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游十】局中人

答应 @salomé 太太的车,以及拖了这么久好过意不去【捂脸】

以及手动艾特某渣渣

黑道蟹x牛郎十

注意避雷:蒙眼play、捆绑、车震

剧情水肉渣,而且大部分都是剧情= =

第一次开车还请多包涵。

(车的部分有修改)



以下正文

平行于跨海大桥的第三条街道是童实野町远近有名的牛郎街,每到营业的晚上,七彩的霓虹从街巷的各个角落里迸发出来,街道两边的店铺前立着各种类型的美少年,闪烁的灯光和嘈杂的人声使人仿若置身于一片虚幻。 

街角的黑巷里,不动游星半倚靠在墙壁上,脚边掉落了一地的烟头。 

“家主。” 

黑巷深处传出一声刻意压低的呼唤。 

游星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吐出最后一口青烟,烟头掉落在地下被皮鞋碾灭。 

“可以确定那人最后是消失在了这个方向,但具体是哪里就不是很清楚了,属下无能。” 

游星直起身,从刚才开始他一次都没有看向声音传出的方向。偶尔看过来的人们也只会认为他是个躲在小巷里抽烟的失意青年罢了。 

“你做的很好,如果能这么容易解决对方也没有资格做我们的老对手了。” 

“那我们下一步……” 

“继续找。他受了伤,跑不了多远。”

游星的半个身体已经走出街巷,灯光打在他英俊的脸庞上,影子在地面上拉的修长。 

“这里是融合众的地盘,都小心点。” 

地面上游星嘴部的影子微微动了一下,脚下保持不变的速度向远处的人群走去。回应声在游星快要踏进人群中的最后一秒传来。 

“明白,恭送家主。” 

 

 

*

 

游城十代急急忙忙套上牛郎工作用和服冲进和室的时候,不动游星已经坐在熟悉的位置上等他了。 

十代眼睛看着游星,手下却在费力的拉扯着被穿的皱皱巴巴的衣料。刚才穿的太过匆忙,有很多地方根本就没有仔细折好,塞得鼓鼓囊囊的煞是滑稽。 

“哟!今天怎么突然来了!” 

“刚巧在这附近办点事,办完就直接过来了。” 

本来游星才是客人,但是早到一会的他连茶都准备好了,精致的茶点摆在矮桌上,茶杯里冒着徐徐热气。 

十代笑着揉了揉脑袋,在游星面前的坐垫上坐了下来。 “居然连茶都帮我准备好了,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游星心里翻了个白眼,两人认识这么久了,谁不知道面前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没心没肺脸皮厚,不好意思这种话听听就好,谁要是当真哪天被卖了都不知道。 

当下无视面前那张笑脸,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食盒。 

“红寮的炸虾,你之前提到的那个。” 

游星把食盒打开,在桌上摆放好,不经意的一抬眼却被一双放着光的星星眼吓了一跳。

“唔唔唔,星尘我爱上你了怎么办,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 

十代抢过炸虾的速度甚至拉出了残影,飞快的往嘴里塞着炸虾,若无其事的说出了好像很不得了的事情。 

游星挑挑眉,用难以描述的眼神看了十代一眼,没有说话。 

十代的注意力全在眼前的食物上,但也没忘了对面的游星,毕竟人家还是食物的提供者。

于是,某人在吃的只剩下一半的时候可怜巴巴的望了过来。 

“那个……虽然很想给星尘也吃一口,但是我今晚没吃饭……” 

星尘是游星第一次到牛郎店时用的假名,那个时候他第一个认识的就是现在面前的这位,花名yuki,是个有点奇怪的牛郎。一转眼,两人也认识了不短的时间,相处方式也从一开始的面对客人变成了现在这样十分随便的朋友关系。

游星失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饿。 

“剩下的都吃了吧,专门给你带的。” 

要真想给游星的话一开始就应该开口了,哪还用等到现在?这分明是十代耍的小心机,游星也并不戳穿,两人都心知肚明。 

 “嘿嘿。”十代傻笑两声,将食盒整个端起就开始往嘴里送,感情刚才的吃法已经是有所收敛的状态,现在一旦放开连形象都不顾了。

“星尘星尘我要水!”十代突然拍着桌子喊道,不用想就知道是被噎住了。

游星倒了杯茶,在手上吹了会儿以后才送到十代手边:“有点烫。” 

十代接过来,连试都没试就一口气喝了下去,看得游星一阵心惊。 

“这么冒失。” 

“我相信你嘛。”十代理所当然地回答。 

游星一怔,感觉心里突然有个埋藏很深的弦被触碰到了。他继承家族的黑道事业到现在都是一个人独闯,虽然有属下帮手,但是要他说完全相信一个人把后背交给他这种事情是不可能。

面前那个笑的没心没肺的人居然突然说相信自己什么的……

突然觉得有些温暖,温暖的不由让人想伸手触碰到那团火焰,即使有一天会被这火焰反噬的遍体鳞伤。 

“谢谢。”游星轻声道。 

“嗯?星尘你说什么?” 

“没什么。”游星摇摇头,想避开那双明眸却不小心将视线投到了十代的胸前。没有穿好的和服经十代刚才那么一折腾,不知何时大半都散落下来,仅靠着腰上的束带堪堪支撑。白皙的肩膀和胸膛就这么暴露在游星面前,没有一丝遮掩。

“yuki......这样会感冒的。”游星面无表情的提醒。

“诶~~可是穿这玩意儿实在是有点麻烦。”

十代非但没有把衣服穿好,反而像是在显示这件衣服有多么难穿一样把衣领打开的更大了。

“你看这个位置,它要拉到这里边来压住才行,不然整个衣服都会变的松垮垮的。还有这里...这里也是……”

某人丝毫没有自觉的扯开衣服开始介绍内部结构,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十分晃眼,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yuki......别这样......”这样赤果果的露出纵然如不动游星这般内心明镜止水的男人也不由老脸一红。

“啊啦啦,星尘你怎么了?”十代轻笑着凑过来。“莫不是你先感冒了吧。”

游星不动声色的挪了挪座位,和十代保持一定距离。可谁知十代好像没意识到这层暗示一样再一次凑了过来,赤裸的胸膛贴上了游星的手臂。微凉的皮肤却好像引线一样点燃了游星全身的火焰。

“.......老板为提升业绩的要求?”游星开始为十代的这番行动试图找一个合理的理由。

“才不是呢~”

“呐,星尘。”

十代的脸也凑了过来,贴在游星的耳边温柔的呼气,依稀还带着炸虾的香味。

“要不要来试试?”

十代的声音仿佛带有某种魔力,像是传说中诱使船只触礁的海妖,声音响起时没人能抵挡它的诱惑。

“.......”

“试什么?”游星下意识的问道。

十代笑得妖艳,一把拽过游星的领带,强硬地吻了上去。

“交往啊。”

 

*

 

第二天早上游星是被电话吵醒的,将手伸入怀中掏手机的时候却意外摸到了意料之外的奇怪物体。

光滑细腻的触感,令人难以抗拒的冰凉爽滑,微微用力一捏还有声音传来。

“唔唔......啊,星尘早安。”十代在游星胸前蹭了蹭,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了回去。

“快把手机关了,我还要睡觉.....”

“.......”

游星突然有些崩溃,大早上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窝在怀里跟自己打招呼的小猫咪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况且这不是猫咪,而是比猫咪更为棘手的某种奇妙生命体,游城十代。

“yuki,先从我身上下来。”

游星扯了扯勉强挂在十代身上的和服,遮住早已露的差不多的皮肤。至少,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看见了。

“冷,才不下来~”十代睁开迷蒙的睡眼,又得寸进尺的在游星胸前蹭了蹭。

“倒是你,电话真的不接吗?”

游星掏出手机看了看,面无表情地挂掉:“不是什么重要电话,10086。”

“唔,这样啊~”十代艰难的伸了个懒腰。

“.......”

游星突然发现十代的手有点不自然,仔细一看居然是被绑起来的,而绑住他的物体好巧不巧正是游星的西装领带。

“啊,这个啊~”注意到了游星的视线,十代干脆爬起来跨坐在游星身上,伸出被黑色布料系住的双手。

“这是昨晚星尘在我身下留下的爱的证明啊~”

“......”游星面无表情的看着十代。

“粗暴的把我狠狠按在身下蹂躏,像野兽一样~”

“.......”游星冷冷的盯着十代。

“还对我做这样那样的事情~”

“......你再乱说一句我把你踢下去了。”

十代瘪着嘴,可怜兮兮的从游星身上爬下来。

“诶~~~我错了。”

十代一道歉,游星的心也软了下来,帮十代把领带解开。

“昨晚……抱歉。”

十代摇摇头,“想太多了,我才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我.....”

游星想起昨晚压在自己身下那张潸然若泣的眼睛,水雾朦胧里弥漫着绝望与悲伤。就算是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是不免感到心疼。

“yuki我......”

十代伸出食指抵住游星的唇,“如果你觉得亏欠我的话,就用这个来弥补吧。”

琥珀色的眼睛缓缓闭上,十代的脸庞在眼前一点点放大,近得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轻柔的吐息。

游星引以为傲的智商和理智在他面前通通派不上用场,这个人总是能轻易突破自己架构好的防线,无视自己摆出的冷淡态度,用那么没心没肺的笑容踏进自己最柔软的地方。

真是……你总是这样,永远不给人选择的余地。

深蓝的大海里掀起温柔的波涛,游星小心翼翼的贴上十代柔软冰凉的唇瓣,伸出双臂把那个纤瘦的身影紧紧搂在怀里。

 

*

 

“什么事?”

游星跳上停在后院的奥迪R8[注1],一边拨通了通话记录里最上位的未接来电,一边流畅的倒车出位,径直开向不远处的跨海大桥。

“家主。”话筒那边穿出焦急的声音,“之前的电话……”

“有事不方便。”游星冷冷的回道。

“是,是属下愚问,有紧急事态需要向家主报告。”话筒那边的人知道游星没事,换回了无感情的工作用口吻。

“我们在五号码头的仓库昨晚被融合众偷袭,隔日要出货的军火全部报废。手下的弟兄也有或多或少的伤亡,具体人数还在统计中。”

“警方刚刚包围了现场,将事件初步定义为地下组织因军火存放不当导致爆炸的恶性事件,正在附近搜索目击人证。”

“证据都处理好了?”游星瞥了一眼后视镜,推上倒档,漆黑的座驾四轮生烟地加速,发出慑人的尖啸,倒行插入车流。

“按老规矩都处理好了。”

“我稍后就到。”

游星扯松领带,从车载眼镜盒里拿出墨镜戴上,在遥远的警笛声追上他之前猛地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

 

叮铃铃。

酒吧厚重的门被推开,隐藏在地下的喧哗和杂乱扑面而来,夹杂着令人窒息的香烟、酒精还有浓烈荷尔蒙的气味。

游星皱皱眉,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每一次来这里的感觉都让他很不舒服。

“请问您需要点些什么?”吧台的调酒师问道。

“牛奶。”

“......”

那人明显愣了一下,但良好的职业操守让他没有做出太出格的举动。

“牛奶是么?请稍后。”

调酒师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

坐在吧台另一头的人忍不住了,大笑着端着大号啤酒杯走过来。

“你还真是每次来这里都点牛奶啊哈哈哈哈哈!真不知道该说你是执着好呢还是奇葩!”

游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如果笑够了的话,我这里有笔交易,牛尾。”

“如果每天都有同调众老大的笑料的话,这交易不做也罢哈哈哈哈哈哈。”

游星冷冷的盯了牛尾一眼起身作势要走,被人堆着笑脸拦了下来。

“五号仓库的事,找我算问对人了。”

“开价。”游星二话没说,直接掏出支票摔在吧台上。

牛尾局促的搓了搓手,斟酌着游星的脸色谨慎的在支票上写了个适合的价格。游星拿过来看了一眼,在那串数字后面加了一个零,把支票撕下来还了回去。

“买断。”

“好嘞,交易完成。”笑眯眯的把支票收好,牛尾打开了话匣子。

“昨晚融合众得到准确消息,五号仓库藏有你们同调众的大量军火。消息来源还不清楚,不过据说他们的老大在这次行动里有出手……”

“游城十代。”游星轻声道。

“对,是他。”

“有消息说他已经死了?”

“不好说,除了内部高层没有人见过他的长相,也就没人能真正判断他是生是死。”牛尾摇头,接着之前的话题继续说:

“不过有一件事很值得在意,融合众这次的行动具有很强的目的性,仓库四周的监控探头没有一个完好全被破坏殆尽,在接近仓库前甚至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们。”

“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游星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玻璃杯重重的砸在台面上。

“内部消息泄露。”

“撒,谁知道呢?”牛尾摊手,“剩下的我也不敢妄图揣测。”

“就这些?”

“就这些。”

游星低头看了一眼时间,从怀中掏出钞票放在吧台上。

“今天我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我明白。”

牛尾点头致意,冲着快步离去的背影低声道:“不动家主慢走不送。”

“还有......”

牛尾转过身,对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影笑道:“欢迎啊,游城家主。”

 

*

 

黑亮的奥迪R8停在雨中,两声清脆的喇叭让远处躲在雨棚下的红色人影注意到了这边。

“哇——怎么突然就下雨了!”

十代人还没进来,抱怨声就已经传了过来。坐进车内,尽管提前开了暖气,十代被雨淋湿的冰凉身体还是不由打了个冷颤。

游星将早就准备好的干毛巾抛到十代头上,轻柔的帮他擦起来。

“那里有热可可,先喝着暖暖身子。”游星试意十代手边放着的杯子。

“还有,别乱甩头发,你又不是路边的小野猫。”游星抹了把脸上的水渍补充道。

“喵~”十代笑嘻嘻的学了声猫叫挑衅,结果被游星狠敲了一下脑门。

“别闹。”

“是是我知道了——”十代吐了吐舌头,端起一旁的热可可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一看就知道这是游星常用的杯子,杯身上留着年代久远的划痕。

“星尘你说这算不算间接接吻~”十代兴奋的转头,结果脑门上又挨了一下。

“说了别乱动。”

“呜呜呜呜。”

“.......”

“而且,我们连直接的都亲过了,间接的为什么会那么兴奋?”

“啧,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情调~”

十代闭上眼睛,舒舒服服瘫在座椅上享受游星的擦头发服务。

兴许是车里的暖气太适合,还是游星的气息在身边让人感到安心。十代听着耳边雨声渐渐变小,雨水拍打在窗户上的声音越来越远,黑暗的潮水包裹住了最后一丝清明的意识,沉沉睡去。

 

 

十代醒来时眼前一片黑暗。

两手被绑在头上方偏一点的位置。身体还是坐着的姿势,初步判断自己应该还是坐在车里的。

“星.....尘......?”十代不确定的问道。

“是我。”游星冰冷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十代扭动着被安全带缚在座位上的身体,很显然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讨厌啦,你这是在玩什么奇怪的play,快把我放开。”

“还在演戏吗?yuki。”

游星的眼里透着悲伤。

“还是说叫你黑道家族排名第二的融合众老大——游城家的游城十代......会比较好?”

“啊啦,你在说什么啊。”十代不动声色的反问回去。

“你今天出门带了手机。”

“......”

“有些东西删得很干净,不过费点功夫还是能复原出来的,你怎么看?”

“.......”

漫长的沉默后,十代最终还是放弃了抵抗。

“好吧好吧我承认,今天让你来接我确实是我失策了。”如果十代的手现在没有被绑住的话想必会无奈的耸肩。

“你的目的。”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我要你亲自告诉我。”

游星盯着十代藏在黑布下的双眼,企图越过这层屏障看穿十代的想法。可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是个麻烦的人......”

十代深深叹了口气。

“如你所见,我是游城十代。”

“黑道排名在你同调众之上的融合众当家,游城家游城十代。”

游星纵使早已知道了真相,在十代说出来的那一刹心神还是有些恍惚。

“和你遇见纯粹是个偶然,你第一次来到牛郎店的时候我就认出你的身份了。”

游星握紧拳头。“所以你接近是为了利用我。”

“人之常情不是么?”十代的语气里充满理所当然的味道。“就算不能把你除掉,盗取情报什么的还不是顺手牵羊的小事。”

十代拒人千里的语气让游星很不适应,他印象中的十代永远是带着微笑的。

傻笑也好,恶作剧的笑也好,热情的笑,天真的笑,装可怜的笑……一张张笑脸在游星眼前浮现,又被眼前的十代嘴角的冷笑无情的碾碎。

“你难受了。”十代虽然眼睛被蒙着,但还是敏感的感觉到气氛有些变化。

“因为你对我动情了。”十代冷冷的称述着,像是在说着什么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话。

游星拉下车窗,豆大的雨点飘进车内,很快的打湿了游星搭在窗框上的衣袖。从怀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游星深深的抽了一口,抬头又深深的吐出,像是要将内心深处所有的阴翳都排出去一样。

“是的,我动情了。”游星承认这个事实。

因为动情,所以他明知道那晚从他们手下逃走的那个人就是十代却什么都没说。

因为动情,所以他故意装作看不见那晚十代将手趁乱伸进了他的怀里。

因为动情,所以他放纵十代使小性子做一切他想做的事情。

因为动情,所以明明可以采取更高明的手段,但他还是在十代联络他的时候开车来接他……

游星抽完那根烟,又重新把车窗关上,再一次看向坐在身边的人影。

十代半靠在车门上,似是有些累了。白皙的脸庞被黑色的布带遮着,反而有另一种意义上的诱惑。

“yuki……”游星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个称呼。

十代笑了,“抱歉,我是游城十代。”

游星伸向十代的手生生的僵硬在半空中,深蓝色的眼眸中星光暗淡。

“不动游星你听好了。” 

十代深吸一口气,声音冷冷的刺过来,每一个字每一个语调都落地有声,狠狠的敲打在游星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我从来没有喜欢上你,就算是和你亲吻也好,上床也好,没有一件发自我的真心。”

“我靠近你纯粹是为了利益、为了窃取情报,这样的说法你满意了?”

游星红了眼,紧紧握着拳头,突然爆发一拳砸在了车窗上。整辆车猛地摇晃了两下,这让看不见发生什么的十代心里一惊。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我还……唔!”

游星粗暴的吻上十代,强硬的伸出舌头把内腔搅得一团乱。

“唔唔唔唔!”

十代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喘不过气,狠狠的咬住游星嘴唇这才使他松口。

“你找死!”十代咬着牙狠狠的说道。

游星没有说话,抬起袖子抹掉唇上的血迹,又一次欺身上来。

“住、你给我住手!”

十代感觉自己的身体从安全带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被游星摁倒座椅上。车内的空间相当宽敞,把椅背放倒以后足有一张成人床那么大。

十代脸的背部几乎全部靠在车门上,用一种很羞耻的姿势面对着游星。游星没有再尝试亲吻十代,这只炸毛的小野猫全身最具有攻击性的就剩下他的牙齿了。十代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剥下来,完全赤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十代心里突然害怕了起来,其实他还从来没有和游星真正做过。在牛郎店的那一晚,最终游星还是心疼的没有下手。而这次,自己彻底把他惹怒了。

被惹怒的游星,十代也不知道他能做出什么事情。


车由此上


*

游星解开绑住十代的绳子,从后座拿过一个纸袋扔给他。

“把衣服换上吧,别感冒了。”

“……”

十代咬咬下唇,反正身上也早已赤裸,干脆就大大方方的在游星面前换了起来。衣服上有干爽的牛奶香,那是游星的衣服,套在十代身上还是稍显大了一点。

“……你要回哪,我送你。”游星点着一根烟,看向窗外漆黑的夜景。

“不用了,我自己走。”十代手伸向车门把手,却发现自己怎么用力也打不开。

游星摇摇头,“外面还下着雨,会感冒的。”

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温柔,就好像刚才什么是都没发生过一样。十代还是游星心爱的那个人,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可就是这份自然和温柔让十代心中深埋的难过一口气爆发了出来。

“为什么不怪我。”

“我明明背叛了你,玩弄了你的感情!”

“我明明……”

“那么过分。”十代哽咽着,却还是强忍着不转头看向游星。他怕看见游星的表情,无论是哪一种样子,都会让他心如刀割。

他不怪游星,如果两个人位置颠倒的话,自己恐怕只会被游星做的更过分。

游星平静的看向十代,强硬的转过十代的头让他看向自己。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荡漾着水波,眉头微蹙,眼角犹自留着刚才那番激烈后的泪痕。

“十代。”

这是游星第一次这样叫十代的名字。

“嗯?”十代轻轻地回应,他抬眼,看见面前的人眼中藏着满天星辰。

游星疲惫的抱住十代,用手抚摸着怀中人柔软的棕发。

“别闹。”

“……”

“嗯。”

游星感到有些温热的东西打湿了自己胸前的衬衫。他没有说话,只是把十代抱得更紧了些。

 

*

 几天后。

"喂喂~牛尾是我啊~”十代躺在自家床上打通了电话,“关于上次和你谈的那件事啊……”

“放心放心。”牛尾那边听起来很忙的样子,人声和嘈杂声乱成一团。“等时机一成熟马上给你办好。”

“诶不是,别忙着挂断啊。”十代快速打断牛尾想要挂断电话的意图。

牛尾那边都要哭出来了,“大佬啊,我这边还有生死攸关的事情,有什么话你快说。”

十代犹豫了一下,在床上翻了个身面朝窗外的方向。那一面墙都是落地窗,没有拉窗帘,可以看到夜里满天的星光。

“还是算了。”十代轻叹一声。

“啥!”牛尾没听清,提高音量问道。

“那件事还是算了吧,当我没说过。”

“大佬,你的心思我还真摸不透。”牛尾也是相当无奈,“就算你说现在要半途收手,也很难办啊。”

“开个价吧。”十代直截了当的说。

牛尾笑了笑,“你们俩还真有意思。”

“什么?”

“没什么。”牛尾那边不知道在干什么,呼吸声加重,吹得电话这头的十代耳朵直痒。“在原来的价钱上翻两番,没什么问题吧。”

“……牛尾你那边到底在干嘛,玩女人也得有点节制啊,呼气都呼到我耳边来了!”

“没、没啥。价钱你接不接受?”

“可以。”十代压下情绪,“越快搞定越好。”

“嗯。”牛尾那边草草应了一声,咔的一下就挂断了。

“啧,早晚都死在女人手里。”十代没好气的说道。

 

 

牛尾放下电话,把手举到脑后。

“这样可以了吧,不动家主?”

游星缓缓收起手中对准牛尾的伯莱塔92F,面无表情。

“我希望以后你和十代做的一切交易我都能在第一时间内知道。他胡闹是他的事,我不怪他。”

“但是你……下次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明白。”牛尾大气也不敢出。

“还有,帮我看着点他,有空出手稍微帮下忙。”游星冰冷的表情忽然融化,脸上露出温柔的表情。

“拜托你了。”

“……”

牛尾愣愣的抬起头看向游星,那双眼睛与平日里见到的都不同,没有冰冷、没有硝烟、有的只是无尽的柔情。

“我明白。”牛尾再一次说道。


END


[1]奥迪R8:FF15里脑壳痛王子的座驾雷加利亚的原型

评论(16)
热度(29)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