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游十游】日与夜的距离(八)

啊咧,我当初是不是预计着六章结束来着?

不想说什么了,我怎么总是写着写着弄出一堆计划外大纲上没有的奇怪东西【扶额

总之,下章肯定是完结了= =

【0】 【1】 【2】 【3】 【4】 【5】 【6】 【7】 【8】

以下正文



不动游星喝尽了杯底最后一滴冷咖啡,杯子却拿在手上迟迟没有放下。

他明亮的眸子少见的蒙上了一层阴霾,飘忽的目光在房间四处游走,终究没有找到一个安放之处。

原本还算是比较空旷的工作室此时被一台巨大的机器填满,数不清的数据线从机器的底端延伸而出。一部分接在了游星此时正在使用的电脑上,还有一部分交错缠绕着,却是找不到其相连的彼端在何处。

他左手操作着键盘,同时反复抬头确认机器的状态。直到从房间角落的小窗里透进的微光变得黯淡,几近消失不见,游星才停下了手头的动作。

 “天黑了啊……”他平静的说。

放下右手不知道拿了多久的杯子,与桌子撞击的“铛”声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重重的砸在游星心上,同时也将他从某种混沌的状态中惊醒。

游星晃了晃脑袋,拉开椅子站了起来。

目光再一次扫视了一遍房间。

他知道,下一次再进来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不再一样。

“天黑了,太阳该回家了。”

关上房门,游星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

 

“游星你看你看你看!”十代献宝似的从身后捧出来一个包装已经被蹂躏不堪的纸盒。

“嘿嘿!虽然外表看上去不怎么样,不过细节这种东西本身就是用来不要在意的!”

“……”

“谢谢。”

也是习惯了十代三天两头搞出点事请,游星面无表情的收下了纸盒,在充斥着快拆开快拆开快拆开意念的星星眼注视下打开了包装。

两只怎么看都不能称之为好看的陶瓷茶杯(碗?)就那么呈现在了游星面前,接地气的土色,诡异的造型让即使是身负明镜止水之心的男人不动游星都禁不住扯了扯嘴角。

“这是……什么?”

“茶杯啊。”十代的语气一副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好像提出这个问题的游星才是个笨蛋一样。

他附身凑过来,脸上写满炫耀。“你看这里还写着你的名字呢~”

十代纤长的食指轻轻点在杯口的边缘,一行不仔细看绝对会当成瑕疵裂缝的yusei小字歪七扭八的排列着。

游星内心某处突然被触动了一下,嘴角上提拉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他有那么多的伙伴,也曾收到过很多来自他们的礼物。

但这份是特别的。

虽然茶杯上只是写上了几个字母,对游星来说却是十分珍重的、只送给自己的、只属于自己的宝物。

是某个人特意为自己做的,倾注了时间与心血的珍宝。

“谢谢,我很喜欢。”

视线从小字上移开,顺着落到了十代骨感分明的手指上。

沿着那双修长向上,白皙的脖颈和美好的侧颜在眼前放大,连脸庞上细微的绒毛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密而黑的睫毛下面,琥珀色眸子清澈晶莹,微微转动时眼珠流露着一层梦似的光彩。

他安静的时候,那双眼睛使他的脸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悲伤的表情。

而他兴奋的时候,那双眼睛却快速的转动着,燃烧着荡动的火焰,发出使人不可抗拒的魅力。

咕咚。

游星咽了咽口水,默默手动开启贤者模式。

并没有注意到某人现在已经对另外的东西产生了兴趣,十代继续兴高采烈的介绍着手中的茶杯。

“这个是游星的,这个是我的。”十代把属于游星的那个强行塞进他怀里,“丑是丑了点,不过游星你可不能嫌弃,这可是我第一次做!”

说完,鼓起包子脸佯装一副生气的样子。

卡哇伊。

——一瞬间游星脑中突然蹦出一个自己很少用的词,少到他从没想过第一次使用的对象居然是一个男性。

“不敢。”游星听到自己笑着说。

“诶嘿嘿,那……”

“游星你现在是不是很高兴?”

十代搓着手后退几步,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高兴的话我再跟你商量点事......”

“.......”

依稀、仿佛、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游星在心里没好气的翻了个我就知道的白眼。

 “诶嘿嘿嘿嘿~”

游星抬手照十代脑袋上就是一手刀,“别傻笑,如实招来。”

“嗯......就是...…啊......那个……”

“喵~”

话音还没完全落下,沙发底部突然钻出来一只虎皮猫。那家伙抖了抖身上的灰尘,丝毫没有注意这边早已变成一黑一白的两张脸,径自坐在原地开始梳理毛发。

“啊…呜嗯……那个......喵、喵~”

十代慌慌张张挥手,企图用身体挡住游星的视线。同时右脚伸出快速把猫重新扫回沙发底下。

“喵!”虎皮猫又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

“......”

“啊哈哈,外面阳光真好啊,啊…嗯……啊对了突然想学猫叫了呢。”

“嗯?”

“诶......其实是想养只猫.....之类的?”某人目光左右漂移,心虚的吹起了口哨。

游星饶有兴趣的看着十代继续表演,双手环抱,右手食指在左臂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了起来。

“实话。”

“呜啊啊啊啊抱歉游星!”

遇事不决先打牌……哦不,先低头。毕竟住在别人家的屋檐下,能怂能装孙子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什么需要用打牌解决的大问题。

只见十代一个猛虎落地式使出标准的土下座。“在门口捡到一只猫,长得很像我以前养过的那只,一个不小心就抱回来了!以上!”

说完,十代试探着抬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游星,两只水汪汪的眼睛泛着水光,怕是下一秒就会从里面掉下几滴泪珠。

“不行……吗?”教科书式歪头卖萌。

“……“

“行!当然行了!十代你那么可爱要什么都行啊!”

虽然想这么说——但是正因为游星对十代深刻的了解,如果这一次例外的话以后再面对类似的事件,对十代的卖萌大法可就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任其宰割了。

于是,我们高智商的不动游星同学这样高冷的回答——

“行。当然行了。”

所以这不是完全没有变化嘛啊啊啊啊!!!

当然有区别了,游星在心里给自己做出了这样的解释:语气在表明态度上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表示说话人对某一行为或事情的看法和态度,是思想感情运动状态支配下语句的声音形式。

用人话来解释就是游星认为刚才的答复得体稳重的既称述了答应十代养猫的事实又表明了他其实并不在意十代抱猫回家的事情。转变语气完美的掩盖了他内心按捺不住的萌动还保住了自己高冷的形象一举两得两全其美。

“耶!万岁!游星真好~”十代并不知道游星内心复杂的转变和碎碎念的自我解释,对他来说只要结果all right其他怎样都好。

“十、十代,压得要喘不过气了……”

才注意到自己激动过头的十代从游星身上下来,讪讪的挠头。过了几秒后又不再多想,索性大大方方的坐在游星旁边。

“游星你答应了可不能反悔。”

“当然。”

游星抬手顺了顺十代脑袋上被他自己挠乱的发丝,又突然生起了某明的恶作剧之心狠揉了两把。嗯,手感还是那么的柔软蓬松。

“猫打算叫什么名字?”一脸若无其事。

“唔。”十代鼓着包子脸瞪了游星一眼,“我之前养的那只跟它很像的猫叫法老王,这只就叫法老王2号吧。”

“……”

“这么随便的起名方式,还真不愧是你的风格啊。”

“很顺口是不是~”

“……“

“好吧好吧,2号就2号。”游星无奈的摆手,把2号抱起来递到十代手中。“十代你喜欢就好,先去给它洗个澡,我去做饭。”

“游星真好,最喜欢游星了!”

再一次准备扑上来的十代在游星禁止的手势前面堪堪刹住了车。在接受了游星一记弹脑门攻击后,愤愤的吐了吐舌头,冲着游星的背影比了个滑稽的鬼脸。

*

 说是做饭,其实也只是把便利店里买回来的便当加热一下而已。游星这段时间长期泡在实验室里,忘记做饭都是常态。无奈之下,十代只好每天骑着D轮到两条街远的便利店买便当填饱肚子。

晚饭过后,十代躺在沙发上和法老王2号玩举高高,但没多久就失去了兴致。

“呐2号,你说游星最近在干什么呢,总是很忙的样子。”

视线越过举在空中的2号投向什么都没有的天花板,又像是连那天花板都要越过一般投向了那遥远的星空。

在那星空连接的苍蓝彼端是何方?

十代不是没想过,往常遇到穿越这种事情总是可以靠尤贝尔解决,再不济约翰还可以派虹龙过来救援。但是这次好像不太一样,感应不到尤贝尔的存在,失踪半年这么短的时间也不至于引起约翰的注意。 

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不想回去,想留在那个人身边——不是一开始就决定好了吗?

闭上眼,感受胸口深处隐藏着不安的躁动感。

哪里不对劲,

哪里出了错误,

哪里……

……

十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将焦躁的冲动重新压回心里。想不通的事时候未到再怎么纠结也不会得出答案啊。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顺其自然了吗……”

十代低垂着眼眸戳了戳怀中虎皮猫的鼻子,手指不出意外被肉垫拍了回来,

 “喵喵喵?”

被虎皮猫一脸黑人问号的表情逗得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不懂也没什么关系啦。”

“这么快就混熟了?”游星整理完晚饭的残局,走过来刚好看见十代抱着猫的笑脸。

他手上端了两杯放了冰块的柠檬茶,杯身因为过低的温度凝结了不少小水珠,顺着杯壁滑落。

“毕竟我可是有天生动物(精灵)亲和力加持的人类~”

“是是我知道了。”游星毫无诚意的随口应着,将手上其中一杯递了过来,“加了你喜欢的蜂蜜,之前不是说涩涩的不喜欢喝吗,再试试?”

两人交情到这个份上,再多说什么感谢的话语都是多余。十代顺势接过来猛灌了两口,清爽的口感伴着柠檬特有的清新猛地撞上舌上的味蕾。

“呜——哇!”

畅快淋漓的叹息从嘴角溢出,没有什么比在炎炎夏日喝上一杯冷饮还要舒服惬意的了。

“游星不是我说啊,你这么贴心的人,谁要是嫁给你绝对幸福到天上去了。”

十代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再一次仰头喝尽杯中剩下的液体。眼底里藏着笑意,“讲真,游星你这么好的条件居然还没有女朋友w”

“……”

游星罕见的没有冷静的反驳或是吐槽,脸上挂着说不出的奇怪表情。

他合上眼睑,又缓缓睁开。低头对上那双年轻的、躲躲闪闪又暗藏期待的眼睛。嘴巴微张,久久也没有吐出半个音。

空气的温度在游星的沉默中下降了好几个度数。

就像游星面前那杯还没有动过的加冰柠檬水。清清淡淡的,以为是暖暖的黄但实际上却是冷色调的绿。杯身散发着肉眼不可见的冷气,将四周所有的哀伤都凝结成为无声的泪水滑落。

“抱歉。”游星无力的笑笑。

“......”

“嗯。“

十代低下头,鼻腔里闷闷的发出这一个音节,不再说话了。


 *


窗外一道闪电划过,不出几秒就响起了炸裂的雷鸣声,如排山倒海般倾泻而下。雨仗着风势铺天盖地的击打着窗户,抱着不击碎这层透明屏障不罢休的气势不顾一切的舍命冲撞。

尖啸声、雷鸣声.......地动山摇,仿若这天地要在此刻炸裂毁灭般一片狼藉。

客厅墙上的挂钟悠悠的运转着,指针慢慢指向了晚上9点。

 游星看了看窗外,确认门窗都关好了以后回到了沙发处,用手拨开沙发上熟睡之人柔软的刘海,棕色的发丝下露出一副完全没防备的可爱睡颜。

低头在十代额头上印下一个深情的吻。像是感觉到熟悉的触感,熟睡的小猫咪向来人的方向蹭了蹭,又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十代,晚安。”

 游星轻声道。

TBC


评论
热度(8)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