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倾

牙白,貌似进化成了be脑
休整了一段时间重新投入特摄怀抱,各种脑洞泉涌奈何懒癌没救。
最近主蹲YGO,特摄(假面战队奥特牙狼)
build绝赞追番中【竖拇指

【五代同堂】全员一起绝望吧~在奇妙的YGO空间里的血腥事件(中)

自己作的精神衰竭,过来把之前早就码好的中篇放出来放松一下【吐魂

明早还要去实习,一想起要加班就……【吐魂吐魂

还有个魔鬼用两天时限摧残我【吐魂吐魂吐魂

好吧,碎碎念到此为止,我先去睡了

以下正文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前十分钟游矢刚在卫生间经历的事情转眼间又来了一遍。

一步一步向后退着的游矢又一次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人影向自己逼近。十代姑且不论,连游马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的,游马手中的卡片架在了游矢脖子上。稍微一使劲就划破了一个口子,鲜血顺着颈部流下迅速染红了衣领。

游马是认真的,游矢再一次确认到了。如果不是这样,游星也不会倒在游马的手下。

很明显,现在是特别时期。既然不是平时闹着玩的状况,游矢也不需要坚持什么前辈后辈的等级差别。尽管卡组没有带在身上,但是动作决斗者的体术可不是盖的。尤其是私下学习了腹交拳300式之后,游矢的近战技术有了很大的进步。

“游马快醒醒!”

游矢一拳打向游马腹部,却没有收获意料之中的结果。看来体操小王子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啊,身体比看上去的要结实不少。

一边想着游矢又挥出一拳。

“游马快住手!!”

这一拳下去,就算是游马也有所动摇——没错,架在游矢脖子上的手抖了一下,划了更深的一道口子。

这个时候,游矢的第三拳到了。“这样的才不是决斗!!!”

含泪打出的第三拳狠狠地击中了游马的腹部,不,更确切的说是胃的位置。

“啊!”

这样剧烈的冲击让游马忍不住呻吟出声,再也无法支撑身体重量跪倒在地下。被重击的胃部开始痉挛,吐了一地的呕吐物。

“……嗯?”

游矢眼尖的发现在游马呕吐出来的东西里有一块闪着诡异红光的物体,还没有被消化的它保持着原来的形状——蘑菇。

“所以说其实是蘑菇中毒吗啊啊啊啊啊!”

这样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果让游矢无语的想一头撞死,努力回想了一下今天早上的餐桌上好像依稀恍惚有一道形似好似貌似蘑菇的菜来着……

姑且先不考虑这种诡异的食物是怎么混入食材中的,那个还发着红光的外表就摆明不是什么可以摆上餐桌的东西好嘛!

开始思考常识人前辈眼瞎和眼瞎可能性的游矢这时又意识到了一件事。

“牙白!如果说十代前辈和游马都是吃了这种蘑菇才变成这样的话,我记得游戏桑也吃了才对……“

没有多余的时间再花心思在游马,游矢干脆把地下室的大门在外面锁上匆匆冲回客厅。眼前的景色变得有些模糊,那是脖子被游马割破失血过多的缘故。不过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如果游戏桑真的吃了蘑菇,再刚好碰上已经坏掉的十代前辈的话,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样想着,游矢努力往腿部灌输了一点力气,三步两步冲上楼梯打开了客厅的大门。

那一瞬间闯入眼帘的是一片虚无的白,所谓客厅的存在只剩下游矢刚才打开的那扇门,其他的部分则是YGO空间最原始的样子——一切皆无。

武藤游戏和游城十代各自站在空间的两端,同样的绝望的蚊香眼,同样诡异的微笑。

“别走啊~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说~为什么就我的名字里没有游呢~”还是一样的话语。

对此,初代打牌王的回应是——

“什么!皮裤和银饰还有aibo是世界的宝物!我是不会让你抢走的!”

“……”

“……”

“……”

两人的思考回路明显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那个……游戏桑……十代前辈……”游矢试图打断这持续了不知有多长时间的诡异对话。

“闭嘴~”

“闭嘴!”

这里收到的答复倒是惊人的相似。

 “两位前辈听我说!你们是吃了奇怪的蘑菇才会变成这样的!快停下来别做傻事!”游矢强忍着失血过多的痛苦站稳身体,眼前的世界越发模糊,像是有一层红纱蒙在眼前一样,看到的一切都变成了迷蒙的红色。

不快点的话……身体可就撑不住了啊……

“诶~~是这样吗~~”十代露出有点兴趣的表情,虽然还是那个看起来就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诡异微笑。

“那么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

“十代前辈你说。”

“你说~为什么就我的名字里没有游呢~”

“果然还是这个吗啊啊啊啊啊啊啊!”游矢突然觉得把希望寄托在前辈们自我觉醒的自己真是一个超级大笨蛋。

游矢无力的靠在门框上,看着原本被称为客厅的场地之上两位前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诡异对话。

“皮裤和银饰还有aibo是世界的宝物!我是不会让你抢走的!”

“所以你说~为什么就我的名字里没有游呢~”

这次,说着话的两个人一步步靠近对方。

“皮裤和银饰还有aibo是世界的宝物!我是不会让你抢走的!”游戏抽出了黑魔导的卡片。

“你说~为什么就我的名字里没有游呢~”十代抽出了尼奥斯的卡片。

两人分别持着代表暗和光的卡片,开始了激烈的对碰。

没错,没有选择怪兽实体化,也没有选择用mind crush或是精灵的力量,单单用两只纤细的手指夹着卡片对劈。

“叮叮叮!”

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的卡片发出只有金属碰撞特有的声音。

“别、别这样……”游矢已经无力吐槽了。

“别走啊~你说~为什么就我的名字里没有游呢~”

“什么!皮裤和银饰还有aibo是世界的宝物!我是不会让你抢走的!”

谈话间,又是几次激烈的交锋。

“停、停手啊……”游矢的意识渐渐模糊。

闭上眼的前一秒,他注意到十代的嘴角动了一下,勾起一个更大的弧度。

然后,世界一片黑暗。


TBC

评论(13)
热度(34)
©宴倾 | Powered by LOFTER