可是难得一见的表情,如果自己在现场的话一定得侧眼好好的将这个可爱的样子收进心底里才行~

算起来,有多久没见过游星了呢?

 

【十代前辈有多久没回来了呢?】

 

在十代脑里出现这个疑问的同时,游星像是有读心术一样在信的下一句里这样写道。

有多久了呢?

十代放下信。

蔚蓝的晴空没有一丝半点的浮云,远处倾斜的钟楼应时敲响,悠悠的传出去很远。旁边大教堂的拱廊上方,一排鸽子悠闲的停落在那里,扭动着头,转动着灵巧水润的眼睛,在钟声响起的同一秒钟拍打着翅膀飞向天际。

悠久的岁月里,这样的场景一直在重复着,重复了不知多久多久。

有……一年了吧?

 

*

 

丝柏树掩映的道路从地平线的那头延伸向前,在斜阳的光辉中,一辆火红的越野背负着灿烂而来。四轮飞转,一路尘土飞扬好不霸道。

身体跟随着车辆的跃动一同起伏,踏着摇滚的节奏与自然界的律动相互碰撞,意外的有种矛盾的美感。

音符跳动着,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来回冲撞。每一个字,每一句词都颇具穿透力的直入心灵。

 

♫ Look Out! Shooting Star 瞳(め)をそらさないで「当心! 那流星别把视线移开」

♫ 闭じこめてたココロ解き放て「封闭至今把内心解放吧」

♫ Precious Time, Glory Days 「Precious Time, GloryDays」

♫ 君のもとへFly 「与你一起展翅高飞」

 

十代听到这里突然愣了一下,轻声低喃道。

“流星……吗?”

身后刚才还是被残阳染得发红的片片云霞,与夜幕的边界线纠缠着向这方天地延伸,蔓延到头顶的时候已是漫天的繁星。清澈的、幽蓝幽蓝的星空,像极了那个人纯净的眸子,含着柔和的光亮,无法抗拒的沁入心底。

小车晃着晃着,驶进了道路尽头的酒庄。

那是一座充盈着古老浪漫气息的中世纪庄园,灯微亮,映出了墙角黑猫一闪而过的影子。

坐在阳台的躺椅身上,十代又从衣服贴身口袋里掏出那封信,就着月光继续读道。

 

【十代前辈现在在做些什么?】

【是穿梭在古老的小巷间,还是在神殿的顶端眺望,亦或是搭着顺风车行驶在绿海般的田野?】

……

……

【想知道……知道十代前辈眼中的世界……】

【想和十代前辈一起看这个世界……】

无声的、一字一句的将信里的内容念出来,十代抓着信纸的指尖颤抖着,将一角捏的皱皱巴巴。

早就明白他的心意不是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将思考埋没住的,只想着逃避的懦弱……

将情感压抑住的,佯装作不知情的漂泊……

即使这样,时间也无法冲淡的,心中那份强烈的情感。

即使逃避,却始终无法远离的,脑海中那人温柔的微笑。

——想你。

——好想你。

嘴唇颤抖着,双手捂住整个面庞。

晶莹的液体滑落脸颊,泪珠中藏着点点繁星。扶着椅背跪倒在地下,即使咬住下唇也无法抑制从最深处涌出的呼唤。

——想和你……永远、永远永远……

——想一直都陪在你身边……呐……游星……

 

*

 

威尼斯·圣马尔谷广场

四角形钟楼响起悠扬的钟声,时不时有戴着奇异面具的小丑经过,惊起数以万计的鸽子在上空围绕着钟楼盘旋。

广场一角飘过一抹红色的影子,再一晃眼却又到了北侧的官邸大楼房顶。

十代鬼使神差的坐在了第一次和游星见面的那个位置。所有的一切没有任何改变,晴空碧水,远处运河上的贡多拉来来往往,不知从哪个角落里传出街头艺人的小提琴声,低低辗转、余音袅袅。

还是一如那时的静谧、祥和。

十代摸了摸身侧的砖瓦,抱头躺了下来,掏出怀中的信封覆在眼上。

微风拂过耳畔,依稀传来游星遥遥的清唱,那是他曾经唱过的歌。

 

【♫“一年只有一次”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只是交换一下】

【♫便已流下了眼泪】

【♫请一定要在今晚与我相会】

【♫思慕那奔向慧星的思念】

【♫约定好等待见面的地方】

 

那时的游星看向夜空的侧脸微微上扬,眼神里闪着认真和深情的光,比任何一颗星尘都要璀璨,也比任何一颗星尘都要短暂。

划过天际的流星最终选择在这里落脚,而十代却不敢直视他的光芒,偏过头来躲避他的视线。

“呐,十代前辈。”

月光无声洒下,在游星身上笼罩了一层朦胧的光。他回头,温柔从眼里满溢而出,没有强求,没有悲伤,只是那样平静的流淌着。

微笑缓缓爬上游星的嘴角,晚风携着一个声音传来:

“月が……绮丽ですね。”

 

鸽群从头顶上方飞过,扑楞楞的展翅声将十代的思绪重新拉回现实。

华灯映水,灯影在水面上闪闪烁烁,被贡多拉的船桨划破成细碎的光点。夜空中到处布满星辰,深蓝的夜色融入了一片星辉。

不知不觉已是夜晚。

十代找了个不引人注目的小巷跳了下来,插着口袋又一次汇入广场的人群之中。

被三面环绕的圣马尔谷广场灯火辉煌,人们被热闹的气氛感染奏响了欢快的曲子。吸引游客的小丑和穿着鲜艳裙装的女性重新出现在人群里,排成小小的长队穿梭在广场的各个角落。

十代找了个露天的咖啡店坐了下来,咬着威尼斯奶香浓郁的冰淇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从来不喜欢这么热闹的地方,也不喜欢久待在城市里,来这里纯粹是为了那个人……

“你好,请问你有空参与我们的狂欢吗?”

十代侧头,一个戴着面具的小丑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边。面具的左脸上虽然画着一滴黑色的眼泪,但嘴角却是扬起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

小丑靠的近了些,请求道:“今天是某位客人的生日,他希望在广场上的人都能够参与进来,也是体验一下威尼斯的狂欢节气氛的好机会。”

“生日?”

十代愣了一下,脑子里匆匆闪过今天的日期,8月31日。好像也是他自己的生日。

“……”

“真巧呢,今天也是我生日。”十代仰起头苦笑着说道。

生日这个概念对他来说已经太过久远,久远得记得这个日子的人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再提起这个词语,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小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说了一些不该提的事情,手足无措的揉了揉十代的头,像是在安慰。

“抱歉。”

“不用抱歉哦,游星。”

“……”

“这位客人你刚才说了什么?”

十代摇了摇头,伸出双手抓住了小丑的面具。

“不需要任何根据,但我知道是你。”说着,摘下了两人面前的那层阻隔。日思夜想的脸庞出现眼前,他的眼瞳比起头顶漫天的星光还要夺目。

“十代前辈……”

“嘘——”十代用手指贴上游星的唇,正视他的眼睛。

“你说过月が绮丽ですね……这……就是我的回答……”

十代说着,笨拙的闭上眼靠近游星的唇,轻轻的触碰上那冰凉的柔软。

“わたし、死んでもいいわ。”

 

*

 

【♫对星星不是“许愿”】

【♫而是发誓】

【♫To the milkway(向银河)】

【♫来听吧我的独白】

【♫ “从今以后无论多少年都在一起”】

【♫我只是想说那样的一句话】

【♫swear forever repeat forever(永远发誓永远重复)】

 

“十代前辈,生日快乐。”

还有——

“我爱你。”

 

 

END

 

 

 

后记:(感觉不自我解读一下正文就全跑题了)

当记得你生日的人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以后,人会抱着怎样的心情去看待这个世界呢?

十代在这个时间里遇见了游星,两人生出了感情,但十代知道游星不是自己,他终归会老去,回归于尘土……

于是,十代选择了逃避。这份感情越是压抑越是沉重得让人痛苦的窒息。明明喜欢,明明爱着,却因为怕伤害对方,怕最后的离别,怕自己心伤而选择从游星身边离开。

游星明白这一点,他没有多说什么。一封一封的信件证明着他依然没有改变心意,他所在的地方永远是十代可以落脚的避风湾。

我笔下的游星是一个温柔、冷静、克制的人类,他不会说太多,他聪明的早已明白一切。

8月31日,全世界只有他才知道的十代的生日。

他知道十代会到威尼斯,会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尽管这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确信这一点。

然后,他来了,看见了房顶上时隐时现的红色。

然后,他靠近,每迈近一步心脏鼓动得快要跳出胸口一样。

然后,他看见琥珀色的眸子在眼前放大,听见十代深情的回应。

我爱你。

我爱你。

从那一刻开始,两人永不孤独。

 

十代,生日快乐。

 没有什么可以为你做的,至少有人替我爱你疼你照顾你,如同我一样直到生命的尽头。

 

 

再后记:

文里的所有地方都是有现实原型的,威尼斯的广场特意找了卫星地图和超融合剧场版里进行对比,个人感觉游十两个人应该是在现在行政官邸大楼那一排的Caffè Lavena(威尼斯拉维纳咖啡馆)上方左右的房顶对话。

文里所写的十代随便找个露天咖啡店就是这家。顺便一提,那个威尼斯奶香浓郁的冰淇淋也在这一排房子下面不远处,旅游的时候吃的巧克力味的,还想再吃一个啊~

再顺便一提,广场周边都是珠宝行,游星快直接求婚!附近到处都是买钻戒的地方啊。教堂也就在旁边,一条龙服务包全了!


评论(2)
热度(16)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